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桥史

未知   2016-12-15 10:41:48

文+朱艺 图+廖彬彬 刘靖霆 王卫国 张成勇 唐安冰

2005年,茅以升桥梁委员会认定:重庆是中国唯一的“桥都”。这份荣誉当然让我们骄傲,但“桥都”之名因何而定,重庆桥史又有多深厚,重庆什么时候开始有了第一座现代桥……这些疑问却没有多少人能回答得上来。

事实上,这座城市早在北宋就有了第一座石拱古桥,发展至今,桥梁总数达到了上万座,而这个数字还在持续增加。只有当我们认真地将重庆桥史翻阅一遍后,才会发现足以让我们骄傲的不仅仅是“桥都”这样一个称谓,还有这座城市与桥的世代情缘。

行走在重庆城,总能看到各种桥梁的身影。重庆多山多水的格局注定了它会成为一座桥梁密布的城市。英文导读: As is well known, there are kinds of bridges in Chongqing. In fact, it is a long history about Chongqing bridges and they are full of stories, too.

因山水而生的桥群

世界上的桥梁可归纳为四大类:梁桥、拱桥、斜拉桥和索桥,这几大种类在重庆都能见到踪影。重庆主城区的跨江大桥数量和密度远超其他城市,究其原因,山水格局无疑是造就这一盛况的重要因素。

重庆位于青藏高原与长江中下游平原的过渡地带,长江从西南向东北横贯境内,左岸有嘉陵江、小江、大宁河,右岸有乌江、綦江、磨刀溪等较大的一级支流及上百条中小河流汇入。且处于两江交汇处的重庆主城区还坐落于中梁山和铜锣山之间的丘陵地带,整个城市格局里山丘纵横、河流密布,正所谓“城在山中,山在城中;城在水中伫,水在城中流”。在不断的变迁与发展中,长江和嘉陵江哺育着重庆人,同时,重庆人又长期为被两江所围。

其实早在现代化大桥出现前,勤劳的山城人民便在山水之间架起了一座座各式各样的古桥。乌江上游、渝东南地区以廊桥著称,渝东北则多见索桥。因重庆地区V形河谷较多,石料丰富且强度高,所以这些古桥中,最为常见的要数石拱桥的身影。较为经典的如建于北宋年间的荣昌施济桥,迄今1000多年,清代时就被称为“川东保障”,自1929年起已成为成渝公路的必经之桥;丰都奈何桥,距今500余年,以其主张断恶行善而声名远扬;建于20世纪20年代的万州万安桥,是全国跨径最大的砖拱桥……这也是有史料记载的重庆出现桥梁的第一个阶段。

到新中国成立前,近代重庆的桥梁分布广、跨径小,桥型仍以石拱桥为主。比如位于北区干道的一号桥,是当时重庆城市桥梁中开工最早、规模最大的桥梁,它于1927年开工,但因技术有限,修了25年才完工。而建于1930年的化龙桥则是重庆第一座公路石拱桥。

重庆古桥极具古风古韵,近代桥梁则更多地被融入早期城市建设,但面对滔滔江水,出行仍然困扰着山城人民。甚至有人曾感叹:“我欲渡河水;河水深无梁。”在一段时间内,人们往返两岸只能靠渡船,这些过江木船全靠人力划桨,既耗时又耗力。

第一座横跨嘉陵江的现代桥

1938年1月1日,重庆轮渡第一条航线——储奇门到海棠溪线路开通,《轮渡歌》唱道:“陪都形胜自天成,江水滔滔绕山城。唯我轮渡应运而兴,日夜服务便利民行。”1940年重庆轮渡公司不断增开新航线,过江轮渡一度成为山城市民出行的重要方式。

轮渡解决了重庆人过江的困扰,但毕竟称不上便捷,排队等船会花去太多的时间。因此,20世纪60年代,当牛角沱嘉陵江大桥开建的消息传出时,整个城市都沸腾了,重庆人奔走相告这一喜讯。

