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重庆逗乐坊 这段相声带有“麻辣味儿”

文+无名 赵浩宇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016-12-26 23:36:15

英文导读: Crosstalk is popular with some young people. Song Hao sets up Doulefang to gather some crosstalk enthusiasts. They sometimes perform in Chongqing dialect.

“我请您吃:鲜毛肚、脆毛肚、千层肚、鲜鸭肠、鲜鹅肠、卤肥肠……”舞台上,大家熟悉的相声名段《报菜名》变成了《吃火锅》,也让这一段脍炙人口的相声贯口有了浓厚的“麻辣味儿”。台下的观众笑声连连,不时听见“巴适”等地道重庆言子儿的喝彩声,这是一场在巴渝书场表演的相声专场,负责表演的便是今天“重庆玩家”的主角——逗乐坊。

群·像

“你们先坐到起等哈哈嘛,我还有点事,先喊人给你们倒杯水,确(qio)实不好意思。”见到逗乐坊“坊主”宋好的时候,他正在给学生讲课,一口流利的重庆话让我们坚信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重庆崽儿”,但一转身,一口“京片子”又让我们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待到讲课结束,采访之时,我们才知道,宋好2004年来到重庆,已在重庆呆了12个年头,也在重庆说了12年的相声。“可以说,重庆是我的第二故乡,”宋好说道。

从幼年时代开始,宋好就特别喜欢曲艺艺术。从听收音机到看电视,再到拜师学艺,他对相声的感情越来越深。在读书期间,宋好对相声近乎痴迷。为了提高相声表演水平,他专程查询当地曲艺团的电话和地址,利用课余时间上门拜师学艺。2000年,宋好与徐海洋等发起成立长春理工大学曲艺协会,并担任首届会长,创立每年一届的“校园·笑缘”相声专场。2001—2004年,请益于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马三立的侄子马敬伯先生,接受相声启蒙教育,学习《夸住宅》、《报菜名》、《戏迷药方》等节目。曾有幸与马先生合演传统相声《八大吉祥》。

2004年,宋好来到重庆,在他的倡导下,与任鹏、徐海洋、胡焕阳、周殿杰、程世杰等好友创立了重庆首个青年相声团队——“逗乐坊”,并聘请李金斗、仇小豹等知名艺术家担任艺术顾问。在这片外人看似“相声文化贫瘠”的土地上,他们却发现了不一样的东西。“重庆并非没有相声文化,相反,重庆有着悠久的相声历史。”宋好向记者介绍时如数家珍,也让我们大开眼界。其实,早在抗战时期,相声文化就随着艺术家和听众从北方来到了重庆,其中不乏名家,比如自幼喜爱曲艺艺术的“老北京”——老舍先生。他在重庆 期间,大力提倡通俗文艺的创作和推广, 宣 传 抗战,鼓舞士气,自己也多次在文艺界联欢、劳军演出中客串相声。以他为代表的爱国作家们创作了一批“抗战相声”。1952年重庆曲艺队成立,相声演员叶利中(师承相声前辈张寿臣)等积极演出反映新社会人民生活的相声作品,深受重庆人民喜爱。1981年铁二局文工团相声演员杨紫阳(相声大师侯宝林三弟子)从成都来渝,帮助重庆市曲艺团相声队举办首届相声大会。1991年重庆相声演员邓小林、白桦的相声《学唱》更是登上了央视春晚。“重庆人民豪爽幽默,讲究说学逗唱的相声结合在一起会产生不一样的化学反应”,宋好笑着说。

如今的逗乐坊已是“人丁兴旺”,其创作、演出团队均为80后、90后青年。他们的演出节目包括对口相声、群口相声、单口相声等,并穿插双簧、快板、金钱板、荷叶、评书、故事等其他艺术形式,因为演出团队年龄的关系,逗乐坊相声显得更加“与时俱进”,倡导“用清新幽默的表演,制造时尚健康的笑声”,比如2016年,逗乐坊受邀参加重庆卫视春节联欢晚会,从热门电影《夏洛特烦恼》得到灵感,完成了相声《年兽特烦恼》;在奥运期间,逗乐坊推出“逗乐奥运”,使出“洪荒之力”,将傅园慧、马龙、张继科等奥运“网红”加入表演内容,得到观众的一致好评。在逗乐坊成立的五年时间里,先后在历届重庆市曲艺大赛中获得表演一等奖。同时,逗乐坊的演员们多次参加“送欢乐·进基层”演出活动,有幸与姜昆、李金斗、丁广泉、奇志等著名演员同台演出,并受邀参加中央电视台、重庆卫视、旅游卫视等节目的录制以及“全国80后相声汇演”、全国“笑林大会”等活动。不仅如此,逗乐坊还走进学校。比如在江北区钢锋小学进行表演。钢锋小学学生80%是农民工子女,演出的相声、故事、快板、朗诵等节目都是根据学生年龄精心编排,让孩子们在笑声中体会到语言艺术的魅力,演出后,学校给逗乐坊的演员们送上了“弘扬传统文化,播洒健康笑声”的锦旗,也让演员们的心中感到莫大的温暖。

