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三夜武陵山神秘森林荒野生存记

文图+秦勇   2016-12-15 10:39:31

英文导读: More and more people like outdoor adventure, but these actions are always full of danger. We will go to Mount Wuling and give you some skills.

本着亲近自然的心,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户外探险的活动中来。但即使是看似简单的户外驴行,也随时充满危险,迷路失联是最常见的情况。对于城市中长大的人,在丛林中迷路后的求生和脱险异常的困难。其实如果我们平时有做过类似的知识储备和训练,真遇险情时生存率会大幅提高。所以,本着让更多的人了解和掌握求生技能的初衷,我们开始了此次的山野危机之旅。

文图+秦勇

左右页图:荒野,不光有野趣,其实也处处有险,特别是对于城市生活的人,学习一定的野外生存技能,也许有一天真能助你脱险。山野危机活动五位勇者入围,接受荒野考验

首先申明,此次活动与近年火爆的《荒野求生》没直接关系,而源起于发生在四川黑竹沟森林中的一起户外事故。2014年8月16日,5名驴友相约黑竹沟探险,8月20日,队员老吴、小李和其余3人走散,于2天后走出黑竹沟,另外3人则杳无音讯,当地出动数百人次进行搜救,9月18日和10月8日,搜救人员先后发现了伟哥和阿武的遗体,而队长李静至今下落不明。在后来的分析中,认为这2名驴友是由于迷路导致食物用尽而被饿死。

正是因为此次惨痛的事故,我们在2014年11月开始了山野危机活动,活动的目的就是学习应对户外危机,生存脱困。第一次有7人参加,队员们不带食品和水,经历4天3夜在丰都县都督乡荒无人烟的丛林中靠野果、野菜裹腹,在没有指南针的情况下成功从密林中返回。第二次的活动是2015年11月,我一人在丰都与石柱交界的丛林中生存了3天2夜,由于走错路而提前结束活动。

而这一次活动目的则是让参加者实际体验在没有食物及帐篷的山野生存4天3夜并成功走出来,其难度比前两次大大增加。并且,此次是一个更加陌生的地方——丰都南天湖镇与武隆交界的森林。这里属武陵山脉的大仙女山区域,几乎每年都有人在这广袤的丛林中迷路。此外这里还有一个神奇的传说,据说在森林深处,有一世外桃源,曾有大官隐居,那里有神仙建造的巨大拱门,有草地清泉、良田美舍,里面花香鸟语、古木参天,还有世间难得一见的珍稀药材。但多年来无人知其具体位置,所以这次的另一个目的就是寻找传说中的神秘世外桃源。

经筛选,有5人入选参加这场活动——幸运星:工程师,80后的美女妹纸,登过雪山,参加过户外安全培训,多次带队丛林穿越,是资深户外爱好者。

特种兵“湖”:小伙子曾在云南某边防部队服役,受过部队的野外生存训练,曾仅凭一把单刀在原始森林中饮蛇血、吃野菜及昆虫生存了3天,随部队参加过2008年的汶川救援。

小向:今年30岁的他曾在云南某野战部队服役,其丛林捕猎,野菜识别的能力出众,具有极强的野外生存能力。

何杰:看似文弱的90后白领女孩,对野菜及野果具有极强的辨别能力。这样的技能对于荒野生存尤为重要,因为你不可能总像贝尔一样吃虫子,更容易得到的野菜野果才是可靠的生存保障。

草率的草鞋:也就是本人了,户外探险者,中国登山协会攀岩指导员,重庆洞穴探险队队员,户外经历丰富。

石屋之夜屋外大雨倾盆,屋内小雨滴答

4月29日下午,五个人汇聚在丰都县南天湖镇,清点装备。食物、水、打火机及帐篷都不携带,而睡袋、防潮垫、行军壶、雨衣等则是可以带入的。

一进入茂密的森林,第一晚住哪里是我们最担心的问题,反而晚餐没人担心,因为来之前,每个人的午餐都吃得非常的饱足,而我更是吃得肚子溜圆,哈哈,这算不算违规呢?城市里温度已过30度了,而这海拔1600多米的高山上,虽有阳光照射,却十分凉爽。南天湖的森林非常的茂密,随处可见高大笔直的冷杉林,进入林中,阳光透过枝叶照射到铺满厚厚落叶的地面,散出七色的光,林中鸟鸣清脆,空气纯净,沁人心脾。

