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针一线地绣自己的日子

未知   2016-12-15 10:38:56

工业社会的产品多数都是可以无限复制的,随手可得,也随手可扔,自然没有了小时候手工缝补或敲打出来的物件所包含的温度。刺子绣作为一种传统的手工技艺,则很好地保留着这样的温度。这种技巧最早是在缝补衣服和增加织物耐用性的同时,绣上简单几何图案做装饰,慢慢其演变为了一种具有古朴风格的织绣流派,褪却花哨的技巧,以简洁的方式展现了审美的根本。正是由于其全手工的制作过程耗费精力巨大,重庆做布艺的虽多,但鲜有以刺子绣为主的玩家。于是,苗苗便成为了重庆第一个专注于刺子绣的手工艺人。

英文导读: Miaomiao contributes herself into embroidery. Meanwhile she sets up a studio called Wuwo. She also treats it like art.

文+颜昆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玩家档案

苗苗,重庆女生,原媒体摄影记者,前深绿海主唱,重庆非屿酒吧驻唱歌手,物我手作品牌创始人,重庆第一个专注于刺子绣的人。大家说她是歌手中摄影技术最好的手作人。

想当个补锅匠的梦想

说到小时候的梦想,很多人都会想起科学家、画家、歌唱家……梦想一定要够伟大,够有抱负,不然都不好意思说出来。现在想来,其实挺没趣的。在遇见苗苗之前,我听过的最有趣的梦想是一个兄弟说他从小最想干的是开洒水车!因为可以开着车喷着水追得路上的行人跑得呼啦呼啦的,场面特别欢乐!如果要是再能放上自己喜欢的音乐,那就简直完美了。按当时的口味,他说会放“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呼哈……”带劲,人才跑得快!

苗苗的梦想,是我听过的另一个有趣的梦想——当补锅匠,补锑锅锑盆!一个细弱的女孩子,这想法似乎有点出格。为什么呢?她说最初是因为小时候特别喜欢看奶奶做些缝缝补补的事,尤其是晚上看奶奶一针一线地补袜子,比看动画片的瘾还大。她说,就是觉得那种感觉很好,很温暖。后来看见走街串巷的补锅匠把奶奶都不能补的盆子、锅统统补好了,就觉得补锅的手艺更有意思。苗苗还能回忆起补锅的情形,先是对着锅盆敲敲打打,再用小小的叫不出名字的金属块一烫、一抹,瞬间就变成了整整齐齐的一块发亮的铁皮膏药,锅盆的漏洞就被神奇地补上了。以至于苗苗小时候经常会玩一种其他小伙伴觉得古怪的游戏,就是把汽水啤酒的盖子弄来用锤子敲敲打打地锤平,模仿补锅。

被唤醒的旧物情缘

长大以后,苗苗做了摄影记者,成了乐队主唱,小时候的梦想早已遗忘。几年前,苗苗去泰国旅游,在一个日本女人开的咖啡店中,看到了一张挂毯,或者甚至可以把它叫做一床被子。吸引苗苗的是上面一行行工工整整缝上的棉线,那种一针一线的朴素感觉,那种摸在手上的触感,让苗苗爱不释手。厚着脸皮找老板买了下来,带回家后一直珍藏着舍不得用。同时从老板处也得知了这种绣法叫做日式刺子绣。

刺子绣是指用棉线在靛染蓝布上刺绣出重复的简单几何图案。这种技巧最早是在缝补衣服和增加织物的耐用性的同时,做些水波花纹当做简单的装饰,慢慢地演变为了一种具有古朴风格的自成一体的织绣流派,褪却了所有花哨的技巧,却反而成为了一种“大巧”,图案至简却展现了审美的根本。

这张缝满棉线的毯子让苗苗一下子复活了小时候的记忆,那些模糊了的岁月又被重新着色,苗苗想起了以前上幼儿园时奶奶给绣上名字,舍不得用的手帕;想起了自己敲敲打打模仿补锅匠的情景……现在随着年龄增长,才发现原来自己真正喜欢的不光是补锅,而是对所有浸染满满感情的旧物件的眷念。苗苗想,物件虽然旧了,却装满了情感的温度,为什么一定要丢掉呢,为什么不可以修补呢?而修补的旧物件也能让这份情感一直保存。于是,苗苗心里有了个决定,去学习刺子绣这种缝缝补补,正好契合自己心意的手艺。

