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拼命赶路,他们却在看风景

未知   2016-12-15 10:38:52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公交车只是一种代步工具。它代表着慌乱、拥挤、与陌生人被迫的亲近、难闻的异味和汗水,而公交线路也不过就是生计与住处之间的往返赶路。但对于重庆这群公交迷来说,公交车却有着不同的意义,它代表着儿时记忆、漂亮的外观、特别的构造,每一辆车与每一条线路都装着自己不一样的过去,以及不被别人觉察到的风景。

英文导读: The city bus is not only a public transport but also a memory in some people’view. They are interested in city buses and find different scenery.

文+赵浩宇 雷文君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令人惊叹的公交迷恋

公交迷又称巴士迷,指对公共汽车及其设备、公交线路、公交配套服务有着狂热爱好的群体。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都爱好地理,有着极强的方向感和时间观念,还会参与一些如义务指路等的社会公益性活动。他们热衷于搜集与公交相关的所有资料,以作为留念和收藏,无论是拍摄公共汽车,还是使用录音设备录下公共汽车的报站,都可以成为他们的乐趣。

至于这群人对公交的迷恋程度,也着实让本刊记者惊叹不已。

忠实的公交车迷通常能通过公交司机、公交集团以及其他业内人士在第一时间获得与公交相关的各种信息,包括改道、加减配车、运营状况、新开线路和改换车型等。他们熟悉每一条公交线路的性质,包括所属公司、配车品牌、配车数量、车质情况、大概运营间隔、车辆编号、沿途设站、是否月票、线路价格、平均满载率以及这条线路的发展、换车前景,甚至是各个公司的现状,如公司财力、车辆紧张情况、为线路换车的可能性等。根据自己的喜好,不同的线路会有自己不同的粉丝。

不过,对于一个公交迷来说,最让他们敏感的莫过于更换车型。每当有换车消息,公交迷们便会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具体情况,他们通常在两个月前就会得知换车计划,有些重点车型甚至会在换车半年前就开始了解。他们密切关注车辆的生产和交付情况,在生产时联系当地车迷为新车的生产过程拍照,在到达公交厂内后会马上有人进行及时、全面、细致地拍摄,并反馈给其他公交迷。因此,公交迷们大多都对部分公交车线路的车辆型号了如指掌,偏向于车辆的技术型公交迷更是对车辆的配置、品牌有相当的了解,甚至隔着很远的距离可以听出车子的型号。

发展最好的香港“巴士迷”

由于互联网的发展,公交迷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圈子,但由于无法像绘画一样能够培养自己的技艺、陶冶自己的情操,像徒步一样可以欣赏美丽的大自然风景、远离都市生活的喧嚣,公交迷一直都处于一个非常小众的群体爱好。

但在全国的公交迷圈子中,香港几乎是公认发展得最好的地方,最早的“巴士迷”一词便是源于此处。

早先虽然也有人爱好巴士、拍摄巴士,不过由于群体基数太小,这部分人并没有渠道去了解相关消息,也并未形成巴士迷圈子,爱好活动也仅限于游车河等。而随着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与数码相机的慢慢兴起与普及,以及当时同为巴士迷的杂志编辑陈子瑜出版了一系列介绍香港巴士的书籍,使得许多人开始慢慢了解巴士,并在当时建立了巴士论坛讨论,巴士迷的圈子得以逐渐形成,慢慢地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香港的巴士迷群体与内地相比,在数量上有着绝对优势,巴士或公交爱好者群体在本质上属于一种都市文化,公共交通设施是每个人每天都会接触到的事物,绝大多数人很难理解其爱好者对于这些车辆、线路的热爱,而在经济发展较快较早的地区,人们则对个体行为有着更高的接受度和包容度,这使得香港的巴士迷群体得以发展得更快更好;而香港作为一个人口密度极大的城市,城市建设、公共交通的安排设计不得不更加谨慎小心,所以在城市规划、巴士线路等方面自然有着更加迫切的发展需求,这也为香港的巴士迷圈子提供了发展的土壤;忠实的巴士迷对于城市和公共交通线路有着极深的理解,所以他们对于线路、车辆的意见通常都会被采纳,这在无形之中也对巴士迷们起到了鼓励的作用。

