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别人的故事,演自己的人生

未知   2016-12-15 10:39:00

悠悠岁月,山城往事知多少?勒次我们的“在民间”栏目斗来说个老群老味道的耍事——评书!80年代以前,听评书硬是个耍事哦——几百人的场子爆满,那是常有的事。只可惜现而今眼目下,听书的人少了,说书的人也不多了。据统计目前我市活跃的说书人不到10个了,40岁以下的更是稀有。重庆评书到底啷个了?山城的说书人哪里去了也?今天我们斗来用方言摆哈巴渝评书的龙门阵,摆哈重庆硕果仅存的一位青年说书人的故事。

英文导读: As a storyteller in Chongqing, Yuan Guohu is so excellent. It's no doubt that he brings the hope to Chongqing storytelling.

文+乔 图+杨春华

说起我们重庆没得人才嗦?

说起评书,勒阵的川渝两地的兄弟姊妹伙些第一个想到的怕都是李伯清李老师,散打评书也是打出了全国知名度的撒,他肯定是首屈一指。至于重庆,曾令弟、吴文也是有市场有作品的老一辈重庆说书人,当年我们当娃儿的时候听的《重庆言子》勒些,现在好多人都还是记得到嘛。“嘿嘿,同志,我问你也,东方红幺零幺,是靠到那噶儿的也?”“你娃旺理旺胆,雷公火闪,吃秤砣屙秤杆,吃钢帼屙瓦块,吃兰竹屙篾片,敢在勒点来踩左踩右的……”勒些嘛,都是那阵跟到起学过的功夫撒。但勒阵来说,未必然楞个大个重庆,都没得说评书的了啊?未必然巴蜀评书楞个一个有着千百年历史的东西,都只剩下散打了迈?

俗话说20年才出得到个说书人。为撒子?按行内的说法是:“评者论也,引古事而说今,以醒世人者,谓之为书。”所以首先,你要懂史;“说书斗是说事,说事斗是说人,说人要说心,说心要说情”所以你还要懂人;“生旦净末丑,我们都要有。古今中外全凭一张口!跳进跳出不换衣服,绘声绘色刻画人物。”然后,你还要钻研表演的各门各派。所以真正的说书人,确实难得。勒点说的说书人不是评书演员哈,演员那都是编剧导演先编排好了,再来照猫画老虎的。但今天给朋友些介绍的勒位说书人,别个是真正的老虎。

袁国虎,重庆土生土长的本地崽儿,货真价实的说书人——全国走马故事杯金奖、四川省曲艺大赛金奖、四川省十大青年艺术家、重庆市曲艺大赛金奖。不光奖不少,勒兄弟还是地地道道的师出名家。评书界历来有“北袁南徐”的说法,勒个袁国虎,正是南徐徐勍老师的弟子。说起来要进大师门下,也不是随随便便哪个都得行的,一般来说都有一段坎坷或机缘的。嘿,有时候你不得不说,勒斗叫命。袁国虎的命是如何,我们下一篇接到说。

命里有时终须有

说起勒个袁国虎,最开头他其实不是学评书的。袁国虎的老汉当年斗是资深的川剧爱好者,甚至可说是科班出身,虽然最后没有能走成曲艺路,但对川剧的喜爱一辈子都没有放下过。从小,袁国虎斗在老汉的带领下,到金汤街川剧院去听戏看戏,种子斗是那时种下的。

随后,袁国虎慢慢开始了曲艺的学习—— 川剧、清音、扬琴等多种曲艺形式都有涉猎。十年前,袁国虎成为了一名正南齐北的川剧编导,在四川省川剧院工作。

但也许是因为年轻气盛,重庆人生来性格耿直嘛,或者斗像是前面说的,是命还没有把袁国虎带到他应该属于的那个港湾里头,所以命运的洪流,斗在那个时候先把袁国虎从川剧团冲起走了。那年,离开的时候,国虎的心头也还是唏嘘,心生感叹,作诗一首:“挥手离别心始痛/是真是幻梦难成/ 深红浅紫埋将去/ 何苦此情误此生。”诗头既有离情不舍,也有洒脱豪迈。

