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卡探寻记 触摸康巴藏区里的天堂堡

文+山骄 图+山骄 陈艾 况雨春 卢林海   2017-01-17 22:44:18

国庆长假之前,我们在网上发起了“一起去探索莫斯卡之旅”的召集,一下子涌来了20多位报名者,这个数字着实让我们有点惊讶。不过,想到莫斯卡有着“国内最原始的香巴拉”的美誉,估计这是大家争相报名的原因吧。

香巴拉在藏语中又叫做“香格里拉”,就是“世外桃源”或者“人间净土”的意思,也被称之为“坛城”。我们都是首次前往这里,虽然这是一段未知的旅程,但如今回忆起来,整个行程总的来说还是相当“腐败”,只住了一晚上的帐篷,其余时间都是住在藏民家。行程线路:重庆→丹巴→丹东乡→莫斯卡

人数:26人

方式:自驾+当地交通公具

历时:5天

路线背景:莫斯卡号称“中国最后一个香巴拉”,在藏区也是一个非常偏僻的自然村落,横跨甘孜、阿坝两州,涉及道孚、金川、丹巴三县的高原牧场。莫斯卡村海拔3900米,四周有三座神山,集雪山、森林、草原、冰河、海子为一体,距丹巴县城 100公里,距成都约550公里。从丹东乡(海拔3336米)进入莫斯卡,约35公里的土路,要穿越金龙山的原始森林,然后上到海拔 4646米的金龙山垭口,金龙山如金字塔,长年被冰雪云雾笼罩。

风光指数:★★★★★

难度指数:★★★

体能要求:★★★★

危险系数:★★★英文导读: Village Mosika is in Danba of Sichuan and it is considered the last Shambala of China. We have this trip and stay for five days.

许多人说,莫斯卡是距离天堂最近的地方。传说,藏地史诗的英雄人物格萨尔王,曾经在此战斗。距离天堂最近的部落

莫斯卡位于四川丹巴县境内,属于川西北地区,被评定为省级自然保护区,在藏语中,意为“祥瑞平坦的地方”。这里曾是格萨尔王战斗和生活过的地方,也是善良的人们精心打造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净土。作为横断山脉峡谷地带,在几座大雪山的包围之中,如同与世隔绝的孤岛。

所以,我一直在想,若能找到一个与天堂最近的原始部落,那一定就是莫斯卡了,在这个与世隔绝号称“香巴拉”的地方,信仰与和平共存,奉行适度的准则。至今那里都还保存着一些藏区古老的习俗,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人们都从事着自己感兴趣的事,不用担心时间和金钱,他们生活无忧。美丽、和谐、宁静、闲逸……似乎人类的一切理想都在这里找到了归宿。

知道莫斯卡,是从成都登协一朋友那儿,当他发来照片,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世上真有这么美丽的地方吗?但随着逐步了解,我的心被彻底地挑动起来。那是怎样的一个地方?去过青海、去过甘南、去过滇西北、也去过四川阿坝、走过川藏线、爬过雪山,唯独没有找到我梦想的地方,难道那里真是像他们所说的,是一个梦中的天堂?带着种种的疑问,我终于也上路了,走进了那块传说是神仙居住的地方,去寻找天堂的颜色。

珍珠鱼皮餐刀与丹东野温泉

我们的越野车队在蜿蜒的318国道向目的地推进着,峡谷中不停有落石掉进奔流的大渡河,溅起朵朵水花。方向盘在我手中不停地旋转,越往里面走,感觉越原始。傍晚时分,我们终于到达了第一个中转站,位于丹巴的丹东乡。这也是隐藏在一个群山深处的偏远小村寨,当地人非常质朴,友善地和我们握手,虽然语言有些地域性的障碍,但他们微笑的眼神已经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由于当地的主食都是牛羊肉,很多藏族老乡腰间都挂系着一把餐刀,方便随时取食。这些藏族小刀外表精美,有的还在刀鞘上面向外突出部分,里面还可以放一双筷子,有钱的都是放的银筷或者象牙的。我作为一个崇尚刀客的人,看上一把镶嵌着珍珠鱼皮小刀,好客的藏族老人说喜欢就送给你,我被她的纯朴友善深深地打动了,于是我也送给老人一些东西以作回报。