牛角沱嘉陵江大桥也是重庆第一座跨江的现代城市道路桥,它架于嘉陵江上,全长600米,是西南地区唯一的钢桁梁城市大桥。1958年,大桥正式开建,无数重庆人翘首期盼。可是,修建期间却几经波折,此桥由铁道部大桥工程局武汉设计处设计,当时在重庆修建白沙沱长江铁路桥的国家铁道部大桥局也派人来支援。完成第一季枯水季节的施工后,工程专家撤离了重庆。于是,经过多次研究,重庆人自己成立了牛角沱工程处。没想到的是,3年自然灾害突然降临。没有水泥,技术工人绞尽脑汁,自己研制了土水泥。但土水泥并不符合要求,隐患颇多,工人们无奈只得忍痛将辛苦垒起来的土水泥桥墩炸掉,又重新修建。后来,众志成城终于克服种种难关,牛角沱嘉陵江大桥才在1966年1月竣工,它把渝中区和江北区连接了起来,对整个江北乃至现在的渝北和北部新区都有巨大影响。

如今,与牛角沱嘉陵江大桥并行的还有渝澳大桥,它是与澳门合作修建,故由此得名,可谓友谊之桥,跟牛角沱嘉陵江大桥各自承担起南北单向的交通重任。

从早期的石拱桥到立于嘉陵江和长江之上的现代化桥梁,重庆桥梁发展的过程漫长而艰辛。同时,桥梁也对山城人民的出行方式带来了极大的改变。

大桥飞架南北, 天堑变通途

继牛角沱嘉陵江大桥后,北碚朝阳桥工程马不停蹄地启动,它是当时全国唯一一座双链悬索桥,曾享有“亚洲第一吊桥”美誉。据说,当年大桥设计人员身处的环境异常艰辛,十几位来自不同单位的设计人员租住在一栋楼里,几乎没有回一趟家,屋外时不时还会传来武斗的枪声,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足足熬了一年,才完成了大桥的设计。

那时的技术装备十分落后,大家只有计算器、直尺等工具,且没有专业的钢梁加工技术队伍和制造厂。因此,整座大桥的钢箱梁都是用火车从山海关桥梁厂运过来,往返折腾运了三四个月。运来后,朝阳桥的施工单位又派工人到外地学习拼制钢箱梁,学成后就在北碚兼善中学球场上拼装钢箱梁。大桥自1969年底竣工后,是重庆通往川北、陕西、甘肃的要道,也是北碚通往江北国际机场和金刀峡风景区的要道。它被沿用了40年左右,最后因存在安全隐患被朝阳复建桥取而代之。

在北碚朝阳桥通车8年后,重庆主城在长江上的第一座大桥——石板坡长江大桥(即重庆长江大桥)才开始修建。在“人民大桥人民建,人人为大桥作贡献”的口号下,山城市民纷纷投身重庆“长江第一桥”的建设,珊瑚坝上曾一度出现“万人敲卵石、筑桥墩”的劳动场面。1980年建成通车后,它第一次打通了制约南岸发展的“天堑”。桥头叶剑英的题词,四川美术学院创作的“春夏秋冬”四大雕塑相对而立,无论从美感还是气势上都显得雄伟非凡,已成为重庆一大风景。

同期修建的还有沙坪坝石门嘉陵江大桥,当时预算建桥的资金偏高,在财政困难的情况下,很多人都持反对意见,但最终人民群众的力量战胜了一切。当时,北桥头需征用的土地上有3个社及几个工厂,共有七八百人需要动迁。工作人员天天挨家挨户上门走访调研,制定合适的拆迁办法,这才得以在两个月内拆迁完毕。于1988年建成的石门嘉陵江大桥,宛如巨型竖琴横跨江面,为重庆再添一道风景。它还成为连接江北区和沙坪坝区的重要通道,带动区域发展的效果非常明显。

从石门大桥开始,重庆建桥技术明显提高,并第一次用大型的混凝土搅拌施工,这一时期为重庆以后的桥梁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横跨嘉陵江与长江之上的大桥,各有千秋。它们既改善了重庆城的两岸出行,也为城市增添了美感。

