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在重庆的幸福感

文+邓智津   2016-12-15 10:40:47

文+邓智津

邓智津,云南人,喜欢读诗,喜欢黑胶,喜欢长跑,喜欢重庆小面、重庆火锅。

重庆有种迷宫般的存在感,特别是上清寺一带,那些在逼仄空间中悄悄爬进云霄的高楼,看上去有一种石窟般的伟大。对于一个在高原坝子里长大的人来说,它们是如此的鬼斧神工,不在乎脚下陡峭的地理条件,蛮横地生长出来,密集地覆盖着所有山头,像菩萨一样在半山上低眉沉默看着两江和重庆。

我的朋友就住在这一带,一个位于十楼顶层的露台,一个闹中取静的小小花园,有花草树木,有烟酒茶果,和楼下汽车风驰电掣的世界完全不同,我们一群人在这里吃酒喝茶,闹了好几个晚上,居然没有邻居提出抗议。这是一场久违的碰面,我和朋友们已经十年没有见面,我很快就进入了一场预料中的断片,仿佛把自己毅然地抛了出去,飘在无意识的太虚之中。

次日中午醒来,老油火锅的气息像雾霭一般强烈地萦绕在空气中,宿醉很快被打消,我们一溜烟到了最近的洞子火锅,在防空洞的尽头入席落座,像等待戏剧开场一般等着火锅上场,内心充满了庄严和期待。很快,红通通的油锅子被端了上来,一个嬢嬢熟练地传着菜:鲜毛肚、鹅肠、老肉片、豆芽、金针菇、豆腐皮……这是另一场久违的相聚,我们只顾大快朵颐。这和我们在外地吃到的各种连锁火锅完全不一样,没有标准化的味道,无法找到准确的语言来形容。

我曾经在昆明吃过连锁火锅店,穿着统一制服的服务员会优雅而毫不遮掩地在顾客面前把袋装的调料油包撕开,然后抖进一锅清水中等待水开油化,把原本应该充满仪式感的这道老汤,赤裸裸变成了吃方便面一般了然无味。而在这个洞子里,在这道老汤面前,有西装革履的白领趁午休在大吃特吃,有带娃的妈妈在怡然自得地涮着毛肚,有无所事事的小伙子露着胸膛喝着啤酒,有跳广场舞的大妈围坐锅边谈论着一场即将开始的演出,而对于我们这几个外地人来说,嘴中滋味,左右奔突,恰到好处,是只属于洞子的味道,内心里已经在赞美这简直是一种天堂般的存在,有一种人神共处一室的热烈与酣畅,让我这个云南人瞬间就想起了昆明玉案山筇竹寺里的五百罗汉,他们半人半神,泡在人间的茶馆,沉浸在天堂般的日常生活中,皆大欢喜。我们几个吃客直到吃撑了肚皮,才回过神来发出惨叫:“太好吃了,我的天!”

第三天天还未亮,我们匆匆来到楼下一个毫不起眼的面馆,老板刚刚烧好第一锅水,给我们下了三碗清汤小面,我们感觉这是头汤面,吃得异常认真和虔诚。接下来,我们全部顺利地完成了各自的马拉松之旅,其中三位还是人生的第一次尝试。可以看出来,重庆小面的能量完全是马拉松级别的。

午后,刚刚跑完马拉松的我们又坐进了眼镜牛肉面,我们几个外地人斗胆要了大碗,只有重庆的朋友小心翼翼地要了小碗。这个面粗大而有劲道,面汤被一层厚厚的牛油覆盖着,红光满面,像是火锅版的牛肉面,摇滚乐中的重金属,为了庆祝跑完伟大的马拉松,我们彻底吃破了肚皮,心满意足。离开重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还在回味这碗牛肉面带来的幸福感。

上一篇回2016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吃在重庆的幸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