难以言说的爱

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互联网普及之后,内地的公交迷们也开始建立了属于自己网站,用以交流和发展。彼时的92巴士网(就爱巴士)就是国内公交迷们的聚集地,其后改名为52巴士网(我爱巴士)亦延续了之前的风光地位。随着公交迷队伍的壮大,各地的公交迷们纷纷创立自己本地的网站,以更好地交流和进行线下活动。2003年,原92巴士网的部分重庆公交迷便建立了属于重庆本土的公交迷网站“重庆公交在线”。

公交爱好作为一种亚文化形态出现,势必在经济更为发达的地区发展更好,故而在重庆,公交迷群体不过在百余人左右,而忠实的核心群体,更是只有半数。或许是巨大的公交车更具刚猛铁血之感,又或许是对于机械、线路的研究太过枯燥,公交迷当中甚少有女性。

在“重庆公交在线”创立之后,每到重庆公交车更新换代或新增线路的时候,公交迷们都会积极地组织线下活动,大家共同收集资料、拍摄照片,聚集在一起讨论相关的信息。2014年,运行了42年的405路谢幕,大家纷纷前去合影留念,与这位“老朋友”告别。

在与重庆公交迷的交流中,有许多人都表示自己对于公交的热爱是与生俱来,自懂事起,便对公交有着浓厚的兴趣,而这种热爱又似乎难以向外人解释清楚。也许就像人们不明白培养植物,看它开花结果逐渐长大的乐趣在何处一样,又或者像是我们不懂为什么会有人喜欢饲养看起来丑陋危险的爬虫一样,真正的热爱本就难以言说,只是爱好公交,似乎又更加特别了一点。

陈万里:重庆公交活地图

老江北城长大的陈万里,记忆里最深的公交线路就是以前常常坐的101路车。他从1995年开始坐101路车,到2012年6月2日取消停运,恰好7年时间。停运的那一天,陈万里心情极为复杂,这条公交线属于他成长的记忆中的一部分,见证了他童年、少年以及整个青春期的成长。

小时候,对于公交线路陈万里就已经表现出超强的记忆力。经常坐的线路,每个站他都能准确无误地报出来,还常常在本子上默写。小时候,没事他就学着公交车售票员口音报站名,父母听到常常被骂:“学什么不好,学售票员。”也许父母并不能完全理解他对公交车的热爱,但他却越来越喜欢。对重庆的公交车路线极为熟悉,朋友们都称他为“重庆活地图”,常常有朋友不熟悉路,不知道怎么坐车为最佳方案的时候,总会想到他并打电话向他求助,他每次都超级开心地给朋友路线建议,朋友对他的这种认可与信赖,让他极为满足和自豪。

当本刊记者问他是不是天生记忆力就好,天生就对数字敏感时,不知道他是谦虚还是真是如此,他说就是对关于公交车方面的东西比较敏感,对线路、车型以及公交车历史事件很快就能记住。他也常常外出拍摄公交车,偶尔还会去区县拍,更是收集了许多公交车模型。他说:“爱好公交车是一个成本很低的爱好,但也挺辛苦的。我们这群人都是很单纯的爱好者,坚持下来完全是真爱这个东西。”

陈万里,28岁,外号“江洲”,记忆力超好,尤其是记公交路线,被大家认定为“重庆公交数据库”,“重庆公交活地图”。喜爱公交车摄影、绘画以及模型收集。

王蔚:喜爱公交车的大男孩

打王蔚记事起便对公交车有一种特殊的情感,不只是简单的喜欢,而是一种痴迷。从坐公交、画公交到后来条件成熟开始研究公交,他一直默默地坚持着。对他而言,其他爱好未必会坚持很久,但就是对公交车有一种放不下、难以割舍的情感。几年前,重庆没有CKZ6136这个车型,只有四川省绵阳市才有。为了拍到它,王蔚多次前往绵阳,完全是不计路程成本。朋友都笑话他,跑这么远就为拍个车,但他总是笑呵呵的说“自娱自乐”嘛。在空闲的时候,他也经常跑其他城市与其他城市的车迷朋友交流,去感受其他城市的公交文化。

