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城巷老街 一条与这座城市同名的街道

文图+寒溪夜浣   2017-01-17 22:44:12

英文导读: Shancheng alley is in the south of Yuzhong district. It is an epitome of old streets and we can find Houlu, Renaitang and other historic sites there.

“远远的街灯明了,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天上的明星现了,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一首《天上的街市》,宛若一曲清朗隽美的夜歌,在郭沫若的笔下,“那缥渺的空中,定然有美丽的街市”,而在我的心中,那种灯和星傻傻分不清楚的景致既是童年最美好的记忆,也是对重庆最深的眷恋。而在这片璀璨的星空中,山城巷无疑是最为靓丽的一颗。我想并不是所有的街都有资格敢与这座城市同名,而有资格叫这个名字的街,那必定应该是重庆老街的缩影。

山城巷尤得渝中精神,既有古栈道神韵,又散布着众多风格迥异的建筑,同时,它也是连接渝中城区和长江滨江的重要通道。一条街道天上来

山城巷地处渝中半岛南向坡面,北连领事巷,南接中兴路, 500多米的长度落差竟将近70米,而且绝大部分都开凿于悬崖峭壁之上,背靠危岩、遥望长江,颇得古代栈道神韵,又如同一条飘逸的丝带从山际抚过,在山城的薄雾中时隐时现、亦幻亦真,常让人有种疑似仙路从天而降之感。老街上各式开埠和抗战陪都时期留下的建筑风格各异,海派石库门、巴渝吊脚楼,中式大院,欧式洋楼撒落其间,且相得益彰,重重叠叠飘渺如海市蜃楼一般。旧时老街少有照明,夜间人们赶路只得摸黑,行人不慎摔倒也是常事。开埠之后,随着大批外国政客商人涌入聚居,出于安全考虑,1900年法国传教士顺着街道立起木杆点上洋灯为路人照明,每到晚上灯光便与天上星辰连成一片,点点坠落人间,因此得名“天灯街”或者“天灯巷”,老街也成为了渝中一景。相对大多数街道交错纵横的形制,老街布局顺应山势从平面中独立突兀而出,以险取胜,以坚韧明志,颇得重庆山城精神之妙,所以后来人们把他冠以了这座城市的名字,叫做山城巷,老街也正式成为山城老街的名片之一。随着时代的进步,如今的重庆交通四通八达,很多老街都失去了往日的风采,但山城巷却地位稳固,汽车半个小时才能通达的路程,贯穿老街几分钟便可达到,依然是连接渝中城区和长江滨江的重要通道,还有那百年来恒久不变的奇幻景致。每当夜幕丝丝垂下,人们还是喜欢屹立江边仰望,老房子里透出暖融灯光点点汇聚成线,从山脚蔓延至山顶,然后直通天际,是山,是城,是山城巷。

细数老街的稀世珍宝

郭沫若在《天上的街市》中写道,“我想那缥缈的空中,定然有美丽的街市。街市上陈列的一些物品,定然是世上没有的珍奇。”作为天上的街市,山城巷也有着他独特的珍宝,那就是众多丰富多彩的各式建筑和发生在里面的岁月传奇。老街上口是有名的仁爱堂,1900年由法国天主教会修建,占地12亩左右,包括仁爱堂教堂、神父楼、修女楼、仁爱堂医院、教会学校等部分,建筑群分几个台阶逐级向上,部分建筑立面有拱廊、立柱、弧形阳台、欧式三角门头,由于这里曾经是重庆老城的制高点,建筑群居高临下,加上周边空旷的环境,气场可见一斑。特别是在夕阳初下时,爬满藤蔓的西洋塔楼、雕刻着涡卷式花纹的罗马柱披着血红的残阳洒下的层层金纱,显得格外美丽动人。抗战期间,日军飞机持续对重庆实施大轰炸,仁爱堂医院设立起了“难童救济及教养第十所”,积极救助空袭中的儿童,发生了众多令人感动的故事传奇。仁爱堂旁边便法国领事馆遗址,建筑主体虽然已在2012年初拆除,但斜树荒草中,残垣依稀,让人浮想联翩。继续沿着山城巷往下走,便集中着大批军政要员的府邸,支巷里过去还有体心堂、城南女工社、成德女中学校,虽然局促于山城巷的有限空间,但工艺都极其考究,装饰以小见大,由于这里曾经先后作为开埠时期外国人和抗涨时期达官富人的聚居区,每座建筑里都有着一段属于自己不同凡响的故事,也成为了山城巷的一大亮点。而这些建筑中要数川军名将兰文斌的官邸“厚庐”最为有名,建筑为典型的上海石库门风格,背后藏有西洋阁楼和小庭院,兰文斌为刘湘王牌部队21军第七师师长,驻防重庆主城的浮图关一线,抗战时期开办工读学校,收养战争遗孤,教授基本知识、专业技能和谋生手段,一直到抗战胜利。

