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不大的老男孩 他们为玩具设计自己的梦

文+本刊记者 王思亲 赵浩宇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017-01-17 22:44:19

还记得电影《玩具总动员》中,每当主人安迪离开家之后,摆在家里的玩具们便开始拥有了自己的灵魂,他们玩耍、喧闹、争吵,他们有着亲情、友情和爱情,他们拥有属于自己的世界和故事。而在现实中,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相信玩具有着这样的魔力,他们在心中给玩具们设计好了属于自己的故事和场景,他们是一群长不大的老男孩,在玩具中,设计着自己的梦。

英文导读: In the film Toy Story, these toys own their ideas and activities. Some manboys begin to desigh their 3A toys dreams in Chongqing.

群·像 3A不仅仅是玩具

“3A不仅仅是玩具,其他的玩具只是玩具,而3A则有着属于自己的设计和故事……”刚一坐下,欧翔的一句话便让本刊记者对眼前的这些造型精致,所有关节和部分都可以活动的玩偶有了不一样的认识。欧翔和姚程是同事,两个人都从事着设计师的工作,而开始收藏3A,并且对他们进行拍摄,再到成立老男孩并且拍摄出属于自己的风格,都是这两位充满着设计灵感的年轻人相互影响而发展到现在的。

“其实我最早只是在淘宝上闲逛的时候发现这些造型精致,充满着设计元素的3A玩具的,当时便因为外形对他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来慢慢从网络上了解到,3A不仅仅是一款风靡世界的玩具,作为一个完全设计原创的品牌,3A在澳大利亚著名画家Ashley Wood的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之下,设计生产出了很多造型各异且外形炫酷的6寸和12寸可动兵人,大尺寸的可动塑胶机器人玩偶,以及周边服装、画册等。除了充满设计感的外形之外,设计师还给每一个3A的玩偶设计了属于自己的背景、故事线等等。

熟悉3A玩具的爱好者,都会知道这样一个故事:在1980—1990年之间发生了“机器人世界大战”,也演变成某些人心目中的“圣战”。“圣战”开始于1986年9月1日,战争的导火索是“日内瓦事件”,即1986年7月13日地球联盟外交部长以“异教徒”的罪名逮捕了火星移民外交部长。当时地球的“宗教”已经沦为统治阶层的一种“控制工具”,所以“地球人”认为“信仰自由”是“不和谐”的并会受到“强烈谴责”的。大多数不堪“宗教”束缚压迫的人离开了地球移民到了火星,极少数的人仍暂时留在地球。虽然矛盾摩擦不断,但“火星移民”仍一直作为“地球联盟”的成员参加联盟事务的协商管理,直到“日内瓦事件”的发生,“地球”和“火星”正式开战,世界大战拉开序幕。据目前已知的消息及推测,战火已经蔓延在地球、月球、火星及两颗火星卫星上,程度有所不同而已。更重要的是“圣战”的幕后推手仍是个秘,我们知道的不过是“冰山一角”……于是,机器人们不再只是一个简单的玩偶,还有了属于自己的灵魂,并在影视、科幻、二战等多条故事线中演绎着属于自己的传奇。如今,3A的玩具以丰富的可动关节,逼真的做旧效果,丰富的背景设定,以及时尚叛逆的人物造型而受到了全世界玩家的推崇和喜爱。作为一名设计师,在了解了3A玩具的背景之后,欧翔瞬间对这些信息量庞大,设计酷炫的玩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一发而不可收拾,带着自己的好友,同属于设计师的姚程“入了坑”。

镜头中的故事

“最早玩3A是我带着姚程一起玩的,我的第一款3A玩具是一个叫做布里克的机器人,当时花了700元钱买到它,没想到没过多久,对3A 开始燃起兴趣的姚程就买了一个价值1000元的。”谈及最早带着朋友“入坑”,欧翔依然记忆犹新。“那个时候虽然3A在韩国等国家已经非常流行,但是国内还没有类似的潮流玩具引入,3A属于一个非常小众的爱好,我是看到欧翔玩了之后才开始了解,但是瞬间就被它所吸引。”姚程接过话,“于是没过多久,我便有了第一个属于自己的3A玩具。很多人不能理解有成年人会花几千甚至上万元买一个小小的玩具,但是当它到手的那一刻,我觉得一切都是物有所值的。那精致的做工,充满设计感的外形和丰富的背景故事也让我着了迷。很快,我们便开始一起讨论,上网络论坛搜集资料,也有了第二个、第三个玩具。其实玩3A除了纯粹的收集以外,还有一种玩法便是玩具摄影。因为其故事背景和世界观的影响,我们会将有关联的玩具放在一起,用相片将其定格,于是,镜头中的它们便迸发出了更多的信息,我们便可以想象它们的语言,故事的发展,一切就像是在看一部漫画或者大片一样刺激。我们有时还可以通过想象力和镜头语言设计情节,甚至是彩蛋。比如两个机器人正在进行一次你死我亡的决斗,我们通过相机对其进行特写,但在玩具的摆放中,我们在很远的地方放置另外一个拿着狙击枪的机器人,它在照片中只存在于远端的一个角落,却让故事有了延长,让观众有了更多的遐想,本来看似显而易见的结局又变得扑朔迷离起来。”通过两位爱好者的介绍,让我们对于3A也有了更多的认识和了解。

