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碚明家溪 一渠蜿蜒藏尽多少传说

文图+寒溪夜浣   2017-01-17 22:44:22

英文导读:Mingjiaxi lies in Beibei and there are many popular legends. The posterities of Daxia came to Mingjiaxi and Tang Zhichang dedicated himself to built bridge Mingxin.

旧时从重庆城往北出川,人们多是选走两条路:西面渝合古道翻山走十个塘,东面江合古道沿江穿三个峡。其中,走江合古道必过明家溪,这里既是古道咽喉,也是重要标志,午前过溪,当天就能在合州(今合川)落脚。于此,不管是行者,还是商旅客,到了明家溪都会松口气。久而久之,明家溪南侧便搭了不少棚子,沏茶沽酒说书,故事讲的都是明家溪的奇人异事,一条不起眼的小溪从此成了民间故事的源头。

明家溪藏匿在北碚,充满奇闻异事。最传奇的一桩要数:大夏遗族曾避难于此,并繁衍生息。大夏遗族今何在

“话说这明家溪呀,本不姓明,因为沾了明家沟的土才跟着姓了明。明家沟在哪儿,各位看官请顺我手指看去,那片迷雾深处,那谁呀,就是你,别往里面走,邪乎得很,很多年前有批姓明的外来人,进去了就再没出来过,所以我们就叫他明家沟了。为什么?里面有道鬼门关呀,算了,不说这故事了,大家吃好喝足赶快上路,讲多了,生了麻烦,怎生是好。”书到此时便总有人起哄,从清朝到民国,明家溪的说书人就这样卖关子愈发口若悬河,明家沟的传说也越来越离奇。

这批神秘的人到底是谁?到底有没有鬼门关?都说此地邪乎,为什么这些人要硬闯?真的消失了吗?说书人的话当然有夸大演绎的成分,但也非空穴来风。古人逐水而居,生活交通方便,溪沟源头的山内槽谷自然没人居住,加上独特的地形气象,溪沟深处常年水雾弥漫、变化无常,随意进去难免迷路。人不能住,但也不枉了溪南山坡风水,坟倒多了,镇子和墓地交界处正好有两棵歪脖子树相向而垂,好似一门,便得“鬼门”一称,每到夜幕,孤藤老树昏鸦、迷雾鬼火坟家,寒得渗人,社会动荡时期还常有人躲在里面装鬼劫财。正因为此,谁也不愿意多往里面走上几步,更别说里面的荒沟了。直到有天晚上,一群神秘人的出现打破了这里的死寂,这些人披头散发、衣衫褴褛,走起路来没丁点声响,老乡们还没回过神来,他们已趁着月色扎进了这片禁地,再没有出来过。当地人迷信,以为“鬼兵”回穴,不敢声张,更不敢进去一探究竟。

很多年后,有人误入其中,才发现原来里面另有人家,一打听才知原来就是当年那批神秘人的后代,他们自称大夏遗族,为明玉珍的后人。明玉珍何人,重庆人耳熟能详,元末义军领袖,早期在徐寿辉的西系天完红巾军中当元帅,听闻陈友谅杀徐寿辉自立为帝后,先称王再称帝,国号大夏,定都重庆,也算是重庆历史上唯一一位皇帝,不过没几年就病故了,子明升继位,国力大减,被朱元璋明军所灭。朱元璋这次倒是仁慈,没将明家灭了绝后患,而是举族发配到高丽国永不归来,于是明氏家族便在朝鲜半岛繁衍。当然并不是所有明家后人都去了高丽,浩浩荡荡的被押送大军中屡有逃跑发生,这些成功挣脱的族人历经艰险回到故土,四处寻找栖身之地,其中一支便最终选定了明家溪深处这片世外桃源,他们几经打探后,趁夜色潜入荒沟安营开垦,过起了隐居生活,这里也从此有了明家沟的名字。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大批工厂涌入之前,这里还住着不少姓明的人家,他们坚信自己就是明玉珍的后代,说起祖上的故事依然绘声绘色,吸引了不少对神秘大夏国感兴趣的人,也让明家溪多了几分迷雾。

