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溶洞上的古村落 走进最后的秘境犀牛古寨

文图+高原   2016-12-26 23:36:25

英文导读: Old village rhino lies in Wulong and it is preserved very perfectly. We also find so many karst caves and canyons in this routes.

这一次,我不顾艰难,在荒草泥路中穿行,在陡壁间攀爬,都是为了探寻那些未知的洞穴之谜。虽然没有专业的设备深入考察,但浅尝辄止的体验一样能给人惊心动魄的感受。溶洞景观奇特,石钟乳和石笋遍布,从洞穴的浅表也可看到漂浮的薄云和笼罩其间的雾气。一条暗河从洞中经过,珍稀鱼类隐约可见。

徒步线路:土地乡→天生桥→犀牛寨→犀牛洞→四合寨→威龙庙→无底洞→荆竹寨→寨硐→犀牛寨→泉口洞→一线天→沿仓河峡谷

徒步行程:约36公里

徒步穿越天数:3天

方式:轻装徒步穿越

线路背景:犀牛寨是保存最为完好的古村落,四面环山,清一色的吊脚楼依山而建。更为独特的是,现探明以犀牛寨为辐射的130多公里长的溶洞,是世界上最长的溶洞群。中国、英国、德国、美国等国的地质探险家多次在溶洞内潜水考察,对其评价极高。犀牛寨下洞穴群落有其独特的天气体系,洞内大厅高差达440米,垂直高差达380米,洞底投影面积数万平方米,被探险界称为“世界最高洞穴大厅”。

难度指数:★★★★

体能指数:★★★

风景指数:★★★★★

危险指数:★★★

虽然已时至初冬季节,但热爱徒步穿越秘境的我们还是邀约上路了。我们来到偏远的武隆土地乡,天气不好加之一路荆棘丛生,我们的行程并不通畅顺利,不过令人喜悦的是我们竟然意外地看到了天生桥奇景。风雨天巧遇佳景路线:土地乡→坂田沟→黄泥坳→天生桥→犀牛寨

初冬的一个周末,来自重庆主城的五名户外驴行爱好者来到了武隆山区偏远的土地乡,雨雾朦胧中开始探索之行。高山深谷之间地无三尺平,此时已是下午时分,如果不能走到目的地犀牛寨,可能连个像样的扎营地点都找不到。

沿着盘曲的狭窄公路行进,山雾缭绕,高山谷地更显诡异奇幻。正当我抱怨天气时,走在前面的“老驴子”独行客回过头来说:“这种天气走路真的很带劲,老天爷在给我们自动降温。”过了一段相对笔直的峡谷上坡路,直路的尽头突然空旷起来。原来这里是一处垭口,眼前虽空旷,但下坡的路却崎岖弯曲。就在一拐弯处,一向细心的驴友亮剑眼前一亮,说:“你们看,这个应该是一条下山的小道,而且方向也没有问题。”我看了一下GPS,发现这条小道下方有个小村落,顺着这条路可以岔到前面的公路上。

沿石阶小道向下,不时有杂草荆棘拦路,看来这条路近年来少有人走。七弯八拐,终于下到一处比较平阔的荒草地,果然看见不远处有两三家房舍,走近才发现破败不堪,原来这是几户已经移居到山外的人家。过了荒地,却没有看见公路。我看了看地图,公路离我们已经很近了,朝公路方向再走,只见一条深沟阻挡在面前。因为雾气缭绕,看不见沟底,只听见水流潺潺。于是沿着沟边朝左走,沟边其实并没有路,只有等身的杂草,只能拨开杂草缓缓而行。队伍中的美女飘雪参加驴行不久,因为这段路不太好走,大家都为她打气,她这才轻松了些。