直到现在,逗乐坊依然每周六在沙坪坝区文化馆的小剧场演出相声专场,给观众们带来欢乐的笑声。随着相声越来越受到大众的关注和喜爱,重庆的相声也呈现出复苏的趋势,除了演员以外,还有越来越多喜欢相声的年轻人甚至小朋友开始关注逗乐坊。宋好的学生中,有一位可爱的“胖娃”,从前性格比较内向,但在接触相声学习之后变得外向开朗,口齿伶俐。“无论这些学生们将来是否从事这个专业,我想,他们一定会在学习相声艺术的过程中使自己的语言口才、逻辑思维、文学修养、自信力等诸多方面受益。”

作为重庆唯一的青年相声团体,逗乐坊的相声演出有一个理念:“传统的艺术、时尚的内容、麻辣的味道”,把相声艺术的精粹和当下时尚的趣味相结合,加入重庆本土的内容,让人们觉得相声其实就在我们身边。找一周末,扶老携幼,到沙坪坝听一场麻辣味的相声,岂不美哉?

特·写

  宋好:身负重任的“宋坊主”

逗乐坊的“坊主”宋好不仅对相声有着艺术层面的追求,对于相声本源和历史,亦有着极强的探知欲。故此,在2011年—2015年间,宋好参与了《中国曲艺大词典》的编撰工作,整理完成了巴蜀地区曲艺曲种的19万字资料。

“我的名字就一个字,年。”“现在人有一个字的名字吗?”“我不是人……”这是2016年重庆卫视春节联欢晚会的现场,台下的观众早已被逗得前仰后合。台上的那只“年兽”名叫宋好,身兼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重庆曲艺家协会理事,还是重庆市第二届曲艺大赛和重庆市第四、五届戏曲大赛的一等奖获得者。但在诸多的头衔之中,最惹人瞩目的,还是逗乐坊的“坊主”。

2001年到2004年的4年间,宋好在自己的大学时代打下了坚实的相声基础,期间一直请益于相声表演艺术家马敬伯老先生。“马敬伯前辈指导了我对于表演风格、相声历史、名人轶事等方面的学习和探索,但前辈作为马桂元之子,马三立的侄子,辈分实在太高,我要是拜师,那辈分就和侯耀文、马季一样了,所以这个师不能拜,我一直称马老先生‘马老’,学习也得叫请益,而不是学艺。”宋好抿了一口茶水说道。

在向马老前辈请益期间,每逢大的假期,宋好还会到北京等曲艺名城,与优秀的相声演员交流,而他自己从事相声的决心,也愈发坚定了起来。来到重庆之后,宋好结识了重庆的相声名家仇小豹,并在2007年正式拜入仇先生门下。由于出色的语言能力和表演功底,宋好更是曾担任重庆卫视2016年春晚语言类节目的总导演,其一手创办的“逗乐坊”,也在重庆卫视春晚上大放光彩。谭正杰:重庆卫视上的“小马季”

谭正杰今年只有11岁,跟随宋好学习相声有近两年,曾获全国少儿曲艺大赛三等奖,彼时获奖亦是重庆在六届大赛中零的突破。年幼时,他曾非常羞涩内向,不爱与同龄的孩子接触,直到学习相声,不仅性格越来越开朗,身边的朋友也多了起来。

“去,先跟刘老师上课,我待会儿来上第二节。”在宋好的采访刚开始时,有个孩子过来询问些什么,虽然有着那个年纪所特有的“肉感”,但眼睛里却是透着一股子机灵劲儿。在采访即将收尾的时候,小胖子又跑了过来,表示刘老师的课已经上完,宋好便将他招呼了过来。

《报菜名》都记住了吗?”“记住了”这个可爱的孩子憨态可掬地答道。“那给哥哥们来一段儿。”虽说年纪尚小,但小胖子却是丝毫不扭捏怯场,张口便来:“我请您吃鲜毛肚、脆毛肚、千层肚、鲜鸭肠、鲜鹅肠、卤肥肠……”原来,这段《报菜名》的贯口,竟还是“麻辣口味”。

“前面那里再说一次……嗯对,这里不要停,注意停顿和重音……”宋好一边指导,一边向我们介绍这个自己最疼爱的学生。小胖子名叫谭正杰,今年才11岁,在他尚还短暂的人生里,已与相声结缘近两年,曾在重庆卫视2016年的节目《新春七天乐》当中模仿相声大师马季,并表演其代表作《宇宙牌香烟》,因为外形与马季有几分相似,以及孩童的稚气可爱,“小马季”受到了许多观众的喜爱,听到这里,我们才恍然大悟,无怪乎小小年纪便如此大方。