丹东乡有一个很有特色的地方,就是这儿的天然温泉。说是泡温泉,其实就是一些石头砌成的温泉池。因为没有换洗的地方,出发前最好是在房间里面换好衣服,不过听说这儿的人都是裸泡。

泉水绝对是天然的,水的温度也很适宜,十月的天气,不觉得烫也感觉不出寒意,为了避免男女全裸共处一池,当地人分得有时间段。但我有一个叫夏天的哥们,破了当地的规距,他去的时侯,正好是女人们泡温泉的时间,他说在那儿“大饱眼福”,当地人居然也没有把他轰出来。

这次莫斯卡之行,也是这位朋友第一次选择以户外的方式出行,估计收获得最多的就是他了,回来还专门做了一个图文专辑叫“莫斯卡的微笑”,里面就有一个在温泉池泡澡认识的藏族妹子。临走之前,他还专门去村子里找那个妹子照了张合影,他说这是他最有纪念意义的合照之一。

望山跑马,雨落成花

晚上,队友们在牧民家中做着手工面块。从广东坐飞机过来的刘福来是一家餐饮公司的老总,亲自下厨为我们展示他的刀功和厨技。饱餐一顿后,或许因为有一些小激动,我竟然一夜未眠。

从丹东乡去莫斯卡的交通方式有很多,最艰苦的当然是步行。但游客们选择最多的是乘摩托车,价格单程是200~300元,根据游客数量来定。还有就是包车进去,这儿专门有一辆丰田越野接客,一趟的价格在1000元上下。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最便宜的方式——骑马,一趟150元。

我个人觉得包车最稳当,摩托车有风险。我们一行开的基本上是城市越野,所以不用包车,但考虑到上山的路很险,路况也很差,不想在中途被困,最终除了4个人选择徒步之外,我们都挑选了一匹马。

进莫斯卡的这一段徒步距离稍远,在6~8小时左右。队伍里一部北京212拉风的车主走了一阵看了看前方,说他的车上去估计问题不大,于是折返把他漂亮的黄吉普开了上去,到上面才发现山顶只停了他一台车。其实只要底盘高的四驱车都应当问题不大,只是进去的路很窄,然后要翻越海拔4000多米的垭口,怕人在高原,没有平时那么清醒,容易出状况。

莫斯卡大草原可谓是天生的牧马场,除去满目的青色,云、山、水更是相映成趣,驰骋其中,豪气顿生。途中碰到两个队问是不是山骄的队伍,我心中暗笑,知道这是我在网站上下的毒。由于这次我要求参与的人名额有限,没有带上他们,于是他们自己想办法也来到这偏远的山区。

沿着溪流而上,旁边有很多古树的躯杆倒在树从中,看着有的三四个人才能合抱的树墩还是有些心寒,这儿也曾经成为伐木工人下手的目标。我和队友蒋哥最后出发,途中遇一越野车,说山上雪下得很大,提醒我们途中注意安全。越这样说,我心里越是兴奋,于是骑马追赶上了先前出发的队友。

马在崎岖的山路上艰难地爬行,口中喘着粗气。藏民们把马尾用彩带捆扎出几根小辫儿在林间挥舞。远处虽没有深秋的层林尽染,不过也看到了不少路边小花。一路走走停停到了半山腰际,一老年藏族骑者,骑着一匹英俊大马从后面上来,那马稳健的步伐,让我看了好生羡慕。快到山顶时,雨雪以经变成了雪花,飘飘洒洒,山风吹来有刺骨的寒冷,所以如果是秋冬季走这条线,必须要带厚实的衣服。