慢慢的,欧翔和姚程认识了更多重庆的3A爱好者,大家有时在网上交流,有时也开展线下聚会和外拍活动。2011年,他们成立了属于自己的俱乐部“老男孩”,并且多次带着自己的玩具在全国各地拍摄各种作品。如今的老男孩在全国的3A圈中已经小有名气,拍摄的作品也有了浓厚的个人风格,每一次在“兵人在线”(网络上最大的3A玩家论坛)中发布的作品都赢得了大量的称赞,在INS中发布的摄影作品甚至俘获了一大批的外国粉丝。如今在中国,只有重庆老男孩和北京上海两地的几个3A团队,他们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认识和喜爱3A,喜爱这些有着自己灵魂的玩具。

特·写 欧翔:他让静态的场景富有动感

作为“3A老男孩”的创始人,欧翔寻找到了众多优秀的重庆3A玩家“入伙”。而作为一位3A玩具的拍摄者,欧翔对于大场景的拍摄亦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与风格,静态之中颇具动感,张力十足。

如果有人可以像《傀儡人生》里的克雷格·施瓦茨,通过暗格进入马尔科维奇的大脑一般,利用网络信号来到欧翔的电脑,那么,在这一天里,他大概会从屏幕上方的摄像头看到,眼前的这位年轻人在浏览某知名购物网站时,面部表情由百无聊赖到双目生辉的每一个细微的变化。

“以前喜欢看高达,但是一直都没有买过,一是价格比较高,二是我总觉得,当这个东西组装好了以后,它也只是一只玩具而已,但3A的玩具不同,它们是设计,是艺术。”在接下来短暂的时间里,欧翔飞快地挑选、下单、提交,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当时想得很简单,就觉得这东西虽然价格高一些,但是可以让我玩很久。”欧翔的第一只3A玩具叫做布里克,彼时他还没有想到,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直到3A toys的三条产品线暂停,他已经将“布里克”故事背景所在的“AK”产品线中的所有玩具一一购得。

在“布里克”开箱不久后,欧翔便开始寻找重庆的3A玩家:“我一直都觉得,这个东西只有大家一起玩才有意思,如果是单个玩家进行拍摄的话,无论是数量还是技术,都很难达到一定高度。”于是,在某个天色阴沉的日子,大竹林的一条河边出现了4个男人,他们正精心地摆弄着一个12寸的人型玩具,时而拍摄,时而深思,时而做些奇怪的事。“在拍摄前其实并没有想过要有烟雾效果,所以我们都没有带烟饼,但到了现场又觉得少了点意思,所以我就让他们两个点了两根烟,然后大口吸烟再吐出来……不过最后的效果还是不太理想。”虽然第一次的外拍并未完全顺意,但这一次的作品仍旧在国内最专业最权威的玩具兵人论坛“兵人在线”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当时不仅是论坛,包括很多的团体都在讨论这组作品,不过这次的外拍经历在我脑海里更深刻的是,当时的场地上正好有一面国旗,借位以后,就像是那只‘单鼻士兵’自己在举着,好像是老男孩的成立仪式。”

特·写 姚程:他为照片加上了宽银幕

除去和欧翔一样的设计师身份外,姚程还拥有一家酒吧。业余时间,这位酒吧的老板喜欢手绘一些插画,如果店里有活动需要,他也不介意亲手来完成几幅海报。

“我们每个人的风格和看法都不一样,这也让大家经常能够碰撞出一些东西,像他就是细节和色彩都比较丰富的,在有些作品里他还会加上‘宽银幕’,就是上下加上黑色,这在我们拍摄的风格当中其实并不多见,所以在前期的时候,大家都只是设计大概的情节,等到现场之后再开始各自发挥。”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欧翔总会时不时地把头移向自己的左侧,而他落目之处,也都只是传来一两声附和,直到这一次,附和传出的方向给出了我们更多的回应。

“有次外拍在仙女山,雪已经停了,就剩那个坡上的一点儿,这对人来说是很小,但对于12寸的兵人来说其实正好,要是刚刚积雪的时候拍就太夸张了。”在3A的拍摄中,许多场景都依靠与实景“借位”来完成,所以对于道具、实景的尺度掌握尤为重要。“我刚把雪地里的‘狙击手’摆起来,从前面看跟树林的位置也正好,一扭头就看见欧翔七七八八的那些兵人在那儿,距离也很合适,就干脆商量加一个狙击的场景,这个就是我们在拍摄当中碰撞出来的,最后效果非常好。”如果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可以看到两个并肩而坐的男人,一个是喋喋不休的欧翔,而一个则是声音的主人——姚程。

