塘河老街 他乡别处的“故乡”

文图+杨春华   2017-01-17 22:44:14

英文导读: The old street Tanghe lies in Jiangjin and it is covered by blue sky and white clouds. The flagstones always make me recall my hometown.

有一条老街,我对它情有独衷。从我10多年前在网上看到它的图片第一眼,便似乎被一股神奇的力量凝住了双眼:一湾清澈的河水围绕着一座“孤岛”,“孤岛”上层次分明的老重庆民居在蓝天白云的背景下韵味十足;一坡长长的石梯坎连接着河岸与老街的石朝门,仿佛连接着现世与往生。这条街道,就是江津塘河老街。

尤为喜欢塘河老街的建筑,古韵生香,徽式的马头山墙以及西洋风格的建筑群,美轮美奂,让人不舍离开。一次说走就走的老街探访

当年,我从网上看到塘河的几张照片,立刻便动身搭上了前往江津的客车,用当下的流行语来说就是:一次说走就走的老街行。

抵达江津城区的时候,天色已晚,没有了前往塘河的班车。但我向往塘河的心情异常强烈,无奈之下,打听到有摩托车可以带人进去,就立马联系上一位摩托车司机,询问、讲价一气呵成。其时已是冬季,在瑟瑟的冷风中,我趁着夜色,蜷缩在摩托车师傅的身后,踏上了前往塘河的行程。

摩托车在弯弯绕绕的乡镇公路上蜿蜒而行,四周没有一点灯光,道路路面也不好,幸亏司机对这一带道路非常熟悉,几次都化险为夷。在夜色中,摩托车的灯光像一道发着黄光的闪电,硬生生地把无边的黑暗撕开了一条仅供我们行进的口子。并不长的路程,我们在黑暗中走得忐忑,仿佛永远没有到达终点的时候。

“到了。”摩托车师傅的声音在我前方响起,车子也缓缓地停到了路边。我睁大眼睛望向周遭的一片漆黑,努力想要辨认出我看到的照片的模样,却徒劳无功。摩托车师傅对塘河比较熟悉,带着我找到一家小旅馆,连声呼唤把旅馆主人从睡梦里叫起来,在我的感谢声里跨上车,一道昏黄的车灯重新撕开了无尽的黑暗。

一夜无话。记挂着照片中塘河的景象,睡眠并不踏实。冷不丁地,淡淡的天光照亮了窗户,我一骨碌翻身而起,迫不及待冲出了房门。

薄雾里的“天空之城”

小旅馆在塘河老街的对岸,我没有着急过桥,因为当我走到塘河桥边,眼前的景象深深地吸引了我:薄雾如同白色的轻纱,在塘河的水面袅袅亭亭地升腾而起。对岸的老街,像一座天空之城,漂浮在我印象里遥远的梦中。良久,我才从无边的思绪中回过神来。

过桥,走过一段比较宽阔的石板路,在路的尽头,石板路换成了窄而短的样式。我走在平房与青砖高墙的巷道里,巷中没有几户人家,惹眼的是每一户木门都贴着大红大绿的门神,一来应景,二来煞是好看,为我此次寻找老街的旅行加分不少。

紧走几步,一拐弯,眼前豁然开朗:一壁青砖的山墙扑面而来,岁月在墙上留下了斑驳的印记,仿佛一部厚厚的历史书,等待我去开启。据当地人介绍,这座建筑是以前的王爷庙,我看到王爷庙的青砖山墙竟然是徽式的马头山墙,不禁对塘河更多了几分探究的好奇心。我看到青砖上有铭文:清源寺,又听老街的街坊说这座庙还有个名称是川主寺,我已经隐约猜到王爷庙供奉的是哪位王爷了。从寺门前高耸的灯杆下转进一个狭窄的入口,便进到了王爷庙里。我看到一位面相尊贵的王爷神像端坐殿前,略一辨认,果然便是民间传说司水神的李冰。面对李冰的神像,是王爷庙的正门,从敞开的寺门看出去,恰是塘河的一河清流。旧时川渝靠近河流的小镇,多供奉治水的川主,代表着人们美好的愿望和对水患的畏惧,祈祷平安。

塘河对面便是老街,像一座天空之城一般,老街的屋宇倒映在河中,更是美不可言。漫步老街,古老的青石板路,破旧的木房子,老街中已没有几户人家,所以更显静谧。出寺门,左手边便是一长溜重庆特有的梯坎,延伸向老街的高处。拾级而上,两边都是平房。王爷庙的对面是一幢马头山墙、卷棚斗拱的建筑,无奈房门紧闭,无法满足我的好奇心。身旁有裹着头帕的汉子背着背篓快步向上攀登,如履平地。我三步并作两步想要追上他的步伐,竟然有些吃力,他已经远远地扬长而去。我回头望向身后的梯坎,只见一位白发的婆婆,佝偻着脊背,拄着拐杖踽踽而来。

念念不忘的石板路

上到梯坎顶部,冷不防一匹驮马摇曳着清脆的铃铛从我身边擦过,这塘河究竟还能让我有多少惊喜?

清源宫位于塘河老街的最高处,其时只剩下被铲掉的四个大字高悬在宫前的石壁上。转过一个石朝门,是一排木结构的平房,平房上还有着文革时期的标语,记录着时代的印记。几位大妈大婶坐在屋前的小板凳上唠嗑,手里却没闲着,挽着毛线,织着冬衣。一位穿着蓝布中山装的大叔吧嗒着叶子烟,良久,一团青烟弥漫在他的眼前,久久不散。

第一次走进塘河老街,算是了却自己的一个心愿。在以后的10多年间,我又多次前往塘河老街。印象最深的有两次。一次是去寻找塘河的船帮公会。几经打听,原来就是王爷庙对面的徽式建筑,现在已改作了饭店。据曾做过船帮的老板介绍,船帮公会又称为“龙门号”,是旧时船工们集会的场所。另一次我为探寻塘河的来龙去脉而来,从位于塘河老街上游的槐花村(槐花村上游为四川合江)出发,徒步沿塘河镇、窄口村走向塘河的下游,从河口村目送塘河流向长江。

每一次走在塘河老街的石板路上,我仿佛都有一种回家的感觉。如今梯坎两旁的平房挂上了做生意的布幡,装点着老旧的老街。天气晴朗的时候,孩子们在梯坎上爬上爬下,嬉戏打闹,为老街增添了几分生气。

如今,塘河老街也在修缮之中,我不知道老街今后会变成什么模样。但我知道,不管怎样变化,在我心里,塘河还是那条塘河,老街依然是从前的样子,而我每一次来了又去,交替着归来和离开的心境,仿佛塘河已经成为了我的故乡。

老街探客

杨春华,网名无忌。工科学历,文物保护志愿者,摄协会会员。喜爱摄影、旅行、运动等。早年热爱徒步,常流连于山野乡间。近年更多关注人文和老街古建。愿致力于文物古建筑保护事业,略尽绵薄之力。

老街寄语

老街让人们没有距离感,老街是我们心灵的家园。但老街也需要发展,我们在欣赏老街、怀念老街生活的同时,更应该想想老街该走向何方?好在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提出了活化老街的思路。愿老街继续缩短人心的距离,愿明天会更好。

尤为喜欢塘河老街的建筑,古韵生香,徽式的马头山墙以及西洋风格的建筑群,美轮美奂,让人不舍离开。

上一篇回2016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塘河老街 他乡别处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