辗转流年换,2009年袁国虎回到了家乡重庆,偶遇旧识川剧《金子》的编剧隆学义老师,得其启发。隆老师说,“国虎啊,你旧遇不好,有没想略改个方向一试呢?我写了一部《金子》,我觉得个人起码还是认得出来金子的。是金子总会发光,斗看地方放得对不对个。”正巧,那天袁国虎去探望抱病的评书泰斗徐勍老师,走到医院他心头还在琢磨隆老师的话,正好遇到徐老师正从里面出来,袁国虎都还没注意到,他个人先开口招呼了:“袁国虎,你在勒里做撒子也?来跟我学评书嘛?”嘿,勒下斗算是机缘和时机都对起了扣扣。所谓命,所谓命里贵人,隆学义老师和师父徐勍无疑都是袁国虎的贵人。所谓命里有时终须有,袁国虎的命里,那是绝对有评书的。

从此,袁国虎开始了评书技艺的钻研,本来就有二十年的戏剧功底在,加上又是专业编剧出身,勒下又得名师指点,袁国虎的评书水平那可以说是突飞猛进,日行千里不说,日行800里有嘛。

蜀都扬虎威,艺服老前辈

拜师不久,袁国虎斗得到个机缘,印象成都邀请他去说书。虽然学评书还不久,袁国虎却不虚场合。毕竟功夫在那里,卯起了劲几场整下来,嘿,是大受好评,天天来听他说书的人越来越多。按行内的说法也,勒斗叫做袁国虎的第一次成功“做馆”了。

话分两头说,好评归好评,毕竟袁国虎当时东西积累得不多,拿得上台面的段子拢共也才五六个。作为对自己曲艺演出负责的人,袁国虎当下斗决定了把住的地方搬去成都华阳,相对离主城区远点,少些打扰。那段时间,每天至少8个小时袁国虎都要用到读书和创作上,不出去吃请、喝酒,完全就是过一种苦修的生活。不过,收获也很大,袁国虎短短1个月斗新创作出了60多个短篇。勒下斗不愁没得东西说了。来听书的人,也都听得高兴,听得过瘾。

袁国虎在成都是说开了声威,但也惊动到些人物。话说早前,这个馆实际上是巴蜀曲艺界的老辈子罗世忠老师在做。俗话说,“行客拜坐客,英雄拜豪杰,人在江湖走,规矩要懂得。”袁国虎开头不晓得之前的渊源,错过了第一时间去拜会,罗老师可能多少有点见气,所以后来一直都推拒国虎的拜会,避而不见。

突然有天早上,袁国虎接到消息,说罗老师马上要来看他演出。他心想,勒下老辈子怕是无事不登门。演出完后,袁国虎下台来恭恭敬敬地站在罗老面前。罗老开口斗有点火药味:“袁国虎,年轻得很嘛,我还说好大个后生,好大个老虎也。你年纪轻轻斗来做馆,胆量是不错,就不晓得功夫有几斤几两了。穿戴会多少?贯口怎么样?诗词歌赋如何?纲鉴朝代又怎地?”勒下袁国虎也有气上来了,所谓穿戴、贯口都是评书的基本功,能出来做馆了,袁国虎身上背起的少说也有五六百个。虽然你是老辈子但一来斗把我当才出道的娃儿打整,那肯定不得依教。

“嘿,我的功夫都还要得!”袁国虎回答得极为干脆。

罗老作为内行人,接到就直指要害了:“你后生娃娃,要晓得说评书和说故事不是一回事哦,你在这边做馆个把月了,说的尽是些短篇章,没得个长篇,那可以叫做正南齐北的说书人迈?”勒下硬是把袁国虎说到了,他确实是还没得长篇作品。但人争一口气,气质是不能输:“哪个说我没得长篇,明天请早,我专为罗老师说个长篇!”