小向和特种兵“湖”一进入森林都非常兴奋,作为领队的我是需要考虑住宿地的。我希望第一晚能找到一个较为舒适的营地。来之前,我打听到在森林边缘有一处废弃的石屋,最好的打算是找到它。当夜幕降临时,我们还在丛林中穿行,此时天空下起小雨,各种奇异的声音开始慢慢在四周响起,有从来未听过的鸟叫,有不知名的虫鸣,有风吹过森林上空波涛一般的声音……

走在前面的小向在一条森林小道边上发现了那个石屋,我们兴奋起来,如果没有找到它,我们只能在黑夜里用雨披搭建临时营地。只是石屋的破败程度很快冷却了我们的兴奋,空空的门窗,潮湿的地面铺满腐叶枯枝和动物粪便,散发着一种很恶心的味道,墙体更是感觉能一脚踹垮。别说住,连在屋里多待一分钟都需要勇气。还好,队员们都不矫情,立即开始打扫屋子,同时安排人准备柴火。今天我们将用镁棒点火,在野外镁棒相较于打火机、火柴更不容易损坏,也不惧潮湿,只是使用要一些技巧,需先刮下一些镁粉做火绒,然后再用火石引燃。

外面的雨越来越大,但火给了我们温暖。我们在地面铺满厚厚一层树枝,上面再铺防潮垫,这就是今夜的床了。然而,雨水不断从屋顶上的一条裂缝滴在我们“床”上。高高瘦瘦的小向,不愧是出自野战部队的,噌噌几下就攀上两三米高的屋顶,用木板、石块、树枝沿屋顶的裂缝遮挡,虽然这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但水滴缓慢了许多。

第二天,有着丰富野外经历的小向清晨5点就独自出了屋,当大家起床时,这家伙已经采集了一些竹笋、鱼腥草回来,更让人吃惊的是他采到了刺嫩芽,这种被称为山珍的野菜,是一种灌木在春天发出的嫩叶,营养价值极高,味道也不错。最重要的是在不远还发现一处山泉。当天的早餐虽然没有什么味道,但对我们很有新鲜感,大家都吃得挺香。早餐后,我们将剩余的食物煮熟,控干水,这将是我们中午的路餐。

左右页图:获取食物可说是荒野生存的最大考验,野菜、山药、党参、竹笋等一切能找到的可食用物都是不可舍弃的美食,甚至还有虫子、壁虎和蚯蚓。丛林迷踪幸运发现拱洞,生吃壁虎充饥

第二天上午,我们继续在林中前行,天气转好,只是没有阳光。何杰在林中又发现了几棵刺嫩芽,而小向则发现了野生山药——我不得不佩服这家伙的眼力。要知道在这个季节,野生山药的嫩芽才露出地面两三厘米,而且它往往长在杂草丛生的林地。我们问小向是怎么发现的,他笑着说其实很容易,山药是缠绕草本植物,可以识别出那些冬季干枯的滕蔓,然后沿着这些滕蔓就能找到其刚发出的嫩芽,挖到美味可口、淀粉含量相对丰富的山药根茎了。淀粉是葡萄糖的高聚体,在人体内会转变为提供能量的糖元,在野外,淀粉的获取非常的重要。只是这些野生山药的根茎大多是垂直向下生长在树根缠绕的乱石坡上,要把它们挖出来可是苦差事。我们用了近大半小时才挖出了约2~3两的山药。