玛尼石上的古老经文

队友秋哥由于脚受伤,换上了拖拉机,后面只有清山和罗幺妹沿着我们的马道往上爬,垭口白茫茫一片。垭口下,两个雪白的冰海进入了我们的视野,白色的湖水面结着一层薄冰,像牛奶一样洁白。为了不让队伍拉得太远,我强行要求最后还在选择徒步方式的队友骑上马背。到了最后,队友罗幺妹还在开玩笑地说:“哥哥,我恨你,你没有让我全部徒步完。”我知道对一个户外爱好者来说,全程穿越某条高难度线路对于他们的意义,但是在这种人迹鲜见的地方,安全是最重要的,有可能一个队友出事,整次活动都不会圆满,我的户外带队生涯也会随之结束。

垭口的路边堆着一个小雪人,我又上去添了两把雪,把雪人的脸做得更圆,还用心地勾划出简单的人脸轮阔。在海拔比较高的地方,我们都没有精力去打雪仗、堆雪人,因为空气稀薄,越是平时身体好的人,越有可能缺氧,身体好的人肺活量大,对空气要求更高。

下山的路相对较险,我们集体下马步行。山连绵起伏,路顺着视野消失在天际。沿途有许多石头上刻着藏族经文,五彩斑澜。三五块石头放在一起,有的年代久远,看上去也相当模糊,好像给我们述说着藏式文化的古老。我有点疑惑,这地方来过这么多人,为什么还能保存得好这些玛尼石?一个队友给我们说:“如果你把这种石头拿走,神就会给你下一个诅咒”,所以没有人敢去碰那些看上去很美的石头……

石堆与房屋铸成的坛型城堡

当我们终于看到经幡舞动在不远处时,知道梦想境地——莫斯卡村已经触手可及了。它安宁地躺在一块绿色的草地上,整个村落都用石堆和房子铸成一个坛型的城堡。好奇的村民们走过来摸摸我们的登山杖,我们所用的一切对他们都是那么新鲜。

这是个四面环山的小部落,没有电,更没有手机和其它一切通讯工具。大多数人都穿着民族服装,老人们不懂我们的语言,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看我们做着饭,眼角露着微笑。最神奇的莫过于喂养金龙寺中的旱獭,一个藏族老妇人,口中念念有词,三个肥硕的小家伙就跑了出来,吃着我们丢下的饼干,后来三个小家伙轮流地吃着我们丢下的一个苹果核。看样子,他们相处得相当和睦,一点不害怕生人,完全不把我们这些陌生人放在眼里。

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莫斯卡村犹如一处世外桃源。在这里,几乎找不到任何现代化的通讯设备。每当冬雪踏来,草原如同穿上了一件素衣,银装素裹。在我们昨天居住的丹东村,当地的居民就在卖这种旱獭的野味,300元一只,其实对于追求环保的我们来说,这种行为是相当可耻的。但对于当地人来说,旱獭破坏了他们赖以生存的草地,旱獭很多以草茎为食,又喜欢打洞,经常有牧民骑马,马蹄踏进旱獭洞断肢马翻,所以在牧区旱獭是不受欢迎的。

队友们有的拿东西给当地的藏民易物,头灯换虫草,登山杖最抢手,有的队友把自己的登山杖拿去换了一把好看的藏刀,我和另一名队友,一人要了一匹马,在这个不大的草地上飞驰。

金龙寺里的执教老人

早上,我们向深处进发。莫斯卡有一个叫大海子的地方,当时我选择莫斯卡这条线,除了听成都的朋友说这里去过的游客并不多,还不为很多驴友知晓,再就是因为我喜欢自然天成的美景。在一张照片上,一个鲜花盛开的草原旁是一个蓝色的湖泊,白色的马群在湖边悠闲地吃着草,这是多么生动的美景。

路边是成堆的经幡林。对于经幡林有很多种说法,有的当地人给我说那是他们的秘境,也有人给我说那儿埋葬着他们的先祖,相当于那儿有过坟墓。这儿的经幡林规模很大,不要以为我们平时在藏地看到的飘舞的丝带都是经幡,其实有的是五色风马旗,是用来祈求平安的。

