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重庆话的美国酿酒人给美食配上一杯精酿啤酒

文+乔 图+廖子诚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016-12-15 10:40:50

文+乔 图+廖子诚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精酿啤酒(Craft Beer)目前在国内已慢慢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和喜爱。在重庆也开始有了喝精酿的地方,甚至有了酿造精酿啤酒的人。作为来自美国又定居重庆的Ben,除了学会一口流利的重庆话以外,把重庆的本土特色和家乡的啤酒花结合在一起做成啤酒,就是他对重庆和重庆老婆表达爱意的最好方式。

英文导读: B e n i s a n American and he lives in Chongqing. He learns Chongqing dialect and brews craft beer. Meanwhile, he gets happiness from his craft beer.

玩家档案

Ben,美国人,3次到重庆,与这个城市结下了深厚的缘。这一次是走不掉了,因为找了重庆老婆,在重庆安家了。他喜欢喝啤酒,也喜欢酿造啤酒,尝试着把重庆的特色与家乡精酿啤酒的醇香融合在一起酿成自己的啤酒,酿成自己的幸福,并乐意与喜欢啤酒的朋友分享这份幸福。

左右页图:不懂啤酒的时候,Ben来了重庆两次,喝山城啤酒就让他非常开心。可懂了啤酒之后,第三次来重庆,他就犯了啤酒思乡症了。Ben和啤酒的渊源

1994年,Ben就来过重庆了,作为交换生到彼时的西南师范大学读了一学期。那时的西师甚至都还没有开设对外汉语的课程,所以Ben只学会了汉语拼音的拼读。1997年再回来时,Ben到川外当外教,这才慢慢开始学中文。但要归结他现在重庆话说得这么好的主要原因,还应该是在重庆结了姻缘,找了个重庆“堂客”吧。Ben的重庆“堂客”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不喜欢喝啤酒。要知道,啤酒对于Ben可说是最大的喜好了。还好,“不幸”中的万幸是 ——“丈母娘喜欢喝!”

说到啤酒,Ben确实跟它颇有些渊源。他老爸上大学的时候就自己酿造过啤酒,当时主要是为了赚学费。味道怎么样Ben肯定没有尝过,因为那时还没有Ben,不然老爸就要多酿一些啤酒来付奶粉钱了。后来,Ben自己也在读大学时尝试过酿啤酒,就不是为了学费了。那时的Ben对啤酒并不理解,好啤酒和一般的啤酒对他来说都一样,能喝醉就行了。因此,1997年,当Ben再来重庆的时候,那个年代城市里还找不到精酿啤酒,但跟朋友三四一起烫火锅、划拳、吹龙门阵、喝山城啤酒也一样让Ben痛快。“好耍惨了!”他笑着回忆。

后来有那么几年,Ben有幸去了美国西雅图,在那里Ben才开始真正懂得了啤酒。作为美国本土啤酒花的最主要产地,华盛顿州的西雅图可谓是美国精酿啤酒的基地。随便哪个酒吧的一款酒都可称得上是好酒。Ben去到不同的酒吧、饭店,换着喝不同口味的精酿啤酒,“酒瘾都喝大了!”那几年里,Ben是好好地享受了啤酒的美妙,最难忘的是每年有那么几次和朋友一起打“醉冰球”。 30多人一起上场,谁进了球就下场喝上一大杯啤酒,一个多小时下来大家就都有了醉意,球是越打越差,人却越来越开心。不过,那时Ben还没有动过自己酿酒的念头,“好酒到处都是,Why bother?”

所以,当2012年Ben第三次来到重庆的时候,这下就有些感到苦闷了。那时的重庆,甚至整个西南地区都少有精酿啤酒,大家几乎都不知道这个东西。偶尔费尽力气找到一家,价格又贵得离谱。在西雅图喝了9年精酿啤酒的Ben是再也受不了国产的工业拉格啤酒,于是对于Ben来说,思乡绝大部分的内容就是思念啤酒:IPA、司涛特、比利时小麦、修道院……

花椒啤酒诞生记

终于,一次在成都,Ben遇上了一位搞化学出身的美国朋友,那家伙是酿啤酒的高手。经其指点,Ben决定把酿啤酒这手艺重新再捡起来,并好好钻研发展,最直接的就是可以解决自己的啤酒相思病。等等,你不要以为一位搞化学的人教导出来的酿啤酒方法就是走公式的,酿啤酒其实本质上还是走心的。

Ben说酿啤酒不难,任何人都可以立即学会最简单的SMASH酿造方式(Single malt and single hops——单一麦芽单一啤酒花酿造方式),5小时即可完成酿造,发酵10天后即可开喝。但要酿出味道好的啤酒就不容易了,要每次都酿出味道好的啤酒就更不容易了。