明大人的混世人生

大夏皇族就这样从历史中消失了,明家沟的明家一直过着一种“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生活。直到晚清社会动荡,明家不得不放弃这片桃源,走出山沟。这一走,沉寂了几百年的明家还真走出了一个人物,只是过程有点让人啼笑皆非。

旧时在北碚场,关于明大人的故事几乎是所有茶馆说谈的必选书目,在明家沟入口还有他和自己母亲的两座大墓,石人石马、文武官员、神道华表一应俱全,规制极高,在重庆难出其二。这位明大人其实以前极其贫寒,父母从明家沟出来后只能乞讨过日,母亲躲戏台下时生了他,台上正好武加官上场,戏班主心生怜悯,取名明加官,多有资助。加官长大后游手好闲,母亲托人找了份拉纤的活,加官这次消停了一段时间。后来在武昌卸货手痒偷钱,只好跑路,恰遇石达开的起义军。加官一想,听母亲说祖上也是一代豪杰,索性投了义军,人生从此变了模样。

当兵第一天,加官便走了狗屎运,新人都要值夜班,老兵偷懒,让他守大炮。加官没见过大炮这种高级货,不以为然,竟在旁边抽起烟叶,一不留神就把大炮引信弄着了,一声巨响,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营寨外鬼哭狼嚎,原来那天晚上清兵正好来偷袭,就等着统带号令进攻。加官本是开小差,未曾想却阴差阳错打得清兵狼狈逃跑。石达开听闻加官开的第一炮,论功行赏,升了个百人队的队长。加上他本来就天不怕、地不怕,带队冲锋总在前面,几年下来就做了旅帅。

晚晴时期社会动荡,明家溪里的人不得不走出这片桃源,其中有位叫明加官的人,从游手好闲之徒,不断行大运,成为了慈禧身边的红人。不过荒诞剧没收场,这天起义军攻下一座县城,四川总督骆秉章率兵驰援,石达开将主力设伏在县城25公里外。其他将领害怕加官狗屎运发作,骗他去空空如也的县城外设伏。不料骆秉章得到了情报,派大部队去25公里外反包围,自己只带卫队亲兵提前进入原以为没人的县城等待大军得胜归来。加官扑了个空,索性把部队拉进县城睡大觉。同样在县城里睡大觉的骆大人觉得毫无危险,哪想到有起义军会来,赶快脱下官袍,装成算命先生跑路,不料被加官撞了个正着。按理说这下又要发达了,可他不认识骆大人,想着自己从小凄苦,就派人护送出城。哪知放走了总督,起义军当不成了,只好锅灰脸上一敷,再次亡命天涯,不过没跑远就被清军抓了。

清军统带见他脸上全是锅灰,正好缺一伙夫,加官灵机一动,想伙夫不就是天亮做饭,自称明亮夫,于是立即应了统带大人。就这样,加官的起义军时代结束了,进入清军的亮夫时代。清军班师回成都,结果路上碰见了骆秉章的轿子,骆秉章一眼认出了加官,接进府里任命为绿营的游击。从此,加官又开始了荒唐的立功之旅,最离奇的是一次逃跑时误将烟杆当马鞭,烫得战马转向敌营,造成石达开主力被歼,石达开败走安顺最终被擒,从此“亮夫福将”之说不胫而走,甚至传到慈禧耳中,钦点加官押送石达开进京。

得到慈禧召见,加官又喜又怕,心想自己一混世魔王,怕是要露陷,急忙带着金银细软求助李莲英,李莲英叮嘱他跪着别抬头。就这样,加官诚惶诚恐听传进殿,跪伏在地上,三呼“老佛爷万寿无疆”后就伏地不再抬头。这天慈禧肠胃不适,打了个响屁,为了掩饰尴尬,大怒,恰加官也放了个暗屁,心想都说是老佛爷,原来真神通,放了暗屁都知道,一下子瘫在地上直呼饶命。慈禧一看,这奴才识相,加官从此成了慈禧眼中的红人,还被赐名明耀先,封为“建威”将军,湖北黄州总兵。加官虽然游手好闲,却是一位孝子,他奏报慈禧,请求改任四川都督。于此,加官回到了四川,第一件事便是去明家沟看望母亲,置办田产,后又在不远的复兴镇新修都督府,死后葬回明家沟,才有了前面说的逾制大墓。