没走多远,我们就听见山顶有声音,像是落石,当地人告诉我们,只是山上的野羊。高山下的大海子是那么静谧,虽说没有我想像中那么震撼。湖面很平静,几只野鸭在水中浮游,旁边的马匹和成群的牦牛构成了一幅精美的图画。罗幺妹一个人离开队伍,爬上了附近的山峦,等我们叫她回来的时侯,人看上去已经像一个小数点。途中遇到了一个西安的团队,一问还是队友清扬的朋友,从装备配备来说看得出他们相当专业。留下秋哥和老朱收队,我和其它队友回到了莫斯卡村。

莫斯卡没有正式的学校,只有一座看上去颇古老的金龙寺,平时兼当学校使用。但由于没有老师,小孩们都由寺庙里的一位喇嘛和一位老人免费传授藏语。当我们到了那位老人家准备讨要些开水时,才发现他家里居然除了几张毯子以外,再没有其它东西。我们都穿着厚实的冲锋衣,可老人家的小孩却还光着屁股,在屋里跑动。

在很多人的想象中,一些藏民还是相当富足的,有的家庭喂养几百头牦牛,几百只羊和马,家里还有一些家传下来的首饰,黄金、藏银、绿松石、玛瑙、红珊瑚、象牙、琥珀等昂贵物品。有可能盛大的节日和女孩出嫁那天,首饰的价格都会超过六位数。但这位老人的家是我看到最穷的藏家之一,并且老人还在义务担当老师。老人让我有了几许的感动,如果再有朋友到达此处,希望大家可以前去看望老人,为他带去一些资助。

莫斯卡并没有学校,只有古老的金龙寺兼作孩子们学习的场所,而执教者也只有寺庙内的喇嘛和自愿前来的老者。

失踪的罗幺妹

刚回到营地,就听说先前遇到的西安领队在找我,说我们的一个队员在山顶失踪了。他们发动马夫去找,开始还能听到回话声,到了山顶却没有看到人影。这位失踪的队员,就是之前提到体能超好,喜欢冒险的罗幺妹。眼看着天马上就要黑了,这个季节晚上温度都是零下几度,她在山上就算没事,也会因失温被冻死。再加上山上还有熊、狼等野兽。她一个人去爬山的时侯,身上都没有带任何东西,更别说食物,我走的时侯,还吩咐过秋哥陪她去,免得她一个人出意外。

我们马上组织了10个村民骑马上去找。我和清山因为一直担心罗幺妹,也带上头灯、医药包,准备徒步过去,看有没有能帮上忙的。另外,听西安的领队说,那个秋哥也不见了踪影,他曾跑来求助过,但人转眼就不见了。好在,我们很快就在1公里外接到了秋哥,可他的话让我们惊出了冷汗,“罗幺妹可能凶多吉少。”

秋哥为了完成收队工作,特意爬到山上去找,可还是没有见到罗幺妹。西安的朋友为了帮助我们,留下了两匹马,帮我们上去搜救。秋哥当时高反也比较严重,一路走一路都吐着清口水,为了保护他自身的安全,他先撤了下来。当时我们几个心情都很灰暗,当地人也给我们说,或许罗幺妹高反严重,在山上不知所措,又或者已经昏迷过去。听到这样的话,我们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但还是下定决心,天黑之前,若还未找到罗幺妹,就发动所有当地人帮我们去寻找,哪怕花再多钱,也要把她救回来。

万幸的是,在天黑之前,我们派出的搜救小队伍回来了,罗幺妹骑在马上,表情很是复杂,有种劫后余生的喜悦,也有些难为情。本来我说等她回来一定要给她一巴掌,在户外,最怕的就是这种不听招呼的队员。可看到她回来露出那无辜的表情,心又软了下去,只为她平安归来感到庆幸。