“你们看那边,好像有瀑布,”队伍中视力最好,个子高挑的驴友蓝天几乎惊喜地叫了出来。大家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只见模模糊糊中有条白色的水流从对岸的岩壁上奔流而下。原来那是传说中天生桥的位置,虽然因雾气看不真切桥洞,白色的水流却很明显,如银白丝带,垂落到深谷之中。虽然处境艰难,但兴奋之情洋溢在我们脸上。这里的天生桥因为位置角度问题,只能从对面的岩壁上才能看见,而且只有很小的角度。从这里歪打正着可从正面看见它,纯属运气。只见云雾朦胧中天生桥拱体高大气派,桥下巨石如同鬼影盘踞,若隐若现。从天生桥的位置可以推断出,公路就在我们头顶不远处,只要向上攀爬,就可以到达。走到一处坡度稍缓的地方,独行客一马当先,开始向上攀登。此时必须身贴地面,手脚并用。考虑到自身安全,我们不顾地面潮湿,尽可能贴近地面,还好公路并不远,不久,我们就和公路相会了。因为走小路耽误了不少时间,必须要在天黑以前完成剩下的路程。大家顾不得擦净身上的雨水,就急匆匆赶路。虽是公路,但因为地处偏远,路过的车辆非常稀少,所以只有靠自己的脚步。

阴雨天,不到六点,天色就快要黑尽了。最后一段是长下坡,因为下雨时间久,路面湿滑,大家虽然焦急,但也只能小心地行走。终于,路旁悬崖边出现了一户人家,走近敲门,一垂垂老者开门,他吃惊不已。我们说明了来意,老人露出笑容说,这里是冉家沟,前面不到两百米,就是犀牛寨。大家笑了起来,谢过老人家,下行不久,果真见到犀牛寨点点红灯笼的光亮。

寻找地下溶洞王国路线:犀牛洞→四合寨→威龙庙→无底洞

早起,雨也停了,大家不顾才经历的狼狈,就去欣赏犀牛古寨风貌。犀牛寨四面环山,如世外桃源。古寨所在的冉家沟村落旱地较多,大多种植玉米、红薯、土豆……一片金黄一片绿,与冷峻的群山对比鲜明。回客栈吃过早餐,把大包存放在店里,开始了今天的行程。

沿着古寨对面的陡坡开始攀登,雨水使山路变得泥泞,每一步都很艰难。顺着来回折返的小道,便横切走到凹进半山腰的一处洞穴,这就是离古村落最近的犀牛洞。传说,当地人曾看见成群结队的犀牛在冉家沟附近出没,勇敢的土家人将犀牛射杀后,把皮剥来制成战衣,在战争中抵抗长矛、刀箭。两个洞口上下相连,下小上大,需要低腰才能从下洞口进入。进洞后是一个不大的门厅,通道狭长。大家开起头灯,往深处走,眼前一片漆黑空洞,原来通道尽头是个巨大的竖井。当地传说曾有巨龙从洞底上来,当地人修建了威龙庙,才镇住巨龙。

到达犀牛寨后,我们都被古寨风貌所震惊,这是一处保存极好的古村落。存放好行囊,我们继续行进,开始寻找地下溶洞王国。出了山洞,回到上山的主道,继续上行,终于到了垭口,回头看去,古寨被两峰夹峙,如在井底一般。又走不久,一处四合院落出现在峰腰岩壁下,这里就是四合坪,以前叫四合寨,也被称为悬崖上的古寨,因为出行极为不便,现在只剩下这一户人家了。独门独户,四周常年云遮雾绕,如在仙境。

这家主人姓陈,虽是耄耋老人,但精神矍铄,说话中气十足。他说起以前在这四合寨峰顶曾有一庙,为了镇住想从犀牛洞中出来的巨龙,当地人把庙搬到了沟口,即当地人称为威龙庙的地方。沿着山脊另一头下去,就可到威龙庙。离开四合寨,我们决定去拜访一下传说中的威龙庙。沿坡而下,因坡度很大,只得用枝蔓藤条作依靠,倒是有惊无险。驴友飘雪似乎适应了这种野外穿行,身手变得敏捷起来。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安排独行客打头阵,大家鱼贯而下。好一阵折腾才下到路边,正好一户古旧的房舍就在不远崖壁边。我们走近一问,才知这家屋后的小坡上正是威龙庙,但抬眼看去,除了树木森森,几乎一无所有。

就在大家失落之时,眼尖的蓝天发现了一处亮点。原来从树木的缝隙可见崖壁之下深谷之中有个巨大的洞口,打听得知那是无底洞,与之前的犀牛洞是相连的。当年修这座庙就是要镇住这道后洞,让洞中的巨龙因害怕断了后路而不敢出洞。

