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荫

韩甫   2016-12-15 10:42:14

文+韩甫

钓鱼人

把鱼竿往上一提,就牵动一片秋水

钓鱼人戴着草帽,坐在他影子的旁边

说他是钓鱼人,并不确然

他是教师,是丈夫

还是邻居们口中的好修车师傅

他从家门出来的时候,他的老妻

正生着闲气:坐在电视机前

像一部默片

把鱼竿往上一提,总能有点收获

即使一条鱼也没有,至少

那闲气会有些内容

一个垃圾堆

垃圾堆保持着某种肃穆

它的上面是湛蓝的春光

距离它大概三十二公里

幽美的南山上盛开樱花

人们成群结队走出城门

他们嘴里发出鸟鸣之声

没有谁会想到在这角落

垃圾堆正暴露在春光中

它不言不语,任凭苍蝇

在它头顶胡乱嗡嗡地飞

看不到远处愉悦的人们

它保持某种可笑的肃穆

在这个花团锦簇的时代

独自腐烂了人类的孤独

清明鼓声

父亲的鼓最大,哥哥的次之

我只十三四不到十五的年纪

我的鼓是“咫尺之鼓”

鼓声打在父亲和哥哥的鼓声里

那个外乡人是谁呀?他穿着

长衫,瘦削得好像日本俳句

又过了多年,我读到以下的

句子:我又最爱带青桃子的

青白隐红,那正是她的脸,

她的手,与双脚的肤色

那一年,我才十三四不到十五

那一年,父亲和哥哥也都还在

【注】其中情景均引自胡兰成《日月并明·清明鼓声》,其中引文亦出自此文。

秋天的诗

秋天有一种命悬一线的细瘦

去看看那些银杏的叶子吧

发黄了,干枯了,落在上清寺的马路上

那是我每天都要经由的道路

沥青发黑发硬,石子儿会跳脱出来

打在汽车的轮毂上,那声音啊——

像极了一种疼痛:

一下子来了,又一下去了,并不飘然

读游江的一幅山村图有感

说什么空山新雨后

说什么日子真似铁

浓荫下,只适合少年游

池塘边,怎容得老妇口

而少年偏不见而老妇亦无声

你看,那树断不是那时树

你听,鸡鸭鹅,还是乱纷纷

成都的夏天——记我的一位大学教授

他把头发梳得一丝不乱,他把

衬衫熨得平平整整,他把

领带也打好,宝蓝色的领带

有一种成都夏天的气息

他把书放到桌子上,一大堆

像一座小山,他开始展现那山里的宝藏:

希腊的女神

巴黎的教堂

中国的城墙

……

美是什么呀?白日,蝉鸣

拉长来的,多么温柔的热风啊

他的汗液渐渐浸透出来

上一篇回2016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树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