下午的时候,我们在森林中失去了方向,转了一个小时却返回到了原地,在茂密的树林中因为没有参照物,是非常容易迷路的。我们发现了一个树桩,从年轮上辩别出了方向,一般来说在北半球年轮较疏的一面是南方,相反就是北方。走出了森林,我们进入了一片灌木丛。灌木丛比森林更难行走,到处是荆棘,经过六七个小时的行进,我们的水已经快没有了,虽然能砍下一些竹子从其茎内找到水,但量太小,还得碰运气。下午4点多,幸运星发现了一处竹林中有浸水的泥地,开始用木棍在地面挖坑,这是野外的一种取水方式,地面的浸水会汇集进坑中,经过沉淀过滤及煮沸后就可以饮用了。

取水的时候,大家发现去另一片竹林方便的何杰十多分钟了还没回来,这是一片非常茂密的冷竹林,冷竹是一种虽只有2~3米高却长得很密集的竹子,一进去是根本没法辩识方向。我们大声喊叫,但除了呼呼的山风,没有任何回应。所有人的心都吊了起来。我们开始在地面查找何杰走过的脚印,但林里腐叶非常厚,根本找不到脚印。

在野外如果有人员失踪的时候,一定要建立一个基点,也就是所有人都要返回的地方,而去各个方向寻找的人也应在其走过的路径留下明显的记号。小向、我及特种兵“湖”分成三个方向寻找,幸运星则在原地呼叫。 20多分钟后我们终于听到了何杰的喊声,原来,她进竹林方便后找不到回来的路了,当她费劲钻出竹林时,却发现竹林尽头有一个巨大的洞口,二三十米处的另一端居然又有一个巨大的洞口,两个洞口之间形成一个C字形的拱洞,内高二十多米,地面是一小片草地,岩壁上还有飞流直下的清泉。

后来她听到了我们的喊声,但因为风向的关系,她的回音我们没有听见。她循着我们的声音才找了回来。一路还折断竹子做了记号。我们不知该责怪还是高兴。顺着记号,我们找到了那个天然的拱洞,两个洞口犹如两只巨大的眼睛望向蓝天和群山。拱洞下方有一处几平方米大的草坪,真是绝佳的营地。

不过当我们挖好灶,找来柴火,洗净野菜却发现,唯一可用来点火的镁棒落在了石屋里。此时,所有人心都凉了。我突然想起贝尔用手机电池取火的方式,方法是划破锂电,让里面的物质与空气接触产生化学反应生火。包里刚好有一块备用电池。特种兵“湖”明白我要做什么,他取出刀,将锂电放在引火物上。只是我们并没有成功,划破的电池没有任何反应,那只有用更原始的方法了。小向找来干的木柴,准备钻木取火。钻木取火的技巧重要的是要在木砧板上用刀子做一个V形槽,在钻木的时候方便火星掉到引火物上。钻木取火如果没撑握技巧是很不容易成功的,何杰首先尝试,但直到把手都转疼了也没有任何反应。小向是学过钻木取火的,只用了仅四五分钟,就有青烟冒出,火星随之掉在引火物上,何杰趴在地上小心地吹起来,火星慢慢变旺,终于燃了起来。

今天的晚餐品种多但数量少,有山药、鱼腥草、竹笋、柴胡、蒲公英、刺嫩芽等,还有特种兵“湖”找到的两条肥肥的虫子。只是这点食物对五个“青壮年”来说,实在是太少了,瞬间被一扫而光。山药汤是真的好吃,只是数量太少,一人也就两三口。两条肥肥的虫子烤好后看着倒是黄灿灿的,但我和其他人都没有勇气吃下去,特种兵“湖”很高兴地独享了。

晚餐实在太少,不到10点,大家又感到饿了。特种兵“湖”居然又从石头下面找到了野味——两只绿色的壁虎。他问幸运星吃不吃,幸运星拿过壁虎,掐头去尾,挤了内脏,还真的往口里放,我们呆住了,这是一个美女能做的事吗?幸运星快速地嚼动,说这壁虎没啥怪味,像鳝鱼的味道。我们呆得更厉害了,壁虎生吃还吃出鳝鱼味了,饿昏头了吗?而特种兵“湖”说壁虎是螃蟹的味道,一人一个说法,真的是有些凌乱了。之后大家集中所有人的雨披和竹子做了挡风墙,钻进睡袋去梦里寻找美食……

