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好小面的标准

迷雾   2016-12-15 10:40:05

迷雾

迷雾,月亮双鱼上升天蝎的狮子男,80后非著名影评人、媒体人、傲娇型吃货,被他拖入黑名单的食店已有上百家,偶尔会怀旧。

能让重庆人头疼的事情有很多,给小面建立标准肯定是其中之一。我个人是极度排斥“标准”这个词的,它让我想起流水线和螺丝钉——冰冷、没有温度,一切都是机械般的精准和无趣。

你可以想象,当小面馆老板拿出电子秤称上二两小面;打作料的时候,每种调味剂都以克为量化单位;把水温精确控制在80摄氏度以上……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这些情形只该出现在超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或最深沉的梦魇当中。

一碗标准的小面,肯定不是一碗好的小面。一碗好的小面,应该是随性的,不受时间和空间的束缚。它是一种不存在时差的食物,是重庆最受欢迎的早餐选择,拥有一切极致单品的特征,管饱、方便,热量不如面包,味道还相当不错。

到了中午,小面可能会被牛肉面、杂酱面或者豌豆面抢去些许风头,但是鉴于这几种面无非也是小面加上浇头,倒也不难接受。但挑剔的食客和真正的老饕,必然还是会选择小面。只有小面,才能够代表一家面馆最真实的水平。

而深夜的街头依旧飘着面香。加班晚了,玩得累了,找个小面馆,在夜风中翘着筷子等待。当冒着热气的小面端上桌的一瞬间,简直是这个世界为数不多的幸福之一。你能在重庆找到满大街的小面馆,它们藏在甬道中、街边甚至是繁华商圈的中心,往往店面不大,也坐不了几桌客人,很多面馆老板们还天才创意般想出了“板凳面”,板凳为桌面,一碗面,一双筷,足矣。

它甚至还是一碗共产主义的小面。和火锅一样,小面在重庆也属于全民食物。吃面的时候没有阶级、没有学识、没有偏见,大家不过是共同期待美食的心急食客罢了。可能会因为等得久了一同骂骂咧咧,然后相视一笑,一碗小面过后,相忘于江湖。

一碗好的小面,还应该是带着温度的。这种温度,一方面来自于油辣子的香辣,另一方面则是重庆人和小面的羁绊。这就好比热干面之于武汉,拉面之于兰州,杂酱面之于北京。有个熟识的文艺青年每次从外地归来重庆,都会先吃一碗小面,我曾经是不理解的,问他为何不吃火锅,他说“火锅是一群人的狂欢,而小面是一个人的乡愁。”

一碗好的小面,味道其实不是全部。比如我家楼下那家不起眼的小面馆,他们家的面其实一般,但是辣椒的味道闻起总让我想起小时候家里炒辣椒的烟火气儿。虽然我的朋友们都不太待见这里的面,依旧不妨碍我隔三差五去吃一碗的兴致。

我也喜欢我自己下的小面。严格意义上,它完全不符合小面的任何“标准”,甚至面的材质都不强求。心情好到楼下菜市场买二两新鲜的水面,或者一把纤细如丝的鸡蛋挂面,有时候干脆就煮上一把意大利面。等着白沫在沸水中翻滚三次之后,捞上来盛好,加一勺面汤,洒几滴海鲜酱油,还有麻油和自家做的油辣子海椒,再烫几片大白菜便可以吃了。小时候,爷爷下的面,就是这个味道。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一碗好小面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