锁骨明志终成古桥佳话

故事从明家溪流出的明家沟讲到流经的明大人墓,直到汇入嘉陵江,这最后一站便是明心桥。这桥的位置也颇为有趣,正好横在入江口上,就像一把锁,又如一道门,颇有点鲤鱼跳龙门的感觉。溪水蜿蜒,最终都要越过这一关,才算修成大江大河的道行。

还别小瞧了这桥,《北碚志》上记载的古桥仅三座:清咸丰年修筑的登瀛桥、清同治修的龙凤桥和这座明心桥,可目前仅明心桥完整保留了当时的原貌,尤为珍贵。其实在相当长时间里都没有桥,来往客商都要通过摆渡来往,人多了就只能排队等待,这才是为什么这里曾经聚集这么多茶棚酒铺的原因,当然枯水时节也偶能摸着石头过河,但遇到涨水,嘉陵江水会倒灌回来,别说客商,就是当地往返溪水两侧劳作的老乡也只能望水兴叹。特别是到了清后期,商贸越发繁荣,城区和合川、重庆和川北的联系变得更加紧密,这个江合古道上的瓶颈逐渐变得棘手,人们开始谋划修桥大计,但这一谋划就是几十年,始终没成,其中的症结还是我们刚才讲的那位明大人,这荒唐的人就不可能办件正经的事。本来大家伙修桥,衣锦还乡的他就该赞助一下,顺便在碑上镌个流芳百世,但他不但不帮忙,还千方百计阻挠。据说明大人当年在觐见慈禧太后前,心中没底,寝食难安,手下见状便献媚说燕郊有个神机妙算的风水先生,于是请来算了一卦。那风水先生的大意就是明大人这辈子都要走狗屎运,但就是要注意一条,于是挥笔写下一行字:“桥似弯弓溪为箭,射死明家千千万。”然后扬长而去。明大人听了前面当然兴高采烈,后面倒没太放在心上,反正京城这地儿也没啥溪。可刚衣锦还乡还没威风过瘾,乡亲们就要在溪上修桥,这桥搭上这溪,不正对着溪水上游的明家吗,预言岂不是要成真,细思极恐。

明家溪还有古桥佳话传千里,尽管修桥事宜倍受阻挠,但汤志长为了修筑古桥,呕心沥血,明心桥之名就是为了颂扬汤志长锁骨建桥之良苦用心。本来一个好事,硬是让明大人动了肝火,谁要再提修桥,非弄死谁不可。就这样,桥于清光绪四月年(1878年)开始修建,反复动工又反复受阻停工,也只建起了两座桥基,最后搁置20多年彻底荒弃,无人敢出头再提。直到一位草药医生汤志长途经此地,实在看不过去,重提修桥之事,面对明大人各种威胁后依然坚定不移,四处筹工。但迫于明大人的淫威,乡亲们没人敢出声,甚至见到他就把门关上。汤志长悲愤交加,索性用铁锥凿穿肩窝骨,锁上铁链,以自己的血和苦来唤醒民众,也以此表示“桥不成,链不去”的志向。这样的举动让人们大为震惊,两位富绅率先站出来捐资建造,乡亲们纷纷出人出力,明大人看着架势深知自己再也阻挡不了,只能作罢。

于是,1904年(光绪甲辰年)大桥终于建成。大家围绕着大桥举行了盛大的踩桥仪式,但人们到处寻找汤志长,却找不到,才知原来他早在桥竣工后的那天半夜便不辞而别。人们为了纪念他,取名明心桥,刻石于桥拱上端,颂汤志长锁骨建桥之良苦用心。如今,这座古桥依然横跨在明家溪和嘉陵江交汇之处,成千上万的人从这上面跨过,也将这个佳话带往四面八方。

上一篇回2016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北碚明家溪 一渠蜿蜒藏尽多少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