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高之人”冰山上的重庆来客

未知   2016-12-15 10:42:02

伯格文+颜昆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在重庆这座基本不下雪,更不会结冰的城市里,伯格的爱好显得很另类:攀冰。

伯格的网名叫“Berg 孤高之人”,“Berg”的意思是“冰山”,而“孤高之人”则出自日本一部描述登山家成长历程的同名小说,从名字就不难看出伯格对于攀登这项运动是有多么的热爱。从最初的“菜鸟”到现在经验丰富的“老炮儿”,伯格完成了从攀岩到攀冰这个几乎是所有登山爱好者必经的自我修炼过程。

英文导读:Lu Yiwei likes outdoor activities very much and he climbs kinds of mountains. He contributes himself to ice climbing little by little.

左右页图:伯格自从跟户外运动结下了不解之缘后,就开始辗转于各大山峰,不断挑战与超越自我。

玩家档案

伯格,原名卢一苇,毕业于重庆大学国际贸易专业,目前从事建材买卖行业。嘴贱心软的典型巨蟹男,身高181cm ,体重……反正很瘦很瘦。他现在的生活特别简单——除了日本料理、重庆火锅和萌妹子,攀登几乎占据了他工作之余的全部时间。

结缘户外,挑战各大名山

性格阳光喜欢运动的伯格,小时候曾经专注于跆拳道的练习,还获得了黑带段位和国家健将级运动员资格认证。在因伤病离开跆拳道的那段日子里,可能是伯格最郁闷的一段日子,不仅不能运动,家里父母的矛盾也让他有窒息之感。那段时间他是一个孤独的人,所以接触到《孤独星球》后,他说“似乎冥冥之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让自己对户外运动产生了向往。”

2006年,伯格同朋友一起,骑自行车从重庆翻山越岭到了西藏,那是他的第一次户外之行。在海拔几千米的环山路上骑行,也让伯格第一次近距离地欣赏到了山之壮美。到达西藏后,索性扔下自行车,跟朋友一起徒步走进了喜马拉雅山脉,尝试了首次徒步登山,从此与山结缘,开始了登山之旅。

紧接着,伯格于2008年成功登顶四川四姑娘山第三峰(5355m),2009年登顶青海玉珠峰(6178m)。凭借着专业运动员的身体素质和韧性,伯格一开始就轻松地登上了不少名山,这让他有些骄傲起来,甚至开始觉得登山其实就那么回事,“只要身体好就行。”

2010年,在西藏的宁金抗沙峰(7206m),一场险情让伯格清醒过来。山上的登顶之途跟以前一样顺利,可下山的路上却出现了情况。当伯格和同伴下到6400米左右时,突然下起了大雪,且伴随强烈横风,让人几乎站立不住。更糟糕的是,来时一路上留下的路绳,在狂乱的风雪中根本找不到了。此时,同行的搭档开始出现严重的高反及体力不支。好在最后终于找到了一块来时路过的大石头作为标志,才算找到了正确的下山路径。下到了半山营地后,狂暴的天气让他们无论如何都下不去了。虽然同伴已经开始出现尿血的情况,极其危险,但也只能硬扛了一晚上。好在第二天天气有所好转,下山后同伴的严重高反也缓解过来,没有出现大问题。但这次的险情,让伯格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认识到了登山不是个只凭身体的运动。

伯格从最初的登山转向攀冰,一步一个脚印,练习、学习并提升,目前仍在坚持与攀登中。

从登山到攀冰,从菜鸟到先锋

认识到自己需要提高后,伯格开始了专业登山技能的钻研。通过各种途径学习登山知识,也通过各种练习实践登山技术。当登山的技术到了一定层次时,攀冰就是必须学习和跨入的一个领域。

2012年,伯格报名参加了中国登山协会培训部在双桥沟举办的培训班,开始了第一次真正的攀冰之旅。说起中国登山协会的培训班,其创设还是始发于当年王石登珠峰的契机,也是目前国内最正规的登山和攀冰培训组织之一。

第一次攀冰,伯格的第一印象是“好高,好吓人”。毕竟以前登山都是缓坡,靠脚,而现在攀冰是峭壁,要手脚并用。由于以前从来没有练习过这种峭壁上的攀登,毫无基础,伯格可以说是他们那届最差的学生。一开始连绳结都打不好,专业攀冰的各种五花八门的绳结让伯格眼花缭乱,每次结绳比赛都是倒数第一。实攀时因为上错线路,操作错误等被教练骂更是家常便饭。第一次就这么受打击,却没有让伯格灰心,作为运动员的他坚信《异类》一书里提到过的“一万小时法则”,类似中国话讲的笨鸟先飞,简单的翻译就是:练习,练习,练习!