我们准备下到洞口去探寻一番,主人家却说除了国外的考察队偶尔借助专业装备下去,就是当地人也极少光顾。经再三询问,他才指了一条老路,我们于是试着下行。越到下面,几乎看不到路的影子,四周藤蔓缠绕。最后的十几米斜坡大家竟然是顺着草势滑行而下。沟底是一大片乱石滩,石缝间激流涌动。沿着乱石如山的岸边行进,苔癣遍布,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这样缓缓而行数十米,终于到了洞口正对面,上宽下窄如同巨兽张开大口,洞口的巨石堆砌如同牙齿。因滔天激流加上氛围阴森,几乎没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进洞。接着顺着岸边的石堆继续上行,经过一个多小时,终于看到一条通往山上的模糊路影。

邂逅深山古寨路线:荆竹寨→寨硐→犀牛寨

崎岖小路在高过人身的茅草中隐约延伸,脚下乱石溜滑,稍不留神就会崴脚。一路往上,藤条遍布,在前开路的独行客只得用木棍开路,不久就累得气喘吁吁。好不容易走进一片竹林,却被常年的枯叶断枝铺满地面,需要不断地跨越而过。

过了竹丛就是盘曲山道,不久就看见一处山寨立于半坡之上,一问方知它是本地四大古寨之一的荆竹寨。这里地处山坳,交通不便,不像大名远播的犀牛寨,但层层叠叠的吊脚楼更加原始古朴。进到一户姓窦的人家,他们在忙着准备午饭,见到我们这群有点狼狈的过客,非常热情地邀请到屋里火塘边。大家围坐炉塘边烤晒自己打湿的衣物,感受土家人的热情好客,并共进午餐,品尝着原生态的美食,一屋的欢声笑语把路途的疲劳扫得一干二净。

午餐之后稍事休整,我们告别老乡继续上路。沿着老乡指的方向,找到一条山林间隐藏着的小道,过了一片遮天蔽日的森林,前面的路凿在凹进的悬崖间。大家只能身体紧贴岩壁弯腰行进,因为下面就是万丈深渊,谁也不敢四处乱望。走在前面的独行客不断招呼后面的人小心,紧张的美女飘雪突然踩到一块松动的石块,石块瞬间滚落进深渊,她一声尖叫,队伍霎时凝固了。大家纷纷回头张望,只见她脸色煞白,眼里含着泪影。蓝天安慰她:“你的身材那么娇小,比我好受多了,你看我的形象,像不像个八九十岁的老翁?”因为他身材瘦高,弯腰的幅度显得既夸张又好笑。”飘雪看着他的样子,总算破涕为笑。

经过好一番颠簸,我们才离开溶洞,在上行的途中又发现了当地著名的荆竹寨,土家人的热情好客将我们的疲倦感一扫而空。虽然惊险不断,不过看到寨硐时,内心又激动起来。过了崖壁小道就到了云雾之下,可以看到沟槽中的犀牛寨了。我查阅地图,说:“先别急着回寨,这里还有个地方。”就在离寨几百米的山腰间,果然发现一条岔路,通往另一处崖壁,一处巨大的洞口立在崖壁之下,这就是犀牛寨的寨硐。

寨硐门口是人工修的城墙,墙体上开着许多方形的射击孔。原来红军游击队曾藏身于此——当年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以后,红二方面军的陈子光、陈子清两兄弟退回到家乡组织游击队,就是以这个寨硐为据点,后被叛徒出卖牺牲。

推开一道生锈的铁栅栏门,就进入到了宽阔的洞厅,顺着洞厅一路斜坡向下,脚下和头顶的钟乳石越来越多,洞子也变得越来越狭窄,我们沿着最平直的洞子往里走,就听见了水流的声音。虽然看不见,但知道不远处一定有地下河。果然,下了一段小坡,一条静静流淌的地下河出现在眼前,但走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被一道崖壁拦住了去路。原来地下河寨这里流进了一处深潭,如果没有专业装备根本无法进入。而头顶上还有一处悬空阁楼一样的洞穴,外面有一段人工修造的墙垣。我们猜想,这些遗迹一定是当年游击队留下的。这个想法后来果然在当地老乡那里得到了印证。

因为无法再往前探索,就只能沿着原路小心退出洞口。已是薄暮时分,天色渐渐暗淡下来。顺着下山的小路回到寨子,此时的山寨已灯火初上。

深谷一线天叹奇路线:犀牛寨→泉口洞→一线天→沿仓河峡谷

次日,吃过寨子主人为我们准备的早餐,就背上行囊,带着美好的记忆告别犀牛寨。沿着寨子的另一头,顺着山路一直朝深谷走去。走过一大片庄稼地,拐弯过了一道垭口,低头就可以看见深谷之下静静流淌的沿仓河。

