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岸马鞍山 重庆最老的“外企”聚集地

寒溪夜浣   2016-12-15 10:41:32

文图+寒溪夜浣

英文导读: Ma’anshan lies in Nan’an and the oldest foreign companies gather in the mountain. Meanwhile, many famous persons such as Ma Jiali and Xia Yunhu leave lots of stories.

中国有无数个叫做“马鞍山”的地方,仅重庆中心城区相隔4公里的距离内便有2处,深究起来还都是个儿小来头大。渝中的马鞍山是抗战时期民主党派名人荟萃之地,而南岸马鞍山则被誉为重庆开埠和抗战时期重要的历史见证和缩影。

在南岸马鞍山,每一栋寂静的小楼里都锁藏着几段秘事,每一扇窗户都浮现过几位大佬的身影。随着改造升级的启动,不久之后,那些精美而奇妙的建筑又将重新绽放光彩,回到人们的视线里。

江对岸的风水宝地

南岸马鞍山位于上新街与龙门浩之间,因正好骑在江岸和南山间的小山峦上,形似马鞍而得名。若非要赋予它某种性格,那便是不走寻常路。遥想当年,南山之下满是冷清,它却众星捧月、热闹非凡;斗转星移,如今上下左右满眼繁华,它却独享清净。无数探寻者地图上看得真切,到了实地却摸不着门方,迷失在蜿蜒小路间。

马鞍山的老建筑群大体分两个阶段,建筑形制和功能各领风骚。19世纪末期,重庆陷入开埠浪潮之中。当时巴县衙门等官府皆在渝中半岛,一江之隔的南岸地多人少,但凭借距核心城区近在咫尺的优势,成为了这一时期最大的宠儿。马鞍山片区下连码头,兼水路交通的便利和自成体系的隐秘,自然更是国内外商贾炙手可热的宝地。于是,工商业迅速发展,洋行、商号扎堆生根。可以说,马鞍山是重庆最老、规模较大的“外企”聚集地。除了开埠风云,马鞍山第二个辉煌时期来自于抗战时期,大批内迁公司高管宅邸聚集于此,它上升为战火硝烟中民族产业的坚强阵地。1938年,德国大使馆、英国大使馆先后从南京迁往重庆,分别选定马鞍山29号和4号作为大使馆新址,随后比利时大使馆、美国使馆武官处等外国使馆和外事机构纷至沓来,马鞍山又成为了抗战陪都的外交风云际会地之一。

到了今天,仍然留存较多的历史建筑隐没于马鞍山密林之中。马鞍山242号为益丰电池厂旧址,该厂抗战时期从上海迁入重庆,是当时重庆最大的电池厂,生产“火车牌”、“高塔牌”、“岳飞牌”3种手电池和甲、乙电池,日产手电池3600只。在战争年代这个特殊时期,电池发挥出的作用非同小可。

左右页图:马鞍山位于重庆南岸区,山道蜿蜒盘旋,常常令人摸不着方向。曾经不仅有众多外企、外事机构集聚在这里,还有很多民族产业在这里生根发芽。马鞍山265号则是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和华福卷烟厂宿舍旧址。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前身由旅居南洋的简氏兄弟创办,1938年10月从汉口内迁重庆,当时的产品主要有“花王”、“金斧”、“双喜”等知名品牌。华福卷烟厂股份有限公司由孔祥熙代理人筹建,总公司设在重庆,生产“华福”、“三六”、“火炬”等品牌,抗战时期这里堪称陪都烟草业的一个风向标。

马鞍山249号先后为湖北黄州会和英才中学所用,最早建于1939年,房屋面朝长江,建于岩石,一楼为砖木结构建筑,岩下没有任何建筑遮挡,江对岸即渝中区望龙门,风景这边独好。

“红顶双星”耀马鞍

马鞍山片区最引人注目的建筑要数亚细亚火油公司和英国盐务总局的旧址,即使是在长江索道上,也能一眼将它们从密密麻麻的建筑群中寻见到。因为两座老建筑都拥有着典雅又精美的红色屋顶,它们也常被人称为“红顶双星”。同样是经典的西式格调,屹立山顶绿荫环抱;同样也是地处一个片区对视而望,很多人都难以区分它们,这注定了两座老建筑间难以割舍又颇有点彼此较劲的宿命。

只不过,这对欢喜冤家却形似命不同。亚细亚火油公司旧址位于马鞍山56号,修建于1923年,为亚细亚公司大班、二班修建的豪华别墅及办公之用,陪都时期,英国大使馆曾在此办公。对于亚细亚这个名称,大家可能比较陌生,而说起它现在的名字——壳牌,则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即使放在当年,也曾垄断了亚洲特别是19世纪上半叶中国的销售市场,是世界石油销售辛迪加之一。其总部设在上海,重庆是其重要的地区性中心,主要经营煤油、汽油、柴油等,尤以壳牌汽油质量为佳,拥有“渝光”“滇光”“黔光”“安澜”4艘运油专轮。除此之外,在马鞍山改造之前,这里还是重庆最受青睐的影视剧拍摄地,坡上的亚细亚,坡下的国民党干部学校旧址,以及沟里的凹型民宿构成了“民国电影铁三角”。富豪府邸、洋务机关、政府驻地一般会选择在亚细亚拍摄,警察局、宪兵队、军队机关则都会选择在干部学校拍摄。而最诡异的要数那座陷在沟里极其不起眼的房子了,因为那里是阴森恐怖,刑具也最为齐全的监狱死牢拍摄地。在这里碰见名导,邂逅名角,再平常不过。在亚细亚的奇遇似乎是老街爱好者永远谈论不完的话题,因为你一不留神也许就会成为镜头中的不速之客。

