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九菜系」的往事

未知   2016-12-15 10:39:12

母校西南大学110年校庆将近,因为工作的关系,最近一两个月,我也时常回到校园里。收工时多半已是饭点,看到满脸胶原蛋白的师妹师弟们争先恐后、浩浩荡荡地冲向食堂,食堂附近的空气里也弥漫着一股大杂烩式的饭菜香,虽然未必能勾起食欲,却熟悉得让人心生惆怅。

在母校任教的工作伙伴得知我的“乡愁”,便做东请我吃了餐食堂小炒。水煮肉片、爆炒猪肝、油焖茄子、香辣藕片、干煸土豆丝,再加一盆白萝卜汤,满实满载几大盘菜,香喷喷、油辣辣,饭钱加起来不超一百,便宜到我立刻发朋友圈晒账单。

“怎么样?找回当年吃食堂的感觉了吗?”饭毕,伙伴笑着问。

“哪里比得了哦,这顿饭也太高大上了。”我由衷感叹。

为证明自己所言非虚,我翻出大学时的照片,体型的差异一目了然。“我当年才90斤呢,都是吃食堂吃出来的。”有图有真相,一桌人都乐了。

食堂菜在网络中被戏称为“中国第九大菜系”。在网络释义中,它的主要烹饪方法是瞎炒、乱炖,特色是不放肉、少放油,广泛分布于全国各地,代表菜品为各种黑暗料理。近年来,重庆各大高校纷纷推出橙子炒肉丸、汤圆炒鸡块、葡萄炒玉米、菠萝炒番茄、辣椒炒月饼、蔬菜炒企鹅、莴笋炒熊猫等红遍网络的特色食堂菜,光是菜名和卖相就足够猎奇了,以致于人们无心探究这些菜到底好不好吃。

当然,在我的记忆中,母校食堂菜并没这么怪异,虽说也有油水不足之嫌,但每顿用不了5块钱就能填饱肚子。刚进校园那会儿,地皮没踩热,和同学也不熟,再加上生活费低,每天就老老实实吃食堂。还记得有一段时间为了省钱,午饭连续吃了半个多月的青椒肉丝。味道说不上多好,但青椒和肉丝的比例还算科学,再配上有嚼劲的白饭,至少能够安抚饥饿的胃。后来食堂的大师傅实在看不下去了,还曾问过我要不要换换口味。

新来重庆的大学生也常有为省钱闹笑话的。曾听过一个故事,两个外地同学头次出去“数签签”,因为搞不懂价钱,小心翼翼烫了七根签签。结账时老板白眼一翻,加收了10块钱锅底费。

直到和同学们慢慢熟稔后,搭伙吃小炒、出校杀馆子的机会才渐渐多起来。那时物价还很低,二两小面不到2块钱。对我来说,能吃5块钱一份的土豆烧牛腩套饭已算奢侈,7块钱一个人的片片鱼、10块钱一锅的小火锅、20块钱一锅的干锅,并不能经常吃到,大多数时间,大家都还是习惯吃食堂。

食堂菜虽身为“第九菜系”,不过校园周边的“八大菜系”明显更受欢迎,什么成都冒菜、东北饺子、兰州牛肉面、贵州酸汤鱼、新疆大盘鸡、潮汕砂锅粥、长沙臭豆腐、天津煎饼果子、云南过桥米线……就连在重庆本地其实几乎难觅踪迹的“重庆鸡公煲”,开在大学外面,生意竟也红红火火。

回到家时,准备回来欢度校庆的同学们已经在我朋友圈的回复里聊开了。

“真想再去吃一次小炒,没有饭卡还能吃食堂不?”

“以前学校门口的干锅还开着没?”“回重庆当然要吃火锅!现在重庆还卖老油火锅吗?”

同学们七嘴八舌,我一一回复。细细想来,没有一道食堂菜惊艳无比,但它们就像远去的老朋友,填充了曾经的生活。当时的平凡无奇,现在却满怀唏嘘。

卫庆秋

卫庆秋,非著名媒体人,专栏作家,曾出版文集《碚城记忆》。典型天秤女,热爱美好的人和事物,尤其喜爱文字和美食,希望用笔记录下一切的美好。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中国第九菜系」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