在冰雪垭口里回味莫斯卡

这天晚上,大伙儿已经适应了海拔高度,天快黑的时侯,我听到有人在唱着西游记的主题曲,那歌声这样熟悉:“你挑着担,我骑着马……”我知道我们最后一名队员也来了,就是那个叫做夏天的家伙。当我们大部队出发的时侯,他说他要睡一会儿懒觉,准备不到莫斯卡了,就打算在丹东村泡两天温泉等着我们下去,估计是在温泉池打望上瘾了。

夏天的到来让我很高兴。他从来都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家伙,和他聊了几句,就不见他的踪影,第二天出发的时侯,才在一个柴火堆旁边发现他的帐篷,他还在那儿高低有续地打着呼噜,当我把他揺醒的时侯,他听明我的来意,让我们先下山,他要继续睡一会。我知道他虽是一个瞌睡虫,但是个人的能力也是相当得强,于是便不去管他,大部队又选择各种方式下山。

当置身于莫斯卡大草原,瑰丽的自然奇景总能让人感叹造物主的伟大。回途中,我和秋哥最后出发,还是选择了骑马的方式回去,一路听着MP3,骑在马背上晃晃悠悠,才觉得人生如此的精彩,当时真找到了一点像《玩转地球》中,那些高原探险者的感觉。要到垭口,天空又飘落了雪花,当我们走向垭口的时侯,又变成了小冰雹,打在冲锋衣上刷刷作响。

那一晚,我躺在雀儿沟的温泉里,回味着这几天的经历,思绪万千……

小贴士

莫斯卡旅行攻略

1.去莫斯卡最好的季节应当是在6~7月,虽然说是草原上的雨季,但也是草原上的春天,沿途的花都开了,这个季节还可以买到新鲜的川贝和新鲜的虫草。

2.莫斯卡的虫草不错,如果有兴趣还可以跟着藏民去挖野生虫草和川贝,在牧民手上买基本无假货,只是当心断草。

3.其次到莫斯卡的最佳时间,就是12月份左右,这个时侯,上金龙垭口两边的原始森林彩林尽显,走在红叶林中别有风味。如果喜欢玩雪,这个季节更值得去,因为每年12月到次年4月都是莫斯卡雪景最美的时刻。

4.如果想看人文景观,季节就不限了。最有特色的是看土拨鼠,它们不是很怕人,只要你手上有食物,就能逗它们过来。

5.莫斯卡是一个尚未开发的原始景区,建议自驾前往,最好是四驱车辆,沿途无加油站,最好在进丹东村前加满油。 

7.如果时间宽松,可以再考虑走这条线上的另外两个自然景区——党岭和葫芦海,属于驴友背包探险的线路。

8.走莫斯卡线路,正常需要四天左右的时间,如果加上去里面的大海子,就要增加一天,大海子还是挺漂亮的,就是徒步时间比较长,估计正常到大海子要走两个半小时左右。

山骄

行者简介

山骄,曾经是职业领队,旅行自由撰稿人,曾经在渝报,新女报,旅游新报,青年报等发表多篇游记。现工作于华龙华车友会。从2001年接触户外,开过户外店,也做过户外俱乐部,现在在户外论坛8264和驴友空间当版主。在重庆发起过多项户外活动和赛事。个人喜欢登山,户外徒步,自驾游,骑马,攀岩,钓鱼,游泳等户外运动。曾全国首次带队成功穿越海子沟当银厂沟线路,此线路以前被列为中国十大暴线之一。

行者感言:

从小就喜欢自然的风景,不喜欢人头踊动的景区,只喜欢那些深藏在深山中的绝美景色,喜欢那些尚未开发的自然风光,喜欢与那些纯朴好客的村民打交道,喜欢探知未知的情景——所以,我来到了莫斯卡,莫斯卡也回报了我想要的一切。我很喜欢一句话,“人一生下来就是最大的折腾。”如果你也喜欢折腾,那就带着开心和好奇和我来一场探索之旅吧!

上一篇回2016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莫斯卡探寻记 触摸康巴藏区里的天堂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