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有座双溪厂

未知   2016-12-15 10:39:12

小时候,因为父母工作繁忙的缘故,我每半年会在爷爷家里住一段时间。回爷爷家是一段相当漫长的路途,从重庆出发,要么直接乘坐长途汽车,一路颠簸六个多小时;要么先乘火车来到一个叫赶水的地方,然后再转汽车,这样差不多能节约一个小时。

旅途的终点,是一栋从工业时代遗留的老居民楼,它立于山坡之上,入夜时分,昏黄的灯光从窗户中透出来,就像是一处显眼的灯塔。走到楼下,会看到被蜂窝煤熏得漆黑的水泥外墙,而煤灶的烟尘中,会飘来淡淡的饭菜香气。

这个不大的地方叫做双溪。1965年,响应国家三线建设的号召,双溪机械厂(代号147厂)秘密建立,厂址设立在抗战时期由广西内迁至重庆的原第四十兵工厂(广西第一兵工厂)遗址上,因位于洋渡河和石龙河两条小溪交汇处,所以得名双溪。

说是机械厂,其实是一座兵工厂,所以隐秘是第一要素。厂区建设在山谷谷地,有些车间甚至就隐藏在挖空的山体溶洞当中。我曾经跟着爷爷进过这些隐秘的车间,唯一的通道是设在山脚的缆车,无论是人还是物资,都只能通过缆车进入车间。这是一种相当奇妙的体验,溶洞内是机械的轰鸣声,地上散落着各式弹壳,不远处的洞口外却是白云悠悠,还不时传来几声高亢的鹰啸。

因为三线建设的缘故,工人们多来自北方,平时使用北方口音的普通话交流,饮食也偏向北方,面食是最重要的主食,家家都喜欢自己擀面和面,馒头花卷出炉的瞬间,混合着面香升腾的蒸汽,是童年里美好的记忆之一。就算到了现在,我依旧喜欢面食,就算火锅也不能改变这种排名。

过年是这座小镇最有味道的时候,厂区的人们大多熟识,大人们相互串门拜年的时候,小孩子就则沉浸在火炮声当中。厂区自己可以生产烟花爆竹,而且种类繁多,最喜欢玩的是“甩炮”,丢地上就能炸,声音比较温柔,吓不到人;在地上滚的叫“地雷”,要滚上一段时间才会爆炸,而且声音奇大,常会引来大人的呵责;至于大红鞭炮,整个大年初一到初七,就没有一天听不到它们“噼里啪啦”的声响;我们还发明过一种“气球炮”,把鞭炮和塞满彩色纸屑的氢气球绑在一起,引线点火后,气球会带着鞭炮上天,最后在空中炸开,炸出漫天的纸屑,这是被严重禁止的危险行为,不过依旧让人乐此不疲。

去显灵寺求签也是节庆中的重要一环,这座寺庙同样设在山间的岩洞当中,因为没有缆车的缘故,要进入就颇费周折,人们只能沿着山间的羊肠小道缓慢攀爬,两边没有护栏,稍不注意便可能坠下山崖。据说在此求签很是灵验,毕竟这段危险的路途,唯有真正心诚的信徒才能够坚持走完。这么多年过去,每当人们谈论起消失的年味时,我总会想起那座小镇的弥漫硝烟。

后来,双溪厂并入了如今的大江厂,工人们也随着工厂搬到了巴南。前段时间,回双溪看了一眼,高速路通了之后,仅仅2个小时便能到达。除了当地的乡民之外,街上几乎看不到人,厂区空无一人,曾经测试武器的打靶场如今成了晒谷子的空地,而一人高的杂草蔓延在废弃的居民楼当中……或许只有曾经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才能回忆起轰轰烈烈的三线建设,理解为某种东西奋斗一生的激情吧。迷雾迷雾,月亮双鱼上升天蝎的狮子男,80后非著名影评人、媒体人、傲娇型吃货,被他拖入黑名单的食店已有上百家,偶尔会怀旧。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从前有座双溪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