直辖后的建桥奇迹

1997年,全国人大八届五次会议通过设立重庆直辖市议案,重庆进一步发挥中心城市的区位优势,带动西南地区、长江上游地区发展。其中交通运输起着关键作用,因此,直辖后的重庆迎来了“建桥高峰期”。李家沱长江大桥、高家花园嘉陵江大桥、黄花园嘉陵江大桥、鹅公岩长江大桥相继建成,江津、丰都、巫山等区县的也相继建成了长江大桥。进入“十五”、“十一五”时期之后,大佛寺长江大桥、马桑溪长江大桥、嘉华嘉陵江大桥、菜园坝长江大桥等相继竣工,条条飞虹紧密连接重庆各区。到2014年全市桥梁已过10000座,长江、嘉陵江重庆境内有48座跨江大桥,其中40座为直辖后建设。

万县长江大桥(今万州长江大桥)正好与重庆直辖市同岁,它横跨万州区黄牛孔子江江面,是连接318国道线的一座特大型公路配套桥,也是长江上第一座单孔跨江公路大桥,更是当时世界上同类型跨度最大的拱桥,在中国乃至世界桥梁建筑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它于1994年5月开工建设,历时3年竣工通车,其多项科研成果被推广应用于国内外大跨度桥梁建设中。

于1997年底开工的九龙坡区鹅公岩长江大桥,桥型为门型双塔柱悬索桥,是重庆第一座、国内第二座连续加劲钢箱梁悬索桥。建成后即成为渝中区、南岸区、巴南区、九龙坡区、经开区和高新区之间的重要通道,还连接起成渝与川黔高速公路,这座桥也被大家誉为“主城轮廓的构成线”。

曾经,天堑长江一直是巫山经济发展的天然障碍,使得巫山南北两岸的经济发展极不均衡。巫山长江大桥的修建,彻底打破这一瓶颈。大桥位于巫峡入口处,被称为“渝东门户桥”、“渝东第一桥”,是目前世界跨度最大的钢管混凝土拱桥。该桥于2001年底开工建设,四年后竣工通车。它的建设,创造了同类桥梁跨径、节段吊重、吊塔距离、拱圈管道直径等多项世界第一。并且,巫山长江大桥还是“八小时重庆”主干道渝巴路的支线桥梁,连接湖北、湖南部分地区。

在2005年的茅以升基金会的年会上,交通部原总工程师凤懋润率先提出“重庆桥都”的概念。虽然跟武汉有过“桥都”名号之争,但重庆因桥梁规模大、功能强、桥形美、数量多、速度快、桥型多等理由占尽优势,于是,继山城、江城、雾都等众所周知的美名,重庆又以“桥都”之名被人们津津乐道,此名号既是山城人民的骄傲,也越来越被外界所认可。

这一时期,世界著名桥梁建筑工程大师、美籍华人邓文中在中国主持设计的第一座大桥——菜园坝长江大桥建成通车,它还是中国第二大跨度拱桥。其实在30年前在决定修建石板坡长江大桥时,诸多专家就首选菜园坝长江大桥所在的位置,据说那时也完成了南北桥位、江心桥墩钻探,但由于资金、施工难等原因搁浅,因此菜园坝长江大桥错过了重庆“长江第一桥”的美誉。直到2002年大桥修建再次提上城市建设者的日程,并于次年开建。菜园坝长江大桥红白相间的弧线,不禁令人想到“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 而嘉华嘉陵江大桥则是作为重庆直辖十周年献礼工程,2007年竣工后打通了北桥头的交通瓶颈,成为联系城市南北发展主轴的重要纽带。

一座座大桥如长虹般飞架在重庆城中,构成了一道道亮丽的城市风景。无论是造型,还是功能上,都享有诸多盛誉,它们犹如一张张城市名片,为世人称道。虹影重重,是开放也是门户

与此同时,地处重庆市主城中央商务区的朝天门长江大桥也享有诸多盛誉。每每穿过这扇“城市之门”,便可抵达繁华的渝中半岛。

大桥巧妙融合了解放碑和朝天门两张重庆名片,两个主墩被设计成“解放碑”的样子,碑体一剖两半,分成四个柱子,托起大桥。又因主跨五百多米,使得悉尼大桥“世界第一拱桥”的头衔不得不让名给它。此外,朝天门长江大桥承载重量、先拱后梁施工难度等也是世界之首,自2009年通车后,就成了沟通长江东西两岸的重要通道。

