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庆平小鼻烟壶里的大世界

赵浩宇   2016-12-15 10:41:30

文+赵浩宇 图+李华彬

内画作为我国特有的一种传统工艺由来已久,上可追溯到清朝康熙年间。内画的产生依托于鼻烟壶,清朝开放海禁后,鼻烟被引进并逐渐在当时的京城贵族中风行一时,所以内画艺术一直都在北方盛行。但囿于其复杂的技法,需要极长时间才可学成,于是这门古老的艺术在当代几近失传。在重庆却有这样一个人,在国内从事内画创作人数已屈指可数的今天,仍然坚持内画艺术。

玩家档案

代庆平,艺名青云,重庆人,荒原工作室创建者,内画艺术家,师从当代著名内画特级工艺大师张增慧。作品多以三峡和磁器口为主元素。

英文导读: Dai Qingping is an inner painting artist. In his Huangyuan studio,we can see kinds of snuff bottles. Chongqing Three Gorges and Ciqikou are the essential elements in Dai Qingping's works.

左右页图:内画绘制是一门极难的技艺,不仅需要深厚的美术功底,还要求创作者有老练的手上功夫。代庆平从事内画绘制二十余年,有着丰富的经验,他的作品精致而富有内涵。漫长的学艺之路

内画艺术分为:京、鲁、冀、粤四大流派,如今京、粤两派已经失传,剩下的鲁派以油画和水分见长,色彩鲜艳,内容丰富;而冀派则注重传统国画,内容多以山水、花鸟、风景为主,风格更为古朴浑厚。

代庆平生于重庆北碚,3岁时因为父母工作调动,举家搬迁至河北衡水。而衡水正是冀派内画的发源地,虽然出现最晚,但是影响却最大,被文化部评为“中国内画之乡”。

因为自幼喜爱绘画,代庆平在20岁拜当代著名内画特级工艺大师张增慧为师时,已具备一定的西画基础。但在学习了内画绘制一段时间后,代庆平的技艺始终难以精进,年轻的他在绘制出错时经常愤怒地将手中的鼻烟壶砸个粉碎,每每如此都惹得母亲暗自伤心。

原来,内画的绘制要求极高,首先需要1-2年时间的“外画”即传统的绘画训练,以练习构图、造型、色彩等美术基础,再用2-3年时间来练习瓶内的绘制,这才能做出完整的作品。练习时还需在手上绑定重物,以锻炼手部的稳定度,辛苦不说,更需要付出极大的时间与耐力。

在学艺的最初几年里,代庆平的内画手艺无法为自己和家庭创造任何经济收入,只得一边工作补贴家用和材料费用,一边刻苦钻研提升技法,这样的坚持与执着在今天看来似乎都有些不可思议,但他还是这样心无旁骛地走了过来。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代庆平最终没有辜负自己的多年学习,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内画艺术家。

内心纯净的艺术家

代庆平在磁器口有一个名为“荒原”的工作室。荒原二字取自他自己的一段话:内心即便荒凉地失去了灵感,也坚守对原创的热情。传统文化正在逐渐消失已是周知的事情,可若是听到全国内画创作者不过百人,任谁也会心头一惊吧。但即便如此,代庆平依旧坚持着原创。

代庆平的作品以三峡和磁器口为主。每次去写生,他都需要先拍一张照片,然后在短时间内完成一幅速写,之后将照片和画作比对结合再进行自己的内画创作,不仅费时费力,而且作品的主题未必会被人们接受。代庆平之所以如此坚持,是因为他认为若一味地去临摹,做出来的东西始终都只是工艺品,不能称之为艺术品,而自己也只会是一个匠人,不是艺术家,这么做不仅对不起自己学习多年,更加对不起这门传统的技艺。

当然,要担得起“艺术家”这三个字当然不仅仅只是原创。代庆平极为擅长山水画作,他的创作习惯是先进行渲染,再添加色块,最后才进行勾勒修饰,这样的画法无疑是对于传统技法的革新。他的山水作品多以三峡为主题,云雾、远山、河水、乱石、轻舟,主体和意向都层次分明,既有传统水墨山水画具象而缥缈灵动的意境,又有西画生动的色彩和技巧,但两者相合却丝毫不会让人感到突兀,显得行云流水,得体自然,因此他的作品也受到了不少外国友人的喜爱和业内人士的肯定。当代艺术大师刘海粟的弟子来到磁器口看到代庆平的作品时,曾说代庆平很干净,彼时代庆平以为此语所指的是自己的画作,便开始讲解创作方式,但来人摇摇头说自己所指的是代庆平的内心,若非心地纯净之人,是断然作不出这样的画作。或许和文如其人同理,到了一定境界,任何的艺术创作都可以从中窥探创作者的内心,但仔细想来,若非有一颗赤子之心,又怎么会有20多年的这般坚持。

尚未崩坏的世界

除了对于技法的革新和对原创的坚持,与其他的艺术家一样,代庆平的作品包含了自己对于世界的观察和思考。

在表现磁器口的作品中,有一只鼻烟壶的两面分别被绘制了老磁器口和新磁器口。画面的内容判然有别,老磁器口有惹人注目的电线杆等旧时代事物,而新磁器口已是如今我们所看到的模样。最有意思的是,新老两幅画作的色调也并不相同,老磁器口的色调偏黄,有淡淡的斑驳感,似乎象征着旧时代虽然已经远去,但是仍会作为最深刻的记忆印刻在人们脑海深处,而另一面的新磁器口则更加写实,一新一旧被分作两侧永不相见,让人感怀。

在另一件表现老重庆生活的作品里,代庆平将吊脚楼、溪水、石桥、背篓等元素都放了进去。在城市化急速发展的今天,越来越多的地方呈现出了同一性,地方特色渐渐被速食文明所蚕食,昔日的地域风味只残存于人们的记忆深处。而在代庆平的画作中,世界还尚未被物质化,如此心绪正如代庆平对这份艺术的坚守,也正是他内心纯净的写照。

左右页图:代庆平师承冀派大师,故而作品多以传统国画中常见的山水、花鸟、鱼虫为主。

Q&A对话玩家

本刊记者:荒原本身也是一个名词,是否有其他含义?

代庆平:荒原也指漠北,新疆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与哈萨克斯坦萨雷耶西克阿特劳沙漠交界的部分,我喜欢豪放粗粝的风景。

本刊记者:对于内画行业的现状怎么看?

代庆平:一个行业的从业者全国不过百余人一定是很危险的,我个人认为或许在20年左右这个行当会消失。

本刊记者:有改变现状的办法吗?或许收徒弟是个不错的选择?

代庆平:事实上我之前一直都在带徒弟,前前后后加起来的人应该不少于20个,但是学这个手艺至少需要5年时间才能做出来能卖的东西,期间需要投入非常大的心力,并且没有收入,现今社会的生存压力太大,愿意学的人少,即便有人愿意,我也担心他们会过得太狼狈,所以回到重庆后就没有再收徒。

上一篇回2016年3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代庆平小鼻烟壶里的大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