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鞍山老街 每一步都生出岁月的花朵

文图+郭真明   2017-01-17 22:44:14

英文导读: The old street Ma'anshan lies in Nan'an District. When we walk into this street, we can find many beautiful old buildings that are confirming the history.

1951年,我出生在重庆南岸海狮路,1891年重庆开埠时设立的海关税务司的石碑就在我家老屋的厨房外。在我的童年记忆里,南岸的街巷就是我的乐园,我在这里奔跑、玩耍、嬉戏、成长。其中,对马鞍山老街印象最为深刻。两岁时,我曾经在南岸下浩望耳楼的孃孃家住过一段时间,之后跟随养父母搬家到了马鞍山,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家的门牌号:马鞍山129号。

马鞍山老街位于南岸龙门浩街道上新街社区的沿江山脊上,与渝中半岛隔江相望。如今尽管显得荒凉寂静,但这里曾经却写下过无数传奇故事。重要的开埠见证地

马鞍山老街位于南岸龙门浩街道上新街社区(简称上龙门浩、上浩)的沿江山脊上,与渝中半岛隔江相望。从南滨路东原1891背后上行,便可进入马鞍山街区。

说起重庆南岸马鞍山,确实是一个藏龙卧虎之地,在重庆百年开埠历史上,很早就成为外国人的居住区和领事馆所在地。1891年开埠前的马鞍山曾是长江边上的小山峦,偶有在江边开荒种地,靠江打鱼的零散人家。1891年重庆开埠后,英国商人立德乐、马嘉礼,蒲兰田等先后来到马鞍山,以外国教会和洋行的名义修建的公共建筑如雨后春笋般屹立在这座马鞍形的山岗。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和抗战时期,从沿海地区内迁来的公司修建的高级员工住宅,以及各国大使馆纷纷在马鞍山立足。

马鞍山历史建筑物现在还保留的有:英国盐务管理所、立德乐洋行、万国医院、马鞍山教会医院、亚细亚火油公司(红楼)、国民党干部培训学校(长楼)、益丰电池厂员工宿舍、南洋烟草公司、华福卷烟厂员工宿舍、湖北黄州会所、英才中学、德国大使馆、英国大使馆等等,隐没于马鞍山秀美的山脊树林之中,仿佛在向人们述说着马鞍山不平凡的历史。

童年记忆里的故地往事

马鞍山虽有这么多声名显赫的历史建筑,但对于当年正值年少的我来说,却并没有太多的意识。在我的记忆里,马鞍山那些“洋房子”成为了我童年时的乐园。我和小伙伴时而漫步在林间的小道,时而在“洋房子”的洋槐树下嬉戏打闹。在以前文化生活相对匮乏的年代,难得有这么个地方,来安放我们孤寂的童年。

3岁时,我进入了马鞍山机关幼儿园,即现在的上浩幼儿园,印象里,要穿过很多小巷才能到达。幼儿园是一个很大的院落:青砖木楼,天井石栏都精美无比,印象最深的是我独自在昏暗的楼道里行走,幼小的心灵时常感到阴森恐惧。那时候最幸福的莫过于过节时会发糖果糕点,真是快乐的时光。我居住的马鞍山129号离亚细亚火油公司仅几百米距离,彼时经常翻过家后的小山包进入亚细亚的高级茅房去方便。

记得亚细亚火油公司有两栋洋房,一栋是现在保存下来的“红楼”,还有一栋绿瓦房顶的被称为“绿楼”。远远望去,一红一绿的房顶掩映在茂密的树林中交相辉映,在清晨的薄雾中,在西下的夕阳里,都显得美轮美奂。绿楼随着时代的变迁不知不觉地消失了。记得年少时耐不过好奇心驱使,曾翻窗进去想一探究竟,进到楼里发现果然是富丽堂皇,楼内还保持着主人离开时的样子,大厅墙上挂着外国地图、顶上悬着大型吊灯,精美的墙布、窗帘,罗马式的圆柱楼梯、栏杆,华贵的地毯等,应有尽有。

马鞍山老街承载的不仅仅是历史的印记,记录着我们的过往,和许许多多欢笑与失落。老街在身后渐渐隐去,只留下寂静的低语和斑驳的记忆。那些零零碎碎撒落在光阴里的瞬间,却是我挥不去的心情。在老重庆传统的街区,亚细亚火油公司显得颇具异域风情,大院里有那个年代难得一见的芭蕉树。每当芭蕉成熟时节,我和小伙伴便相约抄起家伙去勾芭蕉,勾下来并不能马上食用,还要用石灰来催熟,或者将芭蕉埋到马鞍山下长江边的沙滩里,借助阳光的热力作用,等待芭蕉成熟变成美味。

1958年我上了小学,和小伙伴们经常在亚细亚火油公司的操场上玩豆腐干和弹玻璃珠的游戏,有时候也会玩滚铁环,用一根特制的铁钩推着铁环上学放学,那是那个年代小朋友的童年时期最主要的玩具。稍大一些,我们便成为了篮球场的常客,乐此不疲。

召唤旧时光的老街

之后到了1969年,我响应国家号召,下乡到了忠县,自此以后,我渐渐远离了马鞍山,但心底里对这条老街的思念却从没有间断。

乡愁总是在把我召唤,80年代,我又辗转回到了南岸。后来因为家人的关系,我又经常去马鞍山。直到现在,我把家安在了上新街,离马鞍山只有一步之遥。

几年前,我加入了重庆老街历史文化群,成为了一名文物保护志愿者,经常参加老街群的“扫街”活动,用脚步去追寻重庆的历史建筑。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同时,我也结交了许多有相同情怀的朋友。

因为扫街,我常常会回到马鞍山老街。每当走进曾经熟悉的路口,我总要努力而固执地想要把记忆中的印象与眼前的景象叠加在一起。站在马鞍山的街口,几步之外已是沧海桑田,多希望时光倒流,老街还是原来的模样,如温暖的磁场把过去和现在连接,带我回到那些过往。走进老街深处,就仿佛远离尘嚣的另一个天地,宁静如水,沉淀了昨日的故事。

无论世事如何变迁,老街的每一天依然从容不迫:阳光、老人、狗、还有猫,仿佛时间已停止。看到街边辅导孩子作业的男人,不由想起小时候在屋门口写作业咬铅笔头的时光,幸福而酸楚。走在老街的巷子里,青石板路上的吆喝声,回家路上的炊烟,似乎还在眼前。如今,世界越来越大,老街却越来越小,惟有记忆中的影像、声音、味道依然魂牵梦绕……

老街探客

郭真明,网名孺子剑,生于1951年, 重庆市南岸区人,热爱历史文化、旅游和摄影。1969年响应国家号召,下乡忠县,成为了一名知青,80年代后辗转回到南岸,一面享受着现代化生活的便捷,一面怀念着旧日老重庆的烟火时光。常常追忆起老街上的人们和江边轮渡的悠远汽笛。

老街寄语

老街承载的不仅仅是历史的印记,它记录着我们的过往,和许许多多欢笑与失落。回首往事,曾经迫不及待想要吐故纳新,现在看来过往却又弥足珍贵。热爱老街的点点滴滴,热爱生命中的喁喁私语。让每一段走过的路都盛开成岁月的花朵,在行走的路上继续怀揣着一颗炽烈的心。

马鞍山老街位于南岸龙门浩街道上新街社区的沿江山脊上,与渝中半岛隔江相望。如今尽管显得荒凉寂静,但这里曾经却写下过无数传奇故事。

上一篇回2016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马鞍山老街 每一步都生出岁月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