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种夏雨游塘河

卫庆秋   2016-12-15 10:40:00

卫庆秋

卫庆秋,非著名媒体人,专栏作家,曾出版文集《碚城记忆》。典型天秤女,热爱美好的人和事物,尤其喜爱文字和美食,希望用笔记录下一切的美好。

对于芒种这个跟农事关系密切的节气,其实我是比较陌生的。

我对农村的回忆已模糊了,父亲的老家早在十几年前就变了样,我母亲的老家则是个有故事的重庆古镇,陪都时期,走在石板街上,随随便便就能碰上个“大咖”,比如梁漱溟、于右任、吴宓……最近几年,随着老居民陆续迁出,那里最终只剩一片荒芜。因此,老陶约我们一家去他老家玩,我内心是有些期待的。

老陶老家叫塘河古镇,紧挨着江津白沙。在重庆,知道这个古镇的人恐怕不多,这或许是因为交通的关系——几年前老陶结婚时,我们第一次去塘河,从主城开车到江津,又在弯弯拐拐的小路上穿行半天,花了3个多小时,总算赶在开席前抵达宴客厅。好在如今通了高速公路,从主城到古镇,也就1个小时左右的车程。

今年夏天雨水似乎特别多。农历五月是为“皋月”,皋就是湿气,一般来说,芒种过后,雨水就多了。然而今年刚过立夏,天气就开始坐过山车,穿了一两天短袖,就得重新套上毛衣,如此周而往复。有时候一天之内,天气也会骤变,白天还艳阳当空,到傍晚就乌云滚滚压城来了。

到达塘河古镇时,整个古镇正浸泡在雨水中。因为打雷的关系,古镇弥漫着一股原生态气息。“停电了。”老陶解释说,“只要一打雷,就一定会停电。”一下雨,便没什么游客了,古镇原住民也没“忙种”,看起来一派悠闲。

在雨中游古镇,别有一番乐趣。穿过现代痕迹略重的主街,时空仿佛一下穿越回明清时代,横街子、庙巷子两条小街由三道寨门把持着,仍健在的老建筑并不全是巴渝风格,也有徽派风格建筑和别致的小洋楼,它们无声地诉说着往昔。

老街的灰砖墙上,悬挂着不少剧照,有个临街铺子干脆挂着“新华日报”的招牌。和很多古镇一样,塘河古镇也是不少年代戏剧组的外景地。但因为商业气氛很淡,无论是殷勤吆喝着卖包谷粑、三角粑的女摊主,还是默默包粽子的老婆婆,或是埋首描花纹的中年木匠,并没有一般商业化严重的古镇人那般刻意。如果非要说的话,大概是老婆婆包的拇指大小的粽子略嫌造作——当地人过端午吃的粽子也平凡无奇,小粽子显然是为游客定制的“古镇特产”。

塘河边有座老庙叫清源寺,庙里没有僧人,倒是有两艘细长的龙舟架在当中。重庆是一个拥有大山大水的城市,我母亲的老家也好,老陶的老家也好,都是在老码头边,但我们对划龙舟却并不熟悉。我小时候只在嘉陵江边亲眼看过一次龙舟赛,而在老陶的记忆里,塘河龙舟赛也是近几年才兴起的。

然而古镇人却很郑重对待划龙舟这件事。龙舟看起来不大,但也能载20多个人。龙头雕得不算精致,但船舷上描着精致的“龙鳞”,“龙角”上细心地系着红绸花,“龙嘴”边也粘了长长的“龙须”和火红的“龙珠”。待到端午节那天,它们会再次下水,和来自别地的龙舟队一较高下。

是夜,雨势依旧缠绵,古镇便把原生态进行到底。于是我们吃完“烛光晚餐”,又秉烛夜谈。电光闪闪、雷声阵阵,雨点落在瓦片上、树叶上、河面上、石板街上,淅沥沥、哗啦啦、轰隆隆,交织成雨夜的旋律;雨水浸泡万物散发着令人愉悦的潮湿空气,混杂着院中栀子、黄桷兰和门口艾草、菖蒲的气味。这样的夜,虽跟江南梅雨天大相径庭,但也正适宜高枕安眠。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芒种夏雨游塘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