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明媚吃坝坝茶去

兰鹏   2016-12-15 10:41:41

文+

兰鹏兰鹏,男,北碚人,资深媒体人。现任《环球人文地理》、《重庆旅游》杂志总经理助理。

“吃茶”是以前同事奇叔开在江北动步公园内的一间露天茶馆,更准确点说,就是坝坝茶。有客人来了,露天一坐,桌子一搭,椅子一摆,一个茶桌就成形了。我们一群友人经常打着洽谈“项目”的名义从四面八方汇聚到奇叔那里,吹龙门阵是其次,主要是斗几把地主,然后在太阳西下后,看谁又为当晚的火锅买了单。

后来,“吃茶”歇业,奇叔又进军餐饮界,卖起了卤菜。奇叔之前是摄影记者,所以经常被我们开玩笑说他是“重庆卤菜界最会摄影的,重庆摄影界最会做卤菜的。”每次听到这样的话,奇叔总是笑嘻嘻地点头应和,然后云淡风轻地甩出“两个王”,这把地主他又赢了。

虽然“吃茶”没有了,但坝坝茶依然还是我们这群人从四面八方奔赴的共同目的地。最让我惊讶的是,这群人中有个叫“光头李”的家伙对重庆咔咔角角(重庆话,旮旯的意思)的坝坝茶了如指掌。当大田湾的其香居消失后,“光头李”带着我们绕过篮球馆半圈,到了一个叫“蝙蝠”的茶社,只见一棵大黄桷树下静静地摆着几张茶桌;当很多人都在询问南滨路、北滨路的坝坝茶还有无空位时,“光头李”又带着我们七拐八绕,到了一个长江边上没名字的露天茶室,临江而坐,也没有多少茶客打拥堂,惬意无比;还有一天中午,“光头李”神秘兮兮地发来微信,说人在大溪沟,让我下楼喝坝坝茶。我左思右想,想不出单位附近哪里有这样的一处地方,到了才知,平时来来去去的天桥斜上方便是一处喝茶妙境……

我没有去深究过重庆人爱喝坝坝茶的历史有多悠久,但有一次我看到过一篇文章,说重庆是受到了成都的影响,才逐渐形成了露天喝茶的习惯。我也不屑于去反驳,去过成都几次,也去体验过当地的坝坝茶,和重庆的坝坝茶氛围相比,我觉得成都差得太远。成都人爱喝茶,这点不否认,但成都人喝起茶都很安静,就像是坐在自家客厅独自品茗,根本不像重庆这般洒脱,茶客们欢声笑语,呼朋引伴,那种感觉才是坝坝茶的意义所在。这让我想起了多年前和某位外地友人一起到大田湾喝茶,刚走到体育场外的广场大门口,他便惊呼起来:“怎么这么热闹?”然后转头问我:“今天是重庆的什么节日吗?”

茶叶的好坏倒是其次,和谁一起喝坝坝茶才是最重要的。就像重庆最地道的火锅文化并非在大雅之堂而是在街头巷尾一样,如果有人提议带你去喝坝坝茶,恭喜你,那说明你们的关系已经亲密到一定程度了。因为在坝坝茶的环境中,重庆人的天性会展现得淋漓尽致,没有阿谀奉承,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只有称兄道弟的爽快和乱侃一气的直率。

在重庆喝坝坝茶,偶尔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有一次我和朋友们在通远门城墙上喝茶,边喝边聊足球,旁边另一桌的人主动过来搭腔,于是,索性两桌拼成一桌,大家从世界杯一直聊到小时候踢野球,欢乐无比,不知道还以为是本就相熟的一群人。没过多久,当我们再次相聚时,之前还是单身汉的某位友人居然携伴而来,姑娘看上去几分面熟,友人介绍,一群人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姑娘正是那天拼桌过来的其中一位。

前不久,这位友人在微信群里说准备向那位姑娘求婚,让大家推荐一个地方,而得票最高的不出意外:通远门城墙,坝坝茶。

上一篇回2016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阳光明媚吃坝坝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