一开始酿啤酒,重庆的天气首先就让Ben苦恼。酿啤酒最关键的一步在于装桶之后的发酵过程。要得到质量稳定的啤酒,则需在10~20天的发酵过程中都让酒桶保持在恒定的温度。重庆的夏天来得猛烈又持续长,让Ben费了大量心力在尝试各种降温方式上。以致于开始那段时间,酿造的啤酒常常有一半在完成之前就变坏了。

不过,对于酿酒,重庆也有好的方面,那就是重庆本土个性突出的各种原材料,大大丰富了Ben的想象力。精酿啤酒的一大特色就是常会融入产地的本土特色原料,比如Ben有个朋友就用藏区的特色材料酿制了一款藏红花啤酒。而在重庆酿啤酒的Ben,选择的是花椒。

第一次真不算明智,他选用了红花椒,采用了Dry hops(发酵后投技术)的酿造方法,花椒的风味应是保留得比较充分的。但实际上酒出来并不麻嘴巴,还挺好喝,只是喝完了之后会麻喉咙。但不管怎样,特色还是很突出的,这让出了第一款酒的Ben很高兴,亲自带上10多瓶,去上海跟朋友炫耀。大家一起也喝得开心,不觉间就把所有带去的酒都喝光了,哪知到第二天等大家醒来,才发觉嗓子全部都哑了。

Ben后来把原材料换成了青花椒,投放方式上也有了些调整,才算是解决了这个问题。把风味特色稳定了下来后,花椒啤酒就成了Ben的招牌啤酒,偶尔在一些可以分享自酿啤酒的场地,大家都能有幸尝到。不过目前私下来说,Ben自己最喜欢的,还是他的陈皮琥珀,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Cheers!喝!

Ben的啤酒慢慢在朋友圈内有了名气,知道和喜欢他的啤酒的人越来越多。爱喝啤酒的丈母娘有次还给Ben下达了个特殊任务——“给干儿子的婚宴提供自酿的啤酒”。8桶啤酒做出来虽然辛苦,不过有这么多人分享和喜欢自己的啤酒,也还是让Ben非常高兴。

不过甜蜜的痛苦也随之而来,由于自己的产量有限,现在Ben的啤酒已经供不应求了,酿的酒一出来就基本上被朋友消耗掉,自己却喝不到多少。可是,喝自己酿的啤酒,这其实是Ben能够找出的最合理、最正规的喝酒理由了,却被朋友消耗大部分,怎能不让他痛苦呢?

为什么喝啤酒还要找理由?这是因为老婆说Ben胖了,要严格控制,爱老婆的Ben自然就只有听话,喝酒的机会就变少了。但他心中仍然惦记着啤酒,时不时会到朋友的酒吧喝上一点。有时候一不小心喝多了,回去后喊老婆的时候舌头打转了话说不清了,就只能抛出那句国际婚姻通用金句:“老婆,我错了嘛!” 不过可能说这话的同时,也还在回味刚刚的酒香。至于跪不跪搓衣板,Ben没有告诉我。

喜欢麻辣的Ben觉得在重庆喝精酿啤酒真的再合适不过了,本地的特色菜配上好啤酒简直就是大写的幸福。 为了把这种幸福跟大家分享,Ben已经决定还要开发更多新的品种出来配合重庆的美食。比如为烤鱼配上一款淡色艾尔,为火锅配上花椒啤酒,为烧烤配上陈皮琥珀,为尖椒鸡配上IPA,为烤羊配上司涛特……“哎呀,突然好想喝啤酒!”说起自己的心愿,Ben突然大叫起来。

为了能有这一天,Ben也扎扎实实地做着准备工作。不光积极寻找更大的做啤酒的地方,还请了澳大利亚做工程的朋友来设计新的系统。另外他还准备自己开个小啤酒屋,给重庆的朋友们一个可以喝到好精酿啤酒的地方。

相信这一天不会等太久,酒在手,一边看重庆的山水起伏,一边享受Ben家乡的美式烤肉,我说Cheers,他说喝!

左右页图:淡色艾尔、花椒啤酒和陈皮琥珀是Ben的心头所爱,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和喜欢上Ben的啤酒,但Ben自己喝酒的机会反而变少了。Q&A对话玩家

本刊记者:现在哪里能喝到你的啤酒,特别是花椒啤酒?

Ben:现在一些朋友的酒吧里有少量我的酒,偶尔会跟内伙子分享。

本刊记者:会不会考虑用辣椒酿啤酒?豆瓣呢?

Ben:会,甚至还有麻辣一起的。不过,是不是糊辣壳更本土,更重庆?

本刊记者:酿啤酒需要哪些步奏?

Ben:选料,碾磨,糖化,洗麦子,煮开,降温装桶,密封发酵,加气灌装。

本刊记者:现在一次能酿多少?

Ben:60L。

本刊记者:到底有没跪过搓衣板?

Ben:我请你喝杯花椒啤酒吧。

上一篇回2016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说重庆话的美国酿酒人给美食配上一杯精酿啤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