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兴老街 流淌在嘉陵江畔的乡愁

文+谷光灿 图+谷光灿 杨斌 周勇   2017-01-17 22:44:16

英文导读: The old street Tongxing lies in Beibei. It links the past and future and it is a wonderful memory in my heart.

同兴是我的故乡,其在行政上属于重庆市北碚区童家溪镇。记忆中,属于同兴的有同兴场、童家溪、青龙嘴、川主庙……这一连串的地名也涵盖了我所有的童年时光。如今随着城市的扩张,同兴变成了内环,老路上也有了很多新的社区居民点,但同兴老街却依然保持着自己的模样。

看着同兴场的灰瓦屋顶,鳞次栉比,看着烟雾笼罩的嘉陵江水,滔滔不绝,儿时的回忆一遍遍浮现眼前。记忆中的同兴场与童家溪

同兴村落始建于明末清初。清朝中期,因场镇南侧小溪属童姓家族所有,故名童家溪。同兴地处嘉陵江滨,当地土特产品靠船只外运,形成了较为热闹的水运码头。清朝末期,这里的商人、绅士集资,在场上修建“川主庙”,以“共同集资兴建”之义,取名“同兴场”,并在庙前立以石碑,碑上刻“同兴场”三字。

我家本在公路桥西南头的高坡上,这里以前是个地主大院。小时候,我常常站在家门前的山坡上,看整个同兴场的灰瓦屋顶,鳞次栉比,看滔滔的嘉陵江水连接着江上灰色的天空,也能看得见童家溪流到嘉陵江出口的那片湿地。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妈妈让我去街上打酱油、买面条,都要走下一坡长梯坎,穿过公路,才能走到街上。进了老街,先往上走,要走到横街的粮店才能买到面条,有时还要顺路再往下走,去河边茶馆叫老爸回家。老爸是如此喜欢那个茶馆,于是十多年前我们买下了茶馆尝试经营,并取名“老谷茶馆”,还特意找颇负盛名的书法家爱新觉罗·启骧求了墨宝,悬在茶馆的竹梁下。

夏日的清晨,母亲总是要到童家溪福善桥下去洗蚊帐,溪水清清冽冽,凉爽宜人。溪边有很大的岩石,石上有被流水冲出的很多坑凼,但都没有尘泥污秽,非常干净。阳光从东边福善桥方向穿过桥洞照过来,显得朝气蓬勃。现在回忆起来,那里总回荡着细微而曼妙的歌声。孩子们没有大人陪伴是不能下到福善桥洞下面的,因为那里是一个深潭,潭底有一个几十米深的洞,曾有人用几副箩担的绳索接起来才探到潭底。通常,我们小孩子会在上游200多米的地方玩耍,浅浅的溪流,有许多石头,每一颗石头都很漂亮干净,很多石头下都住着螃蟹。再往上游,就没有人家居住了,溪岸都是灌木和树林,石头较少,有几十公分深十几米长三四米宽的天然水凼,很适合我们这些不敢在嘉陵江里游泳戏水的女孩。每当夏季下暴雨,童家溪会变得有几分浑浊,但是奔腾咆哮的样子很是可爱。

童家溪从中梁山向东流下来,流过福善桥再往下,就会经过212国道的大拱桥,然后碰上摇钱树村的大靠背被迫往南一折,又碰上青龙嘴岗,那里有座桥叫缘古桥,又折向东,还是被青龙岗嘴挡住,在折回向北流去,流出青龙嘴岗,再自由自在地经过温柔的芦苇荡以及龙脊岗的那一大堆石滩,遥遥袅袅地与嘉陵江汇合到一起。