不过据谭正杰自己说,在他年纪更小的时候,曾经非常害羞内向,是接触了相声之后,才逐渐变得开朗。如今他已是班上的开心果,偶尔还会教自己的好朋友来上几段相声。在某次春游时,他和这位朋友仅排练半个小时,便开始为大家表演,时间虽短,可效果却丝毫没打折扣,大家都被二人逗得前仰后合。小胖子谭正杰说,相声不仅带给了自己更多快乐,还带来许多朋友。陶星宇:记忆深刻的“欢送”

因为父母喜爱相声小品,陶星宇自小便在家人的感染下对“逗人开心”的艺术形式产生了兴趣。到高考的那一年,陶星宇在备考之余时常靠相声来缓解压力,自此,对于相声的热爱便一发不可收拾。

小胖在接受采访后,跑出去喊来了宋好的另一名学生陶星宇。刚刚坐定,这个94年出生的大男孩就对着我的手机两眼放光。“锤子啊?我能看看吗?”在原先的采访里,我都会问逗乐坊的“笑匠”最喜欢哪一位相声演员,看着他的样子,我一边把手机递过去,一边忍不住打趣道:“我觉得这个问题可以不必问了,你最喜欢的该是罗永浩吧?”“对,罗永浩老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说完,他也被自己逗笑了。

在刚刚落幕的重庆市第五届曲艺大赛上,陶星宇和搭档张旋原创相声《人在地铁》广受好评,最终将曲艺文学奖收入囊中,而将时光回溯到更早之前,陶星宇亦曾担任重庆卫视《新春七天乐》的主持人,与重庆卫视著名主持人何苗苗搭档。对于一个少年人来说,这样的经历不可谓不珍贵,当然,作为宋好的得意门生,这也是陶星宇勤奋与天分的回馈。

其实,在更早的2013年,陶星宇才第一次在剧场登台,虽然此前早已在大学社团中多次表演,但结结实实地面对普通观众,还是头一遭。“上台以后前面15分钟,台下安静得掉根针都听得见,到下台的时候,观众“欢送”的掌声比欢迎的掌声都热烈。”回想起当时的窘态,陶星宇已经能像笑话一样讲出来了。刘延超:十年相声路

刘延超12岁学艺,14岁正式拜相声名家孙小林为师,从首演“连怎么走上台的都不知道”,到如今逗乐坊的主力相声演员,一路走来,已是十年光景。

在济南大名鼎鼎的晨光茶社的舞台上,一个14岁的少年正在为台下的男女老少们表演那段最知名的贯口“报菜名”,表演结束后,一位身穿大褂的中年男人领着他下了台。那个男人便是晨光茶社的第二代传人,相声大师孙少林之子孙小林,被带下台的孩子知道,这次的演出虽谈不上出彩,但自己却也没有给师傅丢人,想到这里,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不久之后,这个叫刘延超的孩子就取得了山东省曲艺大赛二等奖的成绩,或许连当时的他也没有想到,在接下来的十年里,自己与相声,一直互不离弃。

“当时我有个课外班,正好课程全学完了,家里人就说要不再给你报个班吧,然后父亲的同事就帮忙介绍了孙小林师傅。”回想起当年与相声结缘的经历,刘延超还历历在目。眼前的刘延超虽面容如海报上一样地和善,甚至带着那么一点点天真和小机灵,但高大的身形,却还是让人难以和照片中那个有着孩子般笑容的人划上等号。

2011年,刘延超考入重庆大学美视影视学院,并于年底加入了刚刚成立不久的逗乐坊。因为相貌清秀,刘延超在重庆观众中获得了一个雅号——“萌少”,在2006年的重庆市第五届曲艺大赛中,更是凭借扎实的功底,一举夺得“表演奖”。从逗乐坊的第一场演出至今,刘延超几乎从未缺席,在见证这里发展的同时,他也逐渐成长为了逗乐坊的主力相声演员。

Q&A 对话玩家

本刊记者:逗乐坊所提倡的“用清新幽默的表演,制造时尚健康的相声”有什么内涵?在传统的相声选段或作品中,有一些内容在现代社会看来是比较低俗的,比如说占父子伦理、夫妻关系等等,我们的表演要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创造健康、正能量的相声。

本刊记者:对前段时间网络上沸沸扬扬的郭德纲、曹云金事件怎么看?

相声作为一门传统艺术,博大精深,对演员的个人条件要求很高。因此,基于对艺术的有效传承,对演员个人的培养,师带徒的教学模式仍有一定的积极意义。我们逗乐坊的全称是“重庆逗乐坊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基本是按现代化的管理制度运行,以此保证员工利益分配的均匀,并配合一定的激励、奖惩制度。同时,以师徒般的感情增加团队凝聚力,使公司在制度以外增加了人情味。我们努力使现代企业管理和传统教学方式有机结合,二者相辅相成。

本刊记者:最近逗乐坊有什么大型的表演?

最近我们将在2016年12月3日和4日 19:30在重庆群星剧院举办重庆逗乐坊成立5周年庆典相声专场,欢迎大家前来捧场!

上一篇回2016年11月第1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走近重庆逗乐坊 这段相声带有“麻辣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