虽然现在工作越来越忙,很少有时间画公交、做模型之类的,但他依然坚持坐公交车、关注公交车的最新动态。当本刊记者问及是否考虑买车的时候,他很真诚地回答:“就算以后买了车,依然会选择坐公交或者轻轨等公共交通工具。我是一个热爱生活的环保主义者,这也是我的生活态度与方式。”

31岁的王蔚微信头像是一个淘气的多啦A梦,名字叫“多啦A星”,是多啦A梦与星星的结合,星星也是他混迹于论坛贴吧常用的网名。这个31岁的大男孩心里住着一个多啦A梦,有一颗不想长大的童心。在与他交流的过程中,本刊记者能感受到这个大男孩内心的温暖与善良,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告诉本刊记者:“爱好公交车的男孩都是天性单纯、善良的。”

王蔚,31岁,从事IT行业,是“重庆公交在线”的创始人之一,重庆公交迷中的元老级人物,迷恋公交车20余年,圈内人常叫他“星总”、“领导”,对公交线路、车型、历史均有研究。

马荣洲:爱车,也制造车

进入大学生活的马荣洲,最大的快乐无疑是他可以拥有更多的时间和金钱去实现他的爱好——做公交车模型。

马荣洲从小就喜欢各式各样的车,但公交车却是让他最为着迷的。他父母说当年他开始学说话的时候,除了会说“爸爸”、“妈妈”,第三个词就是“车车”。对车的痴迷于他而言仿佛是一种天生,小时候没事就爱蹲在路边看公交车,对每一种车型都非常着迷。因此,历年来他收集了许多国家地区的公交车模型,也常常研究其他地区的公交车车型与重庆公交车的不同。有一年,他专门约朋友去新加坡、香港玩,实际上就是为了去看其他地方的公交车。由于香港的公交车文化发展得已经很成熟了,因此带给他了诸多惊喜与感动。他期待有一天重庆的公交车迷越来越多,公交车文化越来越深厚。

源于对公交车车型的喜爱,马荣洲从小学五年级就开始尝试着制作公交车模型。最初由于条件限制便把家里的废弃泡沫拿来当原材料,后来慢慢开始存零花钱买更好的材料进行手工制作,现在他制作水平已经相当专业了。从淘宝上买到材料后,自己在电脑上画设计图纸,剪裁模型材料,并手工喷漆,最令人称奇的是,马荣洲的公交车模型都是自动遥控的。不过,由于上课的原因,制作一个模型要花费他半年时间。虽然有时候很枯燥,费时又费力,但当一个成品完成的时候,他觉得一切坚持和付出都是值得的,他期待有一天能用心制作出完美的模型送给心爱的女生。

马荣洲,19岁,大一学生,外号“CKZ6116HN3”,这也是一款公交车型的名称。擅长公交车模型制作,性格腼腆害羞,但一旦聊到公交车的话题便口若悬河,有着说不完的话。对其他国家、地区的公交车研究也颇深。

刘渝:开公交车的拍照狂人

刘渝有个硬盘专门装有这么多年拍公交车的照片,照片总内存超过500G,还不包括以前删掉的。他很自信地说,基本上重庆每一辆公交车在他的硬盘里都可以找到。

在刘渝的人生中,最开心的事莫过于背着单反出去拍公交车。大夏天,常常穿着一双拖鞋背着单反蹲在路边等来往的公交车,一等就是一下午。在无数次的拍摄公交车的经历中,有一件事每每回忆起来都会让他哭笑不得。几年前,他为了拍123路车(现已取消),这路车当时是那个路线的独苗,车辆极少,差不多一两个小时才来一班。正逢酷暑,他穿着拖鞋来到这个车的终点站,找了个较为理想的拍摄点,随时准备好车进站。他蹲在那里等了一个多小时,好不容易车来了,突然半路杀出一辆摩的,停在他面前,问他:“兄弟,走不走?”完全挡住了他的镜头,搞得他哭笑不得,好不容易等来的时机也瞬间丧失。前功尽弃并没有让他甘心,于是,他继续蹲在原地,等待下一班车的到来,就这样,整个下午的时间他就只拍到那一班车。