左右页图:好不容易找到了食物,却发现唯一的打火镁棒落在了之前的石屋。尝试过用手机电池生火未果,没办法,只有采用最原始的钻木取火了。绿野仙踪七彩草坪美呆众人,深夜探洞留下谜题

第三天早上起来时,阳光明媚,只是我感觉不到温暖,因为太饿了。小向居然又是很早起来,笑着说今天有面条吃。听到“面条”两字,另外三个人一下都醒了,口里直冒酸水。小向大笑起来。所谓的面条是他把竹笋切成很细的条状,用水煮了,再干炒而成。我狼吞虎咽地吃了不少,但依然觉得肚里无货。昨天还留有很少一点山药,切块熬了一小锅汤,每个人也就一两口。这才第三天,看来今天得再找点能补充能量的食物才行。

我从另外一个洞口走出去,一下惊呆了,斜坡下有一个盛开着七彩鲜花的草地,草地上疏生笔直的柳杉及柏树,蓝天白云下,花朵上的露珠闪着光芒,鸟鸣如交响的古乐。而身后二三十米高的洞口在一面巨大的青色绝壁之下,与另一方的洞口形成桥形拱门。我突然想起那个传说。难道这里就是那个大官隐居的世外桃源?神仙建造的拱门、草地、清泉、花香鸟语、古木参天这里都有了,只是良田美舍和珍稀药材又在哪里呢? 这时候其余人也出走出了洞口,他们同样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何杰说,要是这里有幢房,我会打造成一个书吧,假期就约上好友来这里喝喝咖啡,看看书,真是爽呆了。

风景再漂亮,却填不饱肚子,我们开始在这草地周边的林子寻找食物。小向居然又发现了山药,大家用了一个多小时,都挖到了不少的山药。到了下午的时候,小向在林子里大声吼叫,他发现了一大片党参藤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珍稀药材吗?党参在外面山里也有,但这深山里的党参比普通的大不少,我们更加相信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世外桃源了。

回到营地,我们清理当天的收获——-山药估计2斤多,党参1斤多,所以这顿晚餐吃得很舒服。晚餐后,我提议去看拱洞中的一个洞子。这个洞我们昨天就发现了,在桥洞的斜坡下方,只是一直忙着食物的问题,没空去看个究竟。我们带着手电,沿着倾斜向下的洞子往里钻,没走多远,左边就发现一条支河,另外里面居然还有不少陶瓷器,虽多有破碎,不过应是上百年的东西,我们还发现一些很锈的铁钉,其形状是现在不曾见过的。看来这里还真的曾有人居住。只是从这些做工粗糙的陶瓷器判断,住在这里的人并不是富贵人家。到底是什么人曾在这深山老林的洞穴中隐居呢?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他或者他们有着怎样的故事呢?这也许永远是一个谜了。

左右页图:如同神仙建造的拱门,草地清泉,花香鸟语,古木参天这里都有了,难道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世外桃源?回到人间口吞蚂蚁蚯蚓,顺溪走出森林

这是整个荒野生存活动的最后一夜,我们继续选择住在拱洞。原计划是要建造一个树屋,但当架子搭建好了后,饥饿感击垮了我们,“有拱洞那么好的营地为啥住树屋呢?”我们给自己找了一个极佳的借口。

第四天的早晨,本该一早就开始回走的我们却被大雨拖延到了十点多才起行。昨天的山药很好地补充了我们的能量,上午每个人都走得很快,大家都急切想回到温暖的家。不过由于雨雾迷漫,很难辩向,我们再次在森林中迷路。最后决定沿着山槽走,希望能找到溪流。在高山上迷路,顺着溪流向下走是较为可靠的方法,因为到了低海拔区域,有水的地方往往就有人类活动。而且既有了水源的保证,溪流中的鱼或蛙类,也可以是救命的食物。

