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典书店 重庆人的书房情缘

文+朱艺 图片由精典书店提供   2017-01-17 22:44:27

当我还小的时候,家附近立着一个规模甚小的书店,路过之时,若有闲暇便会进去晃悠,流连于连环画、故事书,也是在这里认识了哆啦A梦、米奇等卡通形象,读到了盘古开天地、女娲补天等神话,小脑袋开始天马行空的想象。而每次看到不熟识的小伙伴跟自己拿到同系列的书翻看时,彼此都莫名欣喜,长大后才知道这或许就是一种所谓的默契。

记忆深处的东西总是格外美好,我对书店也一直有着某种情结,因此精典书店宣布要搬离解放碑,很多文艺青年和爱书之人黯然伤神,我也感同身受。有人回忆说,在自己孩童时期,爸妈常把他寄放到精典书店,然后忙其它事情,精典书店充当了他儿时的托儿所。也有人表示,自己的第一次告白,牵起心爱之人的小手,就发生在精典书店……想来,精典立足重庆解放碑18年,已经远不只是一家书店,它承载的东西太多,也早已融入这座城市,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不用感伤,精典的故事并未停止,更多更美的续篇正待上演,书店只是与解放碑告别,并没有与重庆说再见,南滨路东原1891时光道成了这份情缘新的承载之所。

这个冬季,南滨路又多了一个文化地标——精典书店。走出解放碑的精典书店开启了它的南滨路时代,相信未来又有许多新的故事在此上演。比起在解放碑时的低调隐蔽,建于南滨路的精典则要大气耀眼得多。推门即可见长江,抬眼就能望桥都风姿,坐在二楼靠窗位置,水天一色,一览无余。踏着木质楼梯,轻轻进入店里,映入眼帘的是琳琅满目的照片墙,记录了这些年到过精典的名人讲座、签售现场画面:林清玄&曹又方读者见面会的盛况、陈丹青莅临精典的情景、阿来签售《尘埃落定》的专注神情,还有刘震云、野夫、曹文轩、阮义忠等文化名人过去与精典的缘分,都定格在一张张照片里。“没有科学的人文是愚昧的,没有人文的科学是冰冷的。只有科学与人文的结合,世界才会变得温暖而理性。”精典的主人杨一正是怀着这样的态度,为精典的读者们引入了一场场文化盛宴。尽管独立书店步履维艰,他依然不忘初心,坚守着一方书店。

图书区极为开阔,行走在其中,竟有几分在重庆穿街走巷的感觉,而几级木质台阶既方便读者席地而坐,又应了重庆地势,有种爬坡上坎的美意。尤其引人注目的是正对咖啡饮品区的楼中楼,一副老重庆吊脚楼的气派,几扇窗户半掩着。《道德经》《史记》《左传》《四书五经》《国语》《吕氏春秋》《世说新语》等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书籍排在图书区之首,让我一时涌起饮水思源之感,大概这也是主人的用心吧。人物传记书区、摄影与建筑设计书区、自然科学书区、经济管理书区……精彩纷呈的图书让人爱不释手,曼德拉、加缪、东野圭吾、木心、冯唐、萧红、杨绛等一个个熟悉的名字环绕在我身旁。转角处,还别出心裁地设置了一个老重庆文化图书角,罗列着何智亚的《重庆民居》《重庆古镇》系列,欧阳桦的《重庆近代城市建筑》等著作,翻看着一张张老照片,感觉又走进了城市的记忆里。而古龙文集、金庸作品集、鲁迅文集、南怀瑾文集、星云大师作品等都打包成箱放在典藏区,当我在角落里看到季羡林《牛棚杂忆》珍藏手稿版时,几乎叫出声来。

闲庭信步一番后,我点上一杯咖啡坐了下来,一边打望江景,一边捧起美学大师蒋勋的《舍得,舍不得:带着<金刚经>旅行》品读起来。正如精典理念所言“读书是个人的事,但让你遇见好书是精典的事。”的确,在精典这间书房,我们遇见了太多的好书。

推荐人语

这是重庆本土独具情怀的书店,是解放碑精典书店的升级版。在这里除了邂逅好书,观赏江景,还能品茶,喝咖啡,购置中华味道系列产品。

地址:南滨路东原1891时光道二期D馆L2层01

最难忘的特点:店内专门设置有儿童书区,《爱丽丝漫游仙境》《绿野仙踪》《父与子》《兔子本杰明的故事》等儿童读物也不错哦。

上一篇回2016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精典书店 重庆人的书房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