装在古镇里的乡愁

文+Sammy Eliakim   2017-01-17 22:44:34

卫庆秋卫庆秋,非著名媒体人,专栏作家,曾出版文集《碚城记忆》。典型天秤女,热爱美好的人和事物,尤其喜爱文字和美食,希望用笔记录下一切的美好。

一个多月前,由央视国际频道投拍的纪录片《记住乡愁》第三季重庆系列在安居古城开机,没多久,摄制组又陆续走进万灵古镇、偏岩古镇、西沱古镇,用镜头记录乡愁。在偏岩古镇拍摄时,我也有幸参与了其中一个环节的工作,每天在朋友圈关注着拍摄进度,时常会想起曾经邂逅它时的心情。

古镇对重庆人来说并不陌生,因为重庆本就是个古镇资源大市,除去上面4个,还有涞滩、龙兴、中山……细细数来,总共有18个中华历史文化名镇。建镇300多年的偏岩古镇,在整个重庆算不上是历史最悠久的,但也保留了武庙、万年台(古戏台)、禹王庙等清朝中期的遗迹,虽说都是近代被毁又重新修缮过,但岁月的痕迹依然很深。

初见偏岩古镇是8年前的一个傍晚,同样是初冬,寒风萧瑟,让人不自觉地缩起脖子。古镇藏在金刀峡镇的一角,浅浅一水相隔,仅靠两座小桥相连。提早降临的夜幕,暗淡稀疏的灯光,让站在对岸的人们难以窥知它的真实面貌。

经由小桥迈入古镇,枝叶繁茂的黄葛树、凹凸不平的石板街、青瓦土墙的吊脚楼,眼前所见事物无不泛着古旧气息。老店铺、老茶馆都早早关了门,空气中飘着诱人的饭菜香,不见一个行人。依然亮着灯的小超市乍一看与老街的一切充满冲突感,却又贴切地存在着,不会让人感到突兀。挂着“万年台”牌匾的老戏台仍旧默默地守在那里,等待着再次放光的时机。

虽然偏岩古镇名气很大,但一到夜晚,这里宁静得像是另外一方天地,只能听到溪水淙淙的流水声。没有灯光的污染,城市里罕见的星光,在这里却奢侈地铺得满天都是,仿佛一伸手就能摘下一大把。古镇的那一湾溪水也是非凡的美景,但或许很少有人会注意到它发出的美妙声音,一如它的旧名“琴溪”一样动人。没去打扰已经深眠的古镇,只是听着流水声,仰望星空,那一夜,古镇刻骨的宁静就这么在心中定了格。

这一次重回古镇正好是个赶场天,一大早就阳光灿烂,还没走进古镇,堆满商品的小摊和背着背篼、扛着编织袋的人们,把通往古镇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隔着溪水望去,时间默默流逝,古镇的一切却仿佛从未改变。

再次踏上小桥,来往的人多到要错身而行。老茶馆里人声鼎沸,老太爷们是主要的消费群体,围着桌子或是打麻将或是下象棋或是烧叶子烟吹老坎儿,土墙土桌土条凳,搪瓷盅盅老酽茶,泡茶馆的人和景几十年如一日,时间在那里似乎走得格外缓慢。

摄制组的镜头,把这些人这些景逐一收纳。仍在襁褓中的孩子们对镜头十分在意,用溜圆乌黑的眼睛盯着看了半天,然后嘴巴弯成个躺倒的月牙,露出几颗细白的乳牙,笑了。大多数古镇人面对镜头已是见怪不见,波澜不惊,毕竟好客的古镇接纳过无数游人,他们已然习惯了快门声和闪光灯。

古镇老街上,来往的人群脚步匆匆,给古镇留下了好一阵活跃的气息。倚着老门板的一对老夫妻就这样看着人来人往,怡然自得地晒着太阳,偶尔对着镜头和蔼一笑,脸上的沟壑无比地生动明朗。

上一篇回2016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装在古镇里的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