后来刘渝说,其实这都是经常的事,拍公交车只有等待,而且要有耐心。但当一下午成功拍到自己想要的公交车的时候,这种成就感是无法言语的。有时候朋友都不理解他大夏天背着个相机出去拍公交车,搞得像个记者一样,朋友都说他“有病”。只有他知道其中的乐趣,尽管少有人懂他的这种快乐。

刘渝,28岁,公交车司机,六年工作经验,外号“鱼摆摆”,擅长公交车摄影,从卡片机到单反,用心记录重庆的每一辆公交车,也见证重庆公交车的消失与完善。

彭思源:坐着公交城市微旅行

小时候,爷爷每天都会乘坐公交车送小思源去幼儿园。他还记得是403路车,从杨家坪开往两路口,当时还是电车。虽然每天只坐一个站,但公交车成了小思源与爷爷最美好的记忆,成了童年无法忘却的回忆,这也使得他从小便对公交车有着一份特殊的情感。

6年前,彭思源正式加入重庆公交车迷大家庭,从此认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他对公交车开始有了更深入的研究,对于公交车摄影的热爱也更加强烈。

为了拍公交车,彭思源干过一件在外人眼中无比疯狂的事:就在高考当天,他被送考大巴车的车型吸引住了,他当时误以为这是一款新上市的公交客车,兴致一下便高涨起来,完全像忘记了马上就要高考这回事似的,围着车一顿猛拍。等他拍完才发现这辆车没有客车编号,并非是真正的公交车,不过这也没让他感到沮丧,毕竟能遇见心仪的车型,就是一件让自己高兴的事。倒是他为了拍车把高考抛在脑后的举动把送考老师吓了一跳,生怕他错过了进考场的时间。

从最初用卡片机拍公交车,到现在用单反拍,彭思源用手中的相机记录着重庆公交车的点点滴滴。每到周末,他常常一个人漫无目的乘坐公交车旅行,他称之为“城市微旅行”。起点站与终点站都不重要,一路上走走停停,有人上车,有人下车,可以看到不一样的面孔,对他来说就是一种满足。他说,一路上,不但可以欣赏沿途的风景,还可以感悟不一样的人生。

处于即将毕业的他,当本刊记者问及他是否愿意把爱好当作工作时,他很直接地说,毕业后最大的希望就是能进入公交车公司上班,想把他的爱好与特长在工作中发挥出来,为重庆公交事业献出自己的微薄之力。

彭思源,21岁,大三学生,外号“猫尾草”,记事起便喜欢公交车,公交车承载了他诸多记忆。小学便开始画公交车,擅长公交车的绘画、摄影,也在学习模型制作。

Q&A对话玩家

1.加入重庆公交迷圈子需要什么条件?

喜欢肯定是必须的,当然也要对公交车、公交线路这些东西都比较了解,但是具体了解到什么程度就没有硬性规定了,热爱是首要条件。

2.如果想加入重庆公交迷圈子,可以通过什么途径?

可以登录http://cq.52bus.com/forum.php(重庆公交在线网),注册成会员,重庆公交迷经常在此进行交流。

3.推荐几条重庆最有意思的公交线路?

401路是重庆运行时间最久的公交线路,自1956年通车,迄今已运行60年。

503路被誉为重庆最美的公交线路,自磁器口至牛角沱沿嘉陵江行驶,自菜园坝至朝天门沿长江行驶,一路可欣赏两江江景。

217路是重庆目前最长的公交线路,自西彭工业园区至重庆火车站北广场,共停靠42个站,全长近47公里。

665路是重庆目前最短的公交线路,从重庆北站北广场至轨道龙头寺站,一共只有2个站,一上车,一刹车,就到了。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你在拼命赶路,他们却在看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