我们走出一片有着高耸石柱的林子时,真的就发现了一条清澈的溪流,我们下了一段10多米高的陡崖到达溪谷,开始顺水向下走,中午时,我们又开始饿了,但我们必须在天黑前出去,所有人都没心情去弄食物。特种兵“湖”饿得受不了了,开始在乱石堆里寻找蚂蚁和蚯蚓。蚂蚁我倒是敢直接食用,但蚯蚓却是不敢吃。而这些对特种兵“湖”来说都是好菜。他把抓到的一种淡黄色的蚂蚁给我吃,我尝了一下,酸酸甜甜,口感还不错,只是黑色的蚂蚁就又苦又涩,但在野外,蚂蚁是比较容易找到也能补充能量的好东西。特种兵“湖”吃蚯蚓的样子就像几年没见到肉一样,他用手快速地挤尽蚯蚓的内脏和泥土,稍稍揉了一下就放到嘴里,那样子和吃了一块回锅肉一样满足。

在从一块草地下到溪边取水的时候,何杰尖叫了一声:“蛇!”幸运星跑过去,一把将一条乌梢蛇提了起来,不得不佩服这个女汉子,这蛇长近1.5米以上,重量接近2斤。我提议现在不能吃蛇,今晚走不出去再说,如果能走出去,我们应该把它放归山林。

沿着溪流又走了两个多小时,打开手机,居然有了微弱的信号,我们搜索到了GPS定位,从上面看,再走不远就有公路了,我向南天湖镇的朋友任委员发了一条短信和手机定位地址。不久,当我们走出森林时,果然发现了一条泥泞的公路,而一辆白色的哈弗越野车停在那里。是任委员! 我们高兴地叫道,何杰更是激动地跑过去抱着她还不认识的任哥。至于那条蛇,我一度把它忘了,直到第二天才想起,把它在野外放出来的时候,这蛇居然懒懒的不走,直到舒展够了筋骨才慢慢地游进草丛。

此外,央视的一个导演也在探险中途联系上了我,来做了一些纪录片的拍摄。如果大家想看此次冒险的视频,可以在央视10频道的《地理中国》栏目中看到。(特备提醒:户外生存体验存在很大的危险性,文中团体是在专业户外指导陪伴的情况下进行的,请勿随意效仿。)

左右页图:最后一天,我们顺溪找到了出路,虽然一路极其饥饿,最后还是顺利脱险,把原本的备用晚餐——一条小蛇,放归了山林。

小贴士

南天湖森林生存攻略

1.三抚林场高大茂密的杉树林是其最漂亮的景观,这里海拔1600米左右,夏季凉爽宜人,非常适合避暑休闲,周边有不少农家乐,可住宿。

2.返回时可走武隆仙女山方向,沿途可到达南天湖景区参观高山湖泊景观(无门票)。

3.徒步线路推荐从南天湖镇过阎王三扁到武隆桐梓,全程约7个小时,风景优美,但有一定难度,适合老驴带队穿越。

秦勇

行者简介

秦勇,自由职业者,爱好户外运动、探险、登山,自行车骑行,旅游等,曾与国内著名专家黄万波教授考察洞穴大熊猫头骨;组织过多次国内外探险者参与的大型洞穴探险、野外求生等活动。 2010年自行车单车骑行成都——拉萨;2013年骑行拉萨——加德曼都;2014年组织4天3夜不带食物穿越原始丛林的野外生存挑战;2015年组织策划武陵山国际极限挑战赛及高空悬崖婚礼。

行者感言

山野是美好愉悦的,但也是危机四伏的。户外探险是一项有着较高风险的活动,我们在参加这类活动时应有充足的准备,不但是物资上的准备,还有一旦遇到危险后,如何应对的心理准备。在户外探险出现危机时,保持良好乐观的心理状态将是你走出危机最好的法宝,学会一些野外生存技能是你走出危机的最好保证。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四天三夜武陵山神秘森林荒野生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