山城巷被各种遗迹所点缀,趣闻传说多不胜数,仁爱堂、厚庐里的风云往事早已飘散,当穿行于巷内,看见老街居民悠然自得,令人感慨良深。品味城市中央的慢生活

曾经的山城巷,政要驻足、富商云集,可谓是身世显赫。然而沧海桑田、世事变迁,如今的老街早已没有了往日的风采,没落的官邸大院拥挤着为了生计而奔波的人们,挑着担子的棒棒、晨起倒痰盂的大妈、抽着旱烟的大爷成为这里的主角,老街摇身一变成为了这座大都市感受慢生活的一片净土,散发着老重庆最为醇厚的味道。

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喜欢这条老街,对他也有着深深的依赖,因为这里有徐徐的清风,有无限的江景,有其乐融融的邻里关系和享不尽的清静。大家洗衣在街上,打牌在街上,甚至连吃饭也干脆就着台阶来个席地而坐,边吃边上上下下拉拉家常,弥漫的是城市中久违了的亲切。天气好时,家家大门齐开,凉椅摆成一路,一壶壶清茶端上,有的三五成群谈天说地,有的扶在自家窗台独自望着远方发呆,有的枕着阵阵江风昏昏欲睡,此时的老街就像是一个狭长的露天客厅,大家在里面早已难分你我,这些鲜有改变的生活方式,连同窗外未曾停歇的江水一道也渐渐成为老街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当他们在凝神大江的风景之时,殊不知自己也成为了风景的一部分。

虽然现在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家境都并不宽裕,但却从来不乏乐观的精神和享受生活的情趣。他们总爱笑着说,自己住的可是民国重庆位置最好的闹市江景房,还有什么不满足。而当你真正站在山城巷的石板上时,这种感觉也变得越发强烈:俯身望,脚下是车辆川流不息的南纪门、中兴路;抬头间,头顶上通远门行人擦肩接踵的情形犹在眼前。唯老街身处闹市之间,却又跳脱尘嚣,独得一分清闲,唯有滚滚的长江水随着徐徐清风涌入心间,闭眼静思,身未动而心已远。老街的生活就是一种不被人打搅的状态,一种大隐隐于市的超凡,一种都市人心中最深层的回归,这也是山城巷的魅力所在。老街探客

向翔,笔名寒溪夜浣。当过兵,教过书,搞过科研,码过文字,浪迹天涯十年,足迹遍布大半中国,游子终归故里,孤守心灵家园,旨在苦苦找寻那些散落在这个传奇城市中的神秘密码,拼接一段一段尘封的往事。重庆的古镇乡场、老街小巷、庙宇教堂、码头山寨,角角落落都留下他永不停歇的足迹。“不在上班,不在睡觉,就在访镇”,这就是他的生活信条。

老街寄语

也许它并不宽阔,但它必须坚韧;也许它并不华丽,但它必须会讲故事;也许它并没有千年的历史,但它必须历经沧桑——这就是山城巷,重庆人心中“天上的街市”。

上一篇回2016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山城巷老街 一条与这座城市同名的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