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乐山上传唱的黑牢之歌

未知   2016-12-15 10:38:56

英文导读: He Jingping was born in Mudong and he became a revolutionary. He was put into Geleshan prison where he wrote immortal poems.

文+绾绾 图+无忌 寒溪夜浣

巴县木洞走出的革命志士

1918年,何敬平在巴县木洞的一个贫农家庭中呱呱坠地。家里几个孩子都年幼,何母又身体单薄,所有重担都压在何敬平父亲的肩上。也正因为操劳过度,何父早早地离开了人世,留下何敬平兄弟几人和母亲相依为命。此后,何母便每日帮人洗衣服、做零活儿,虽收入微薄,但一直坚持供何敬平上学。

1935年,“一二九爱国学生运动”在北平爆发,很快影响到全国。同年年底,重庆各界闻讯纷纷响应。11月,重庆大学连夜组成“学生救国会”,接着重庆39所中等学校成立了“重庆学生救国联合会”,声援北平的爱国学生运动在重庆轰轰烈烈地展开。此时,何敬平正在巴县中学念书,一向追求进步的他,自然积极投身“学救会”的活动。

1936年,漆鲁鱼同志从中央苏区脱险来到重庆,跟有关同志一起秘密成立了重庆各界救国联合会(简称“重庆救国会”)。重庆救国会以迅猛之势成为重庆群众性抗日救亡运动的核心力量。第二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抗日民主运动蔓延至全国,重庆人民也投入运动的热潮之中。由于何敬平在抗日救亡工作中表现突出,被吸收为重庆公共汽车公司“救国会”小组的成员。组员们每周都有例会,利用一个晚上的时间,在曾家岩某店铺楼上学习《大众哲学》等革命书刊。漆鲁鱼亲自对他们进行有关人生观的革命教育,并讲解抗日救亡主张等。在不断学习革命理论的过程中,何敬平等一批革命青年的阶级觉悟不断提高,他们积极完成“救国会”分配的任务。

与《把牢底坐穿》这首耳熟能详的诗相比,我们对何敬平的名字要陌生得多。这位被称为“铁窗诗人”的革命者,身陷歌乐山渣滓洞黑狱,面对着国民党特务的丑恶行径,毅然决然地写下了这首享誉一世的诗篇,表达出不屈不饶的战斗决心。为了追求和平与正义,何敬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虽然他的人生只有短短的31年,但他的诗和故事至今还在被后人传唱。

“救国会”还十分重视为党培养和输送干部,1937年至1938年分批输送会员和爱国青年到延安革命圣地和抗日前线,何敬平正是其中一员。没想到的是,此次远行成为了何敬平人生的一次重大转折点。1938年春节刚过,何敬平和一些青年出发去延安,不料同行者对他产生了一些误解而将他弃留于西安。何敬平陷入举目无亲、进退两难的困境,这时恰巧国民党部队在西安招收爱国知识青年参加抗日工作。于是,何敬平悄悄更名胡愈之,加入其中以缓一时之难,接着便跟从部队前往安徽抗日前线。直到皖南事变,何敬平充分认识到国民党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嘴脸,他果断回到了重庆。

敢于反特,光荣入党

回到重庆后,何敬平先在安康钱庄工作,后经同乡、同学兼重庆电力公司簿记股长刘备惠介绍,成为重庆电力公司职员。

1945年2月19日上午,重庆电力公司因“中韩文协饮食部”偷电,特派工人前去剪线,不料被对方茶房部人员拳打脚踢一番。第二天又派工人去处理,仍然遭到该部武装保安队粗暴对待。正要返回公司,该部外交经理田凯赶来,他一枪击中工友胡世合腰部。不久,胡世合因枪伤过重而亡,这引起工友们极大公愤,在中共南方局王若飞领导下,以工人阶级为主的全市性革命斗争被带动起来。

在斗争中,何敬平与刘备惠一起披星戴月,并拟写控诉书《为惨杀重庆电力公司工友胡世合事件向各业工友、各界同胞控诉》:“我们含着热泪捧着一颗苦痛的心,代表着胡世合同志的亲友和工友们,向你们请求正义的声援和正义的裁判,你们一定会伸出援助之手,也倾听我们的哭诉!” “今天我们极需要同情和声援。当我们站在胡工友83岁高龄的母亲和其怀抱幼女的妻子面前,我们真正感到哭天无门,悲痛万分!”这些言论深深激起读者、听众的不平,很快群众掀起了为胡世合伸冤的运动。短短十天内,声势浩大,到市中区胡世合灵前送挽联、献花圈的人数达20万,还有不少单位和个人向胡世合的家人捐钱捐物,以示支援。