2013年,重庆主城续建双碑嘉陵江大桥、红岩村嘉陵江大桥、千厮门嘉陵江大桥、东水门长江大桥、寸滩长江大桥,高家花园复线桥等。而郭家沱、白居寺等长江大桥,红岩村、水土、礼嘉、宝山等嘉陵江大桥也将飞跨两江之上。对于重庆而言,桥梁是开放也是门户。

2014年正式通车的东水门长江大桥为双塔单索面部分斜拉梁桥,全长约1000米,桥身为三跨布局,主跨445米,在世界同类桥型跨径中居第一。大桥上下双层布设桥面,上层桥面为双向四车道汽车交通,下层桥面为双线轨道交通,轨道6号线穿梭而过。这条修建了5年的大桥紧密连接起渝中区和南岸区。

而与东水门长江大桥并称为“双子桥”的千厮门嘉陵江大桥,于2015年通车,主要连接起渝中区和江北区。东水门长江大桥和千厮门嘉陵江大桥也共同构成了两江大桥,共同串起一片崭新的区域,成为两江之上的地标性景观。两江大桥的设计独具匠心,创下六项世界纪录——同类桥型跨径世界第一、索梁锚固形式为世界首创、索塔锚吨位世界第一、拉索吨位创世界之最、巨型天梭轮廓世界独有、主桥塔下大吨位支座采用牛腿支撑方式创世界之最。它们还和朝天门长江大桥一起,让重庆CBD“金三角”——解放碑、江北城和弹子石再次沸腾。

据桥梁专家介绍,到2020年主城区还要新建10座跨越长江、嘉陵江的大桥。长江上有6座,即小南海大桥、铜罐驿大桥、黄桷坪大桥、木洞大桥、五宝大桥和麻柳嘴大桥;嘉陵江上有4座,即施家梁大桥、曾家岩大桥、蔡家大桥和悦来北大桥。

“中国桥都”的名簿上,数量还在增加,这座城市与桥的情缘,仍然还在延续。

桥都档案

1.重庆被评定为“中国桥都”是依据什么标准?

评定“中国桥都”需要比拼桥梁数量、桥梁规模、桥梁技术水平、桥梁多样化、桥梁影响力等指标。而在数量、技术水平、多样化三个指标的评定中,重庆都超出了国内其他竞争城市,五项指标中就有三项占据绝对优势,“中国桥都”实至名归。

2.重庆桥梁建设都经历哪几个阶段?

大致可以分为3个历史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以小跨径石桥为代表的古代桥梁,时间是1912年前。第二阶段是1912年~1949年的近代桥梁。主要还是根据城市道路、公路建设需要建设,以石拱桥为主的桥型。第三个阶段就是1949年至今的现代桥梁。

3.重庆桥梁都有哪些世界之最?

世界第一大跨径钢管混凝土拱桥:重庆巫山长江大桥。主跨460m,比世界第二的湖北沪蓉西支井河大桥跨径长30 m。大桥创下组合跨径、每节段绳索吊装重量、吊塔距离、拱圈管道直径和吊装高度5个世界第一,被列入世界百座名桥。

世界第一大跨径混凝土拱桥:重庆万州长江大桥。主跨420m,比称雄世界 30 年的克罗地亚KRK大桥跨径还长30 m,它曾荣获首届“中国十佳桥梁”的称号。

  世界第一大跨径钢混组合、公轨共用拱桥:重庆菜园坝长江大桥。主跨 420m,目前为世界上同类型(中承式提篮拱桥)桥梁中最大跨径的公轨两用桥梁。

世界第一大跨径钢拱桥:重庆朝天门长江大桥。该桥主跨552m,比美国1977年建成的 New RiverGorge大桥跨径还长31.9m,被称为“世界第一拱桥”。

世界首座“双子桥”:重庆两江大桥,即东水门长江大桥和千厮门嘉陵江大桥。东水门大桥主跨430 m,设计为“双桥塔”;千厮门嘉陵江大桥主跨344 m,设计为“单桥塔”。同类型桥梁(“公路+轨道”模式)跨径世界第一。

上一篇回2016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重庆桥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