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深处的一抹情怀

未知   2016-12-15 10:39:06

文+朱艺 图+左小朵

初夏的某天,当朋友圈惊现一组组或复古、或小清新的照片,浓浓的文艺气息径直穿透手机屏幕飘散出来,我心里暗想:以后又多了一个文艺地标。得知这样一个“小馆”的存在,是如此偶然,而要去找到它,则多了一份曲折与惊喜。

提起南岸下浩,很多土生土长的重庆朋友并不陌生,不过说起它来,大都带着几分叹息:那条老街呀,在城市升级改造中拆迁得面目全非了。像小馆般藏匿在老街一隅的艺术角,也算是一种情怀的回归吧。虽然详细问了朋友路线,但走进下浩,还是一头雾水。四望无人,高低错落的瓦房七零八落地立在两旁,我沿着蜿蜒的老旧石梯小心翼翼地前行。当看到院落里聊天歇息的老婆婆老太爷,银发苍苍,脸上每一道皱纹都如岁月划过的痕迹,那幅画面带来的感觉,一时竟难以言喻。

走过法国永兴银行高管别墅旧址,这才跟小馆正式打了照面,而迎接我的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喵星人,馆主给它取了一个逗趣的名字——花卷。它毫不认生,见到陌生人就像见到老朋友一样,我在翠竹环绕的小桌前坐下不久,它已经黏得令我难以招架。正是它的这份调皮可爱,给静谧的小馆又增添一份独特的美感。两位馆主“大解”“小解”是兄妹,大解学过土木工程,小解学过建筑设计,兄妹二人都对老建筑情有独钟,双剑合璧之下,这才有了小馆。两人作为下浩老街的原住户,光是寻这个位置也花了一个多月,“20世纪初的老房子了,穿斗式木质结构,也算是重庆建筑的一种典型。”这一片区都曾是温家大院住宅,温家当时是下浩的一个大户,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地主,从小馆的格局也隐约可见其过去的风光体面。后来推翻地主阶级时,温家被打倒,走向没落,大片的房舍被烧毁,只留一堆废墟让人感慨万千。与小馆一墙之隔的残堆败迹里,掩埋着温家的衰荣,而今小馆在此落户,颇有几分在历史车轮上翩翩起舞的意味,它无疑让这里重新焕发了活力。

向当地原住民收集老桌椅等旧式物件,在废墟里寻找各种可利用的材料自制木地板、木楼梯,足足用了3个月,馆主才将旧屋翻新完毕。对面健生园食品厂的旧门上被彩绘成鱼的图腾,与小馆木栅门涂鸦相呼应。二层纯木结构小楼里,摆设着各式小器具,没有任何违和感,犹如都市里喧嚣之外的净土,“车马不惊,红尘未染”,大概就是这番意境了。虽然收集到很多如太师椅般有趣的老旧物品,但在馆主看来,最有价值的仍是房子本身。原本只是想改造老房子作室内设计工作室之用,而出乎意料的是,小馆不仅成了馆主自己朋友们聚会的窝点,也被越来越多的外界文艺青年所知晓。连南岸区图书馆也把它作为一个图书流动点,在小馆除了喝喝茶,以慰风尘,更可以借书、还书,方便至极。如果在二楼恰逢几个女生排练话剧,也不要惊奇。有缘的话,还能遇到茶艺师们在此授课,又或相逢手工达人们在这里做刺绣、做首饰。推开这扇门的刹那,就注定了会推开一场场惊喜,还有那些尘封的故事。

馆主兄妹已经在着手设计民宿综合体了,“除了依托老建筑,小馆立于南滨路也是依附水岸,下一站我们打算选址南山。”建成依山伴水的山水格局,也许,这是馆主的另一番情怀吧。花茶、果茶、咖啡、冷饮,都是馆主自制。谷物饮品如紫山药黑米仁、桂花黑芝麻都非常值得一尝,而贴心的茶点除了手作花生、芝麻糖类的土特产,更有馆主朋友从外地带回的各种地方小吃。

地址:南岸区下浩董家桥25号最难忘的特点:在老街巷弄里弯弯绕绕,寻访本身就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同时可以预约场地跟朋友们在小馆来一场艺术照拍摄,还有活泼好动的喵星人也能让你乐上好一阵呢。

左右页图:小馆隐匿在南岸区下浩老街,在这里听不到一丝喧嚣,仿佛置身城市之外。泡上一杯清茶,摊开书本,倚竹而坐,宁静的日子就这样被开启了。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老街深处的一抹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