英国盐务办事处旧址位于马鞍山盐店湾54号,从港口医院车站往上走,走到山顶就到了。19世纪末建成后,主要负责管理英国和四川之间的盐贸易业务。盐务局和亚细亚风格很相似,但却有着全然不同的感觉。和亚细亚雍容华贵、锋芒毕露不同,盐务局更像一个神秘的隐居老人。很多人都在山下繁华的南滨路上仰望过它,却很少有人能寻着它的踪迹。每次从那扇倒在地上巨大无比的拱门踏进去,都会有进入另一个世界的感觉,匠心独到的窗户,漩涡状的楼梯扶手,偶尔一寸斑驳的阳光洒在雕着阿拉丁神灯的精美壁炉上,似乎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拖拽。走在拱廊上,才发现这里是眺望两江的绝佳地点,迎着清风,坐拥两江,大有看世间沧桑,风起云涌之感。

左右页图:现今的马鞍山那些平凡不起眼的房屋,过去的身份可不一般,要么是大佬们的居所,要么是某企业的厂址。几乎每一栋建筑都有着说不完道不尽的风云。 三栋楼两个人的江湖

马鞍山就像一个聚宝盆,有着无尽的宝藏等待被挖掘。马鞍山最为传神的地方是其最深处三栋风格迥异的老建筑,而它们都曾为同一个主人拥有,那就是著名传教士、慈善家、美国医生马嘉礼。他为重庆带来了两座现代医院——宽仁医院和万国医院,前者为重医附二院的前身,而后者则是南岸最早的医院。

至今万国医院的旧址依然保留着1921年开办时的模样,这座挂着马鞍山234号的建筑正面4层,背面2层,面宽50米,极具山城特色。楼房正中有大拱门,拱门高6米,宽2.5米,直接悬空镶嵌在二楼的凹陷处,通过一坡陡梯与平地相连。侧面则为典型的重庆吊脚楼形制,兼一高桥与坡上的堤坎相连,它也成为了众多美术爱好者写生的热选。细细体会,便发现这座老医院独有的美,不对称的层数,西式与中式拱门遥相呼应,与重庆独有的吊脚楼完美融合。万国医院旁边的马鞍山237号别墅同样是中西合璧式建筑,1920年由马嘉礼建造,主打浪漫风,特别是环绕一周的悬空回廊,加上点缀其间小卵石砌成的梯形露台,淡淡的红色小石子与复古蓝的木栏相辅相成,夕阳西下,已然置身于希腊的地中海畔。

三栋建筑中最有意思的当属马鞍山68 号马嘉礼夫妇别墅旧址,因为它除了马嘉礼别墅外还有另一个显赫身份。1942年这栋别墅迎来了他的第二任主人,这让它声名大振,每天往来其间的影视名人可谓群星闪烁,这个人便是大名鼎鼎的电影大亨夏云瑚。随着他的到来,别墅名字也变成“仁厚堂”。

说起夏云瑚,那算得上是民国电影界呼风唤雨的人物,位于解放碑的国泰大戏院也与他密不可分。其一生颇具传奇色彩,他于1903年出生,少年时代曾在火柴厂和重庆储奇门药材堆栈当童工,品尽人生百态,后来发奋进入重庆广益书院就读商科,刻苦努力进入美孚洋行当高级翻译。接着与人合资开办冰厂,攒起了资本。1929年,夏云瑚在渝蓉两地经商,以豪爽、重义气,声誉江湖,他为电影事业倾尽全力,各影院老板都愿意与他合作,并公举为上江影业公司负责人,由此在上海结识了左翼电影工作者阳翰笙、蔡楚生等人。抗战爆发后,他带领上海一批进步电影戏剧界人士组成“上海影人剧团”回家乡重庆,演出《芦沟桥之战》、《沈阳之夜》等话剧50余场。同期,与人合办“重庆亚洲影片公司”大量发行苏联影片。1941年皖南事变后,“中华剧艺术”先后在国泰大戏院公演《大地回春》、《屈原》等20多部进步话剧,轰动了重庆。抗战胜利后又拍摄了《八千里路云和月》、《三毛流浪记》等10余部影片,而这些都是夏云瑚居住在马嘉礼别墅期间所拍。

同时,马嘉礼可谓是一个入乡随俗的洋人,他的依山别墅风格很山城。初看一排一层楼的平房,并无出奇之处。细寻才发现平房下一个镂空的空间,一排西洋拱窗从地底跳进眼帘。原来这根本不是一座平房,而是一栋精美别墅的顶楼,而整个别墅就隐藏在背后的山崖上,如一个勇敢的攀岩高手。从平房的入口进去,一路向下,漆黑中如丝一般的光线从雕窗、楼缝穿过,西洋门窗若隐若现,就像穿过了一条时间隧道。走出大门,一座高大的别墅正俯视着它的造访者,几根巨大无比的柱子支撑着圆筒形的楼厅,让人无法和那个平房联系到一起,发现建筑的奇妙莫过于此。

左右页图:对于热爱城市地理、建筑等方面的人来说,马鞍山可谓是一个聚宝盆。“红顶双星”、“电影铁三角”以及马嘉礼、夏云瑚等皆呈现出众多精彩之处。

上一篇回2016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南岸马鞍山 重庆最老的“外企”聚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