时间会给予汗水回报,进步在点滴中积累,从最初的顶绳攀登,到最简单的冰瀑,从和搭档结组攀登,再到多段攀冰……经历过被冰砸伤,被融冰浇透,一次次的历练,让伯格成长,笨鸟终于会飞了。到现在,论技术,当初一起参加学习的同学中,伯格都可算是数一数二的了。以至于每次结伴出去攀冰,伯格都把先锋的重任包揽了。要知道,在攀冰中,先锋是最重要最危险的,自然是需要技术最出类拔萃的人才能胜任。

攀冰并非危险无比

任何运动都是以训练量为基础的,任何成绩也是以汗水来浇灌的。要保持状态,保持自己的专业高度,就必须保证训练量,而对于攀冰这项运动来说,保持好的运动状态不光只为了成绩,有时候还真的可以救你的命。

2013年,伯格再次来到双桥沟被攀冰爱好者称为“耶稣冰瀑”或“翅膀冰瀑”的地方,进行年度的攀冰实战训练。本来这个冰瀑的难度也不低,按照加拿大人的定级其为WI5(Water Ice,描述水冰的攀爬难度),但对于技术过硬的伯格来说,这个难度并不算什么。但是攀冰有个比较特殊的地方,如果冰结得不好,整个难度就会大不一样,伯格这次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上去之后,伯格才发现今年这里的冰结得非常脆弱,很难打冰锥设保护。作为先锋,伯格往上走得艰难而缓慢。接着更糟糕的情况发生了,伯格正在单手锁定,单手打冰锥建立保护的时候,锁定手的冰突然爆了,冰锥着力的整个冰块开始脱落往外滑,就是说伯格在垂直的冰壁上,完全失去了附着点,坠落已经不可避免。危急之际,平时训练累积的经验在此时发挥了作用。在锁定冰往外滑的那短短几秒之间,伯格冷静又迅速地脱离了脚上的冰爪,让自己在下坠的过程中不至于因冰爪锁定了而头朝下脚朝上的着地。所以虽然从接近10米高的冰瀑上坠落下来,之后又再冲滑了10多米的距离,但伯格没有受任何严重的伤害。要知道,在类似距离的冲坠事故中曾经是有人遇难的。

类似这样的险情,在伯格的攀冰生涯中,遇到得并不多,但用他的话说,可能遇见一次就是重大事故。所以,伯格每周都会保持着科学的训练,每天都会跑步保持体力,每周至少进行4次以上的攀爬练习,戒烟,控酒,生活得像个清教徒。本刊记者以为自己经常抓杠铃哑铃的手上老茧已经算多了的,可当看到伯格每只手掌上的8个茧后,由衷地自叹不如。

记者问伯格这么多年攀冰,这么辛苦训练最大的收获是什么?“耍不到女朋友啊!”伯格开着玩笑。不过的确很多女生由于认识不足,以为攀冰是一项非常危险的运动,伯格以前的女朋友离开也有部分这方面的原因。伯格告诉记者,攀冰真不是一项危险无比的运动,只要做好科学训练和规划,攀冰和平常的运动一样。到目前为止,整个国内攀冰界,也只有一个人遇难的事故发生。“有人会希望能找到同样喜爱攀冰的另一半,其实我倒并不奢望她跟我一样,能理解就好了。”

Q&A对话玩家

本刊记者:攀冰适合自己练习吗?

伯格:绝!对!不!行!必须要有专业教练和资深保护员。安全第一!

本刊记者:攀冰可以在哪里参加训练?

伯格:中国登山协会的攀冰培训班和成都领攀登山学校培训班都很合适,每年春节左右开班。

本刊记者:攀冰需要哪些装备,一套大概多少钱?

伯格:冰爪、高山靴、冰镐、冲锋衣、排汗内衣、毛线帽、头盔、手套、雪镜、登山包、绳子、快挂、救援套装、冰锥、主锁、保护器,一套下来2万左右吧。不过参加培训班的话,冰爪等装备可以租用,绳子等也都有提供。

本刊记者:攀冰适合什么年龄开始练习?

伯格:3~5岁开始练习最好。另一个最好的练习年龄是“现在”。

上一篇回2016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孤高之人”冰山上的重庆来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