提劲的话是说出去了,东西在哪里?袁国虎一下子心头还没得思路。当天下班,袁国虎就专程去拜访了大诗人流沙河老师,又电话征求了师父的意见,最后决定既然在成都做馆,那就说跟成都有缘又有意思的人——诸葛亮说的多了,李白是好题材。

题材选定了,剩下的斗是创作。袁国虎回家之前,在楼下就买好了3包香烟, 回去酽茶一杯泡起,便开始埋头创作。当天开始麻麻亮的时候,袁国虎的原创长篇评书《李白》也基本定型了。第二天一早,国虎就把“今日说书”的牌子换成了新作。罗老师如约而至,在台下好好地听完了袁国虎的原创长篇。当袁国虎表演完后下来找罗老师,罗老师已经走了。所 谓操技习艺的人,重的都是技艺,东西好自然就能得到认可,无关私人恩怨。调过头看,不是勒一出波折,袁国虎的长篇作品创作,也不得楞个早的打开局面。这算是罗老师作为长辈对小辈的一个考验。

《李白》之后,国虎陆续创作了长篇评书《乱世黄金梦》《混世魔女》《千里走单骑》等,真正地在成都立了足,扎了根,开花结果了。不光是开了自己的专场说书馆“国虎书馆”“口舌闲馆”,电视台还有两档他的说书节目《梦想书场》和《虎说霸道》,好不得意生风,正所谓“书馆虎啸传,虎威扬蜀都”,勒兄弟,是给重庆说书人长了脸。

虎归山城,无奈独自前行

话说袁国虎在成都打开了说书生涯,转眼到了2013年,隆学义老师专程上成都来听他说书,说的是一出《玉狮带》。谁想到隆老师在台下边听斗边抹眼睛水。等袁国虎下场来,隆老师把他拉到起说心里话:“国虎啊,你勒娃娃这么多年也是曲折哦,到现在总算找准了方向,立足了事业,但始终还是漂泊在外啊。隆老师我深为重庆曲艺感到惋惜,也觉得对你不起啊。此次专程上来看你,也是想诚心诚意把你正式作为人才引回重庆。”隆老师的话说得中肯,袁国虎也感动。但是当时由于成都的事业实在繁忙,袁国虎没有做这个决定。

后来隆老师又二次找到袁国虎,诚心的想请他在自己编排的曲艺剧《刘姥姥进大观园》中加入评书的成分。于是,借这个机会袁国虎一是出于感恩,二也出于乡愁,毅然关停了成都的书馆和节目等各项事业,回到了重庆。

可世上的事,哪个也说不清楚,原本一片好心的引人才回家,原本一片豪情的展希冀于乡,哪晓得回来了后却事与愿违。重庆的评书氛围异常清淡,说得夸张点国虎原来在成都是忙得不想演,现在回重庆是闲得对到屋头狗演。为撒子在成都这么受欢迎的评书艺术,在成都这么火的国虎,回重庆了斗打不开局面了也?

是川渝文化差异?还是因为重庆场地稀少?是新兴娱乐方式的冲击,还是推广不足?那些我们勒点斗不展开了。罢了罢了,哪个人的一生都少不了磨练。既然目前时运暂不佳,袁国虎就决定独行一段,深挖洞,广积粮,做好知识学习和创作积累的准备,待时机来了,他袁国虎肯定还是要给重庆评书撑起一方天地的。

小贴士

关注“重庆旅游CQ”公众号,这次我们用声音来给大家摆这个评书的龙门阵,之后我们“重庆旅游CQ”公众号还会单独推出袁国虎老师的几个精彩评书。袁老师在解放碑山城曲艺场的演出门票是50一张,我们也当是给大家免个票,免费请大家听个评书。听完了如果喜欢,请继续关注我们重庆旅游,当然,如果喜欢,那更是要去现场听一下袁老师的评书,表演艺术嘛,现场斗是灵魂,懂撒!

上下页图:评书界历来有“北袁南徐”的说法,作为目前硕果仅存的重庆青年说书人之一,袁国虎师正是“南徐”徐勍老师的弟子。

左右页图:“生旦净末丑,我们都要有。古今中外全凭一张口!跳进跳出不换衣服,绘声绘色刻画人物。”说书不止要懂史,懂人,还要懂得表演的门门道道。

左右页图:重庆的评书氛围异常清淡,袁国虎当下只能独行,做好知识学习和创作积累的准备,待时机来了,还是要给重庆评书撑起一方天地。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讲别人的故事,演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