作为欧翔的同事,当“布里克”初到办公室,姚程就近水楼台地先把玩了一番。“我之前也会看一些动漫作品,但从来都没有买下来的冲动,可拿到3A的实物之后真的感觉不一样,我非常喜欢,甚至衣服的细节都非常打动我。”在欧翔“入坑”后不久,姚程也很快就入手了自己的第一只3A玩具,并且,比“布里克”的价格还要更高。“当时就要1000多元吧,现在估计有2000多元,巅峰的时候甚至可以达到3000多元,不过,就算把我其他所有的玩具加起来,也比不上它在我心里的价值,所以我一定不会卖的。”

特·写 梁瀚文:他帮玩具拍出“内心变化”

梁瀚文是一位从业10年的资深室内设计师,或许是因为职业的缘故,他很早就钟爱于一个以建筑工人、消防兵为主人公的“铁人兄弟”系列,不过,这个收藏梦直到许多年之后才得以实现。在这之前,他专注的是3A的“WWR”产品线。

在3A的3条产品线中,有一条被玩家们称为“WWR”(Word War Robot,即机器人世界大战)的故事线,这条线讲述了1980年代到1990年代,以火星移民者和地球联军为主的一场虚构战争。在这一系列产品里,又有一组“双鼻指挥官”尤为特殊,因为这一对玩具的“头雕”(即玩具的头部)模型正来自3A toys的缔造者:香港的资深玩家王剑锋,以及澳洲艺术家、3A toys设计师Ashley Wood。这一对玩具,也是梁瀚文的第一对3A收藏。

如果将时光回溯到十年前,彼时刚刚大学毕业的梁瀚文或许根本无法想象,在未来的某一天,自己真的可以将喜爱的3A玩具摆放到家里的展示柜。“当时来看的话,3A确实太贵了,和很多12寸兵人相比,它的价格算比较高的,一套下来大几百甚至数千,作为一个学生实在没有那样的经济条件。即使是到了现在,双鼻指挥官四套配色里的绿色我都没有买到,一是价格太高,已经被炒到了上万,二是即便可以接受这样的价格,也很难见到有人愿意出手了。”如果将这座城市上空的无数段手机电磁波信号依迹拆解,我想一定会有一段,是属于梁瀚文的遗憾。

和许多3A玩家一样,梁瀚文在入手了玩具后也时常进行外拍,在老男孩俱乐部其他玩家的描述中,梁瀚文拍摄的照片“侧重特写,能从照片里看出人物的内心变化”,但其实,在接触3A之前,他甚至连相机都不太会用。“拍摄其实是3A 最有魅力的地方之一,它就像是天生用来外拍的玩具,对于场地几乎没有限制,任何地方都可以营造出特别的氛围,我当初也是被很多国内外玩家的照片吸引,可以说,3A教会了我摄影。”

特·写 郭喜:他为“废土风”找到最佳归宿

1982年生人的郭喜拥有11年的后期制作工作经历,也正是因此,他对于拍摄同样具有相当大的热情。郭喜至今都记得,自己买到的第一只3A玩具是“肠子机器人”,不过,他最爱的还是“大猩猩”。

“我们之前的很多拍摄都在双碑特钢厂,因为旧工厂粗犷的工业感,和3A的废土(文明历经巨大灾难后彻底毁灭的末日景象)风格几乎是完美的搭配,由于当时正在修建新的轨道交通线路,所以特钢厂一度是被封起来的,我们常常只能翻墙进去。幸好我们去拍了一些照片,因为不久后特钢厂就被拆除了,那时候郭喜就住在那边。”梁瀚文口中的郭喜,其实在玩具圈中有一个更加为人熟知的名字——“明天去整容”。

连郭喜也说不太清楚,自己当初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才会取这样一个网名,只是随着郭喜在玩具圈里的时间越来越长,大家对他也好像变得“友好”了许多,当年的“明天去整容”,也变成了大伙儿口中的“容容”。

和欧翔他们不同,郭喜在接触3A之前便早已是一位资深的“海贼王”玩家。七八年的时间里,他几乎收集了所有的海贼王系列,满满当当地占据了家里的一整面墙壁。直到2010年的第41届世博会,郭喜终于在上海的一位朋友家中,第一次见到了3A玩具。

“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可动玩具,之后几乎是瞬间就对不可动玩具失去了兴趣,因为可动玩具可以进行外拍,而且摆放的效果也更好,除此之外,它油污、泥巴的做旧感和废土风格的设计,也一样非常吸引我。”

Q&A 对话玩家

本刊记者:一般的3A玩具大概多少钱?

一个3A的话从最便宜的僵尸到最贵的“老货”,价格在300元至数千元不等。很多人会觉得很昂贵,但是拥有一个玩具便可以玩出很多不同的故事和摄影,其实是物有所值的。

本刊记者:我们可以从哪里了解到关于3A的资料和信息

一般可以从3A的官网、3Avox、兵人在线等网站和百度贴吧“3ATOYS”吧了解每一个玩具的故事背景和资料。

本刊记者:玩3A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在拍出自己满意的照片的时候观赏起来特别有成就感,另外就是认识了一大群志同道合的朋友。

上一篇回2016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长不大的老男孩 他们为玩具设计自己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