又是七弯八拐来回折腾,终于走出密林下到沟底。沿仓河水蔚蓝中带着乳白,清澈见底,给人春深如海之感。一座铁桥横在河上,连贯着两岸。过了铁桥,有土路通往谷外,一路野花簇簇,河水变得平缓起来。拐过一道弯,一道岩壁高耸。小路沿着壁下的凹槽延伸。抬头望去,河对岸一道巨大的洞口赫然眼前。它叫泉口洞,沿仓河流经天生桥下的洞口,经过犀牛寨底下的溶洞群落,包括已经去过的犀牛洞、无底洞和寨硐……最后从这个泉口洞奔涌流出,一直流向外面的世界。可见其洞系呈立体结构,四通八达,如同一座迷宫之城。泉口洞高近百米,一道细长的瀑布飞流直下,气势逼人,可说是这次行程中见到的最高大的洞口。

虽然意犹未尽,但只能沿着峡谷另一方向折回了。沿着静谧的沿仓河峡谷行走,一路悬崖陡直,植被繁茂,各种奇特景观闪过。其中一段河中巨石峭立,河水在石缝间奔涌,雪白晶莹如同飞玉。整段峡谷水气蒸腾,神秘莫测。在最狭窄的一段峡谷,岩壁滴水不断,道路十分陡斜。大家只顾埋头专心走路之时,细心的蓝天指着头顶几乎惊呼起来。大家也停住脚步小心地抬头仰望。原来天空已经变成一道狭窄的缝隙,弯曲如同闪电——正是壮丽的一线天!

最后我们依依不舍地告别犀牛寨,回想起吊脚楼、威龙庙、无底洞等各种美景,内心又忍不住泛起涟漪。正当欣赏沿仓河峡谷的旖旎风光时,一线天景致突然出现,众人皆喜出望外。走过一线天,依然美景不断,经过一道九十度的大湾后一片平阔。又走了近半个小时,一座巨大的圆拱公路石桥立在眼前,武隆的主干道赫然出现。坐在回城的车上,一路上都是雄奇的高山峡谷。回想起这几天的所行所见,无论是美丽的村寨吊脚楼、古朴的民风、原生态的美食,还是那幽深阴暗的洞穴和遍布地下的溶洞群落……一幕幕画面不断在脑海中放映,感觉内心被美的力量充满。小贴士犀牛古寨徒步攻略如何防止在洞中迷路?在洞中迷路可能是致命的,所以,养成辨别方向的本领和沿途标记以及自己绘制地图的习惯都是有帮助的。1.设置路标。将反光器或荧光棒编号,把不同颜色和大小编号放置在各大小路口和支路上。2.探洞最易在大厅迷路:进去容易出来难。当从一条狭窄通道进入宽敞的大厅时,一定要在入口处做好反光标志。3.如果迷路,第一件事情就是停下来。镇定情绪后开始找出去的路。从迷路的地方开始做路标,然后一个一个去尝试。要有耐心慢慢去摸索。岩洞都是由地下水冲刷而成,河流冲刷的痕迹可判断出当年河流的走向。当然在找河流时一定要判断河是从洞里面流出还是流进。

高原

行者简介:高原,男,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十年前开始涉足户外活动,从一次又一次的行走和穿越中丰富了自己的阅历,经历到了许多一般旅游中无法体验到的感受。希望今后能探索到更多鲜为人知的线路,阅读那些隐藏在人们视线之外的景观,呈现更多精彩的视角。

行者感言:武隆地区山势奇特,非常险峻,一直都是人口稀少的边远地区,没有缓丘陵地带那么好的石板路,需要更加灵活的身手去应付。这次选择轻装也是考虑到这个地区的特点。户外选择哪种方式应该为我们的目的服务,如果背着大包,很多下到沟底的艰难路程或者沿着崖壁而行都非常危险。灵活选择出行方式的另外一个优点:可集中精力探索更多的目标,不必在极劳累的情况还要自己生火做饭,尽情享受当地土香土色的美食便可。

上一篇回2016年11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探秘溶洞上的古村落 走进最后的秘境犀牛古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