此时,何敬平以公司职工的名义又写了一副挽联:“特务横行何处去?民主自由几时来?”直接揭露反动当局的黑暗统治。为进一步扩大影响,何敬平每天挤出时间去胡世合灵前抄写有关挽联,并及时送往《新华日报》发表。这引起上海总工会、晋冀豫职工总会及山东等地强烈反响,纷纷向重庆发表慰问信函电沉痛哀悼,给了国民党反动派有力的一击。何敬平又利用“怒吼剧社”揭露真相,声讨特务罪行,他在剧社中起到骨干作用。因在这次斗争中日夜操劳,勇于斗争,何敬平光荣地成为了中国共产党员。

以身挡石,护王若飞安全

1946年国共两党在重庆召开政治协商会议,中共代表团代表王若飞在沧白堂召开的民众大会上发表演讲。猖狂的国民党特务向台上的王若飞扔石块、杂物,试图恐吓与打击他。形势紧急之下,何敬平顾不上个人安危,一跃而上,飞身讲台,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国民党特务投向王若飞的石块和杂物,竭力保护王若飞的安全。

不久,中共重庆电力公司党支部成立。组织成员配备为:支书周力行、经济委员刘备惠、联络委员余造帮、秘书张治沅,何敬平则担任组织委员。支部先后受中共四川省委、重庆市委和川东特委领导,党支部根据上面的工作方针,在公司公开成立了合法的“职工福利社”。该机构用来组织和团结广大职工发动斗争,以配合当前形势,参加争取和平,反内战、反独裁的斗争。

在众事件影响带动下,直至1947年初,重庆大、中学校已有一万多学生群体团结一心,举行抗议示威游行。何敬平也召集了电力公司的职工,一起支持学生的正义行动。

诞生在渣滓洞的“黑牢之歌”

1948年春,全国胜利在望,然而重庆市委许建业的行踪却被叛徒任达哉所供出。4月,许建业在重庆市中区民国路(今五一路)被捕,囚禁于西南行辕二处。

被捕当晚,许建业记挂着党的机密文件还放在志诚公司宿舍的床下,一旦丢失,势必后患无穷。为此,他试图说服看守兵陈远德,目的是托他送一封密信给志诚公司地下党员刘备惠,他还许诺给陈远德不菲的法币,为他介绍更好的工作。陈远德一面答应,一面转身就把密信交给特务头子。特务们根据物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逮捕了刘备惠、何敬平等人,并将他们监禁在渣滓洞监狱。在狱中,难友们只能趁渣滓洞监狱外小院坝“放风”的机会传递情报。某天当发现院坝墙上贴的伪《中央日报》一版小角刊登“国军主动撤出延安”的消息,何敬平欣喜不已,努力扩散。各牢房敲打碗筷脸盆,齐贺收复延安。

同年端午佳节,被囚的同志们,借着节日在牢外小坝上载歌载舞,迎接胜利。在活动中,何敬平表演了嘲弄敌人的讽刺戏——“跳端公”,他又唱又跳,将端公演得活灵活现,大家被逗得捧腹大笑。

1949年正月初一,何敬平和刘振美、何雪松等20位同志在狱中成立“铁窗诗社”,用诗篇做武器,跟敌人斗争到底。同年秋天,解放大军节节胜利,进逼西南,为了鼓舞难友们的斗志,何敬平与同志们一起分析形势。并通过几天的思索在狱中写出来《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的诗篇,表达出为后人谋福,宁愿牺牲自己,把牢底坐穿的决心。同房的周光复、胡春圃看后,果断把它改名为《把牢底坐穿》。这首诗传到一号牢房,经周特生谱完曲,便在渣滓洞广泛传唱。敌特发觉后虽怒气不止,但由于国民党大势已去,特务们无可奈何,只得做罢。

1949年11月27日,重庆解放前夕,国民党反动派在歌乐山“中美合作所”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特务们对渣滓洞的每个牢房进行大扫荡,冲锋枪扫射完,又浇上汽油放火焚烧。何敬平试图越狱逃跑时,不幸被枪杀在牢房里。这位年仅31岁的革命诗人,就此长眠,只留下如泣如诉的黑牢之歌。

本页图:巴县木洞是何敬平出生的地方,这里的山水养育了他。他在这里接受教育、转变思想,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左右页图:何敬平曾经在巴县中学(今重庆市实验中学)就读,还参加了学生救国联合会。王若飞在沧白堂公开演讲时,何敬平不顾自身安危,跳上台子,为王若飞挡住特务投来的石块。

左右页图:被叛徒出卖后,何敬平被关押在渣滓洞,身陷黑牢的他愈战愈勇,跟同志们成立了“铁窗诗社”,《把牢底坐穿》这一名篇就诞生于此。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歌乐山上传唱的黑牢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