属于同兴老街的乡愁

同兴老街就依偎在童家溪这个兜形坡地上,背靠摇钱树村的大岗,坡地最高处有两尊巨石,状若伏牛,几百年来,老街人就把这个地名叫“石牛”。官员们出巡,都是经过缘古桥从城里来,往龙溪河(嘉陵江蔡家一段)蔡家高地上去,经过石牛,过桥上坡,路过观音寺。如今巨石尚存,但观音寺却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先有无线电六厂,后有宏美制冷设备有限公司。石牛的不远处,有宽阔的石板路,现在还保留着以前的样子。石板路宽约2米,如此规模,往日盛况可见一斑。老街的一位姓易的老婆婆说,以往轿夫们都要在石牛前歇脚,不知道是为了敬畏石牛,还是因为登上石牛的山路太过陡峭。再加上石牛处狭窄,不便通行,旧时的官员行到此处都要下轿,于是有了“石牛下轿”的说法和习俗。

过了石牛就来到了黄家院子,然后是同兴的庙坝子。黄家院子已变成了废墟,据说揭家药房当年就在这里(据童家溪镇志记载:重庆市著名儿童作家揭祥鳞解放前在揭家药房开设补习班)。庙坝子的戏台早已拆了,唯有两棵巨大的黄葛树撑开了绿色的巨伞守护着老街的坝子。庙坝子是川主庙的坝子,川主庙现在已看不出当初的建筑形制,只能从对称的角度推测出一些端倪。

在小时候的记忆中,常常去河边茶馆叫老爸回家。十多年前我们家便买下了那个茶馆,并取名“老谷茶馆”,一切保留着原来的模样,还有不变的是老街的老人们每天准时来茶馆喝一碗盖碗茶,打打桥牌,或是摆一下过去的龙门阵。深深的院落里,竟然还藏有绣楼,四角飞檐,白墙黑橼,端庄而秀丽。这座绣楼以前曾是粮店。我还记得那个拱门里放置着做面条的机器,到处都是白白的一层面粉。当年粮店的小伙子,看上去白白的,衣服也是白白的,我依然记得他戴着灰白色的帽子和两个白色的袖笼的样子。

回到横街,从梯坎往下走,可以下到嘉陵江边。左边有构造独特的凉亭。凉亭宽约3米,依街势向左拐去。下雨时可在凉亭避雨,从凉亭下通行,或是坐在凉亭里做点小活很是方便。在凉亭拐弯处住着我的武术老师齐先慧,她家也会做包子卖。再往前走一段,60多米的地方,就到了靠近江边的我家的茶馆。继续往下就没有人家了,但有人在靠近码头的地方开了家鱼馆,生意兴隆。码头是同兴和礼嘉之间往来渡船的渡口,渡船一直运营到2016年的4月。石滩上有以前栓船和修船的痕迹。从茶馆顺着嘉陵江往上走,还有沿江的街道,可以看到有两口古井,一园一方,方井处还修有向下的台阶,颇有古意。老街的尽头是同兴的老水站,从嘉陵江里抽水上来。小时候,记得夏天发大水的时候,水管里的水总是浑的,仿佛嘉陵江涨水的指示器。

同兴因水而兴。如果说童家溪是嘉陵江母亲的一条臂膀,同兴老街就像臂膀上一条护围,静静地守候在岁月里。乡愁被织进了老街,每一条巷道,每一坡梯坎,高高低低、起起伏伏,又密密麻麻、深深浅浅,记忆就在这些纹理里荡气回肠,绵延不绝……

老街探客

谷光灿,重庆市北碚区同兴人,一位8岁儿童的母亲,早年上京求学,在海外留学定居多年,环境与设计学专业博士,2012年归国后在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任教,2016年春发起保护同兴老街,振兴同兴老街的民间团体“同兴老街美岸志愿者协会”。

老街寄语

老街,从悠悠的岁月里走来,带着历史袅袅的尘烟,在回归故里的老街人前露出它温厚的笑颜,瓦楞上无数清凉的水滴滋润着我那干渴的心田。老街是一份记忆,是一份温暖。老街是一条沉甸甸的情感的纽带,联系着过去和未来。让老街一直留存下去,在老旧中重新长出嫩芽,在希望的土地上绵延。

看着同兴场的灰瓦屋顶,鳞次栉比,看着烟雾笼罩的嘉陵江水,滔滔不绝,儿时的回忆一遍遍浮现眼前。

上一篇回2016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同兴老街 流淌在嘉陵江畔的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