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学会的重庆话

文+Ben Brown   2016-12-15 10:40:47

文+Ben Brown

Ben Brown,对,就是本期玩家栏目介绍的那个酿啤酒的美国人,重庆话说得很好,因为他找了个重庆“堂客”。

我1994年就来到了重庆,但没有留下,当时我是来做本科交换生的,在西南大学待了三个月。那次让我记忆最深的事是中秋节,晚上我去了体育场,天已经黑了,只有月光。我看到很多人都在操场上,慢慢地走走聊聊,时不时抬头看看月亮。有一个人在操场对面吹长笛,合适的形容词应该是“悠扬”吧?那时的我只会拼音,要我现在来说的话,我会说“嘿舒服!”

1997年,我又回到重庆,在四川外语学院当英文老师,这才开始认真地学习中文。我很喜欢听身边的重庆人说话的那种腔调,于是我决定不光要学中文,还要学重庆话!第一句学会的当然是“你好,我的名字叫做本。”第二句就有点“异”了——“我要吃一两麻辣抄手,越麻越辣越好!”

学会这第二句话,还有一个故事。我跟一个学生在校外小面馆吃面,看到旁边的人在吃抄手,我从来没有吃过,看上去感觉好像很好吃的样子。于是我用英语跟学生说:“明天我想回来吃那个。”但是他说明天陪不了我,我说没问题,你写一下拼音,我今晚学习怎么说,明天再来自己买。我还告诉他我想吃最麻最辣的,他可能怕过于麻辣让我吃不下,建议我先点少量的试试,所以他教我的句子就是:“我要吃一两麻辣抄手,越麻越辣越好!”

第二天我一个人去了,老板问我吃什么。我已经练习了几个小时,说出来清清楚楚:“我要吃一两麻辣抄手,越麻越辣越好!”她有点吃惊,没想到一个老外能说这么好的汉语。她开始问我很多问题,什么时候到中国?哪里学的汉语?是不是在教书?川外还是西政?可是我全部听不懂。等她提问完时,我已经吃完了一两抄手,但完全不够。于是我又对她说:“我要吃一两麻辣抄手,越麻越辣越好!”这时老板才发现我只能说这句话……

再次端上桌的碗里还是只有几个抄手,我一分钟之内又吃完了。再次举手,我又喊道:“我要吃一两麻辣抄手,越麻越辣越好!”就这样,我足足吃了三两才吃饱。后一天我又来,刚一坐好老板就端了三两抄手给我,还伸出三根手指一个劲摆手。事后,我才明白,她的意思是告诉我,今天不用重复三次了。

我学会的第三句重庆话则是“乱劈柴!”重庆本地的朋友经常会约我吃火锅,我本来就喜欢麻辣,真是合我口味。更合我心意的是“飞辣飞麻”(重庆俚语,形容极其麻辣)的火锅必须配啤酒,因为啤酒是我最喜欢的东西!和重庆朋友一起烫火锅喝啤酒的话,啷个可能不划拳嘛。所以,“乱劈柴“就是我吼得最顺的一句重庆话。当然,吼完这句开场语,后面的划拳,我还是只能用英文喊数字。直到现在,我都搞不懂重庆人划拳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言子”,简直太深奥,太难懂了,希望我可以慢慢明白。但是,哎,“堂客”现在又不准我傻起喝酒了得嘛……谁能告诉我,为什么重庆人不喊“老婆”,要喊“堂客”呢?

上一篇回2016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我学会的重庆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