老屋子,慢手艺

后来新房子需要装修,苗苗索性把新家装修成了小时候的风格,不光是桌子椅子墙漆,连小时候常见但现在已基本没有了的那种浮雕花的橱窗玻璃,都让她追踪到江浙的某厂里找到了。好多不明就里的人第一次到她家都感觉惊讶,这惊讶也会让苗苗有种调皮的得意。苗苗的快乐不光如此,她还找回了婆婆的凳子、外婆的桌子、妈妈结婚时的塑料花、和小时候吃过的铁饼干盒子……看着这一屋的旧物件,本身就是一件充满奇趣的事。

不过在这个“老房子”里,苗苗自己觉得最有趣的事,就是可以一针一线安安静静的做自己喜欢的刺子绣。于是当初和挂毯偶遇得来的缘分,在小屋里开始发芽,苗苗开始了一针一线的织艺创作。作为一种起源于修补或保护衣物的实用民间手艺,刺子绣简单到只有一种针法,也没有繁复的花样和图案,跟中式、欧式的装饰性刺绣完全不同。苗苗喜欢的就是这份简单,跟小时候奶奶的缝补,补锅匠的手艺一样,简单中藏着乐趣和美感。“一个‘老屋子’,配上这么一个‘慢手艺’,简直太合我的心意了。”苗苗毫不掩饰自己的满足。

可开始真的上手绣后,苗苗才知道了难度。由于刺子绣的一针一线都需要亲历亲为,做刺子绣异常费时费工,而且还费神。第一次尝试时,苗苗甚至连一块小小的杯垫都只做了一半就感觉眼睛受不了而搁下了,最终那张半成品被遗忘在了角落。

观物而知相,物我交融

不过,那张没被做完的刺子绣却没有忘记苗苗,当她尝试第一次在某个手工市集上展示自己的作品时,它调皮又机灵地混在各种各样的布艺完成品中,出现在了苗苗的摊位上。

一大帮做乐队的朋友自发来市集做现场即兴演出,为苗苗鼓气。这群朋友很快就发现了那张半成品,纷纷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这让苗苗有点始料未及,大家都为苗苗能有这么好的耐心和精力去尝试刺子绣而佩服,也为那张半成品上的手艺而赞美。

这一下,又让苗苗来了兴致。于是,她决定回去把它好好地完成,让它不再因为残缺而羞于见人。通过这次机缘,苗苗又重新拿起了刺子绣,怀着心里满满的决定,真正开始专注的做刺子绣了。其实有时候所谓“缘分”,并不是说相识了,接下来就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而是你说不清它会在什么时候开花。

“观物而知相,物我交融。”是苗苗的“物我”工作室名字的意思,这也是重庆第一家专注于刺子绣的工作室。苗苗不喜欢把她的作品叫做产品,更喜欢称为活计。尽是这些小小的东西,看不出什么野心和宏图霸业,有杯垫、小包包、桌旗……“也许以后还会做衣服吧。”苗苗说。东西分享的范围也不算大,都是些懂得这份活计的珍贵的朋友。另外喜爱茶艺、陶艺的人士更容易喜欢苗苗的刺子绣,也许都涉及手和心,都是一脉静素,一脉沉情,也就一脉相通吧。

当然,如果某天你刚好想重温缝缝补补的旧时味道,你也可以尝试一下刺子绣,一针一线地绣自己的日子。苗苗说,她可以提供指导。

Q&A对话玩家

本刊记者:你小时候奶奶给绣上名字,舍不得用的手帕还在吗?

苗苗:不在了,应该还是搬家时被“大人”扔了。

本刊记者:家里目前最“老”的东西是什么?

苗苗:外婆的妈妈的竹编盘。看起来还很“年轻”。

本刊记者:你喜欢旧东西跟喜欢古董是一样的吗?会收不认识的人的旧物吗?

苗苗:不喜欢古董,只收认识的,有感情的东西

本刊记者:现在会亲手补东西吗?

苗苗:老公的牛仔裤。另外买了个补过的锑盆,买来的时候就是有个补巴的。

本刊记者:刺子绣最大的乐趣在于什么?

苗苗:亲手一针一线的做,简单,很容易让人静下来。

左右页图:作为一种起源于修补或保护衣物的实用民间手艺,刺子绣简单到只有一种针法,也没有繁复的花样。苗苗喜欢的就是这份简单,喜欢这种侵染上满满感情的手艺。

左右页图:苗苗更喜欢把她的作品称为活计,尽是些小小的东西,看不出什么野心和宏图霸业,有杯垫,有小包包,有桌旗… 涉及手和心,都是一脉静素,一脉沉情。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一针一线地绣自己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