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书相遇的私密地

未知   2016-12-15 10:38:48

在重庆,有这样一群人,在政府主办的大型公共图书馆、高校的学术图书馆之外,默默地凭借自己的微薄之力,营造出了一个个民间书馆,坚守着对图书的执着。这些书馆,看上去有些私密,实际上同样是属于每一个人的书房。在这里,既可与书相遇,也可以看到这些人为了那份纸质阅读感受付出的心血,当然,还能感受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快乐。

英文导读: In Chongqing, some booklovers set up their personal libraries. They also open them to us and we can gather together to read books.

文+颜昆 图+颜昆 左小朵

瓯溆草堂名字的三个意义

根据最新孔网数据,在孔网的重庆籍书店数为95家,而北京有2833家,上海548家,广东486家,浙江370家,四川也有307家。可以看出重庆的民间图书事业并不乐观,对于爱书之人,深感惭愧。然而,一位来自浙江温州的儒商,却在为重庆的文化事业贡献力量。

瓯溆草堂,原是杨济为的书斋名。“瓯”为温州江名,上游有盛产青瓷的龙泉,所以瓯在古意里也有瓷器的意思;“溆”指水边,斋名“瓯溆”意为依乡水而在,即含有对家乡的眷念又暗合了历来藏书之地取名都带水的古例。杨济为的瓯溆草堂以收藏书籍和CD为主,内容涉及文学、建筑、音乐、当代艺术和古菜谱。几十年的积累下来,杨济为的收藏除开两广、浙江等其他藏地,只重庆一处就有藏书2万多册,唱片上万张,作为私人收藏来说藏量不可谓不庞大。

至于藏书的来源,基本都是杨先生这么多年自己辛辛苦苦淘来的,同时杨先生知道实体书店的难处,故购书也多偏向实体书店。比如重庆的精典书店和迅客书房都是杨济为的经常采购地。此外每次出行外地,不管在公在私,逛书店都是杨济为必不可少的项目。昆明的麦田书店、深圳的旧天堂、温州的桃源书院、广州的博尔赫斯书店、成都的象形书坊都是杨济为的“老朋友”了。其实出行在外的时候,买那么多书,是很累人的,运输就是个大问题。不过对于杨济为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好书就要不惜代价的去收集。”杨济为如是说。

瓯溆草堂,后来变为了一个客厅的名字——重庆最大的客厅,虽然在物理上来说并不大。杨济为夫妇的热情好客和丰富收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文人慕名而来,雅集与此。这里办过青年电影论坛、实验音乐会、画家车前子的画展、诗人李海洲的诗会等等各式各样主题的活动。此外瓯溆草堂不光在重庆和国内文化圈中知名,这客厅还接待了来自法国、新加坡、意大利等多个国家人士的光临,同时也收获了他们的喜爱。

诗书画的雅集之余,客厅的餐食也不可不提。夫人郑晓薇本着江浙菜系的精制和对食物本味的追求,融进重庆菜系的豪爽,更重要的是熏染进了袁枚《随园食单》的精气神,让瓯溆草堂餐桌上的每一次食会,不管丰简,都可称为一场盛宴,这又让瓯溆草堂这客厅增添了一分美食的美名。当然,要得尝草堂的盛宴,还是需要一点缘分,和一颗热爱文艺的心。

瓯溆草堂,以后还会变为一个艺术机构的名字,或是一个民间博物馆的名字。由于名声越来越大,杨济为也为目前的空间不够用而烦恼。他希望能在不久以后把瓯溆草堂扩展为一个真正开放的艺术空间,除开可以有更大的空间展示出自己的全部藏品外,到时候也可真正的广纳天下朋友,与所有喜爱书籍、音乐、绘画、民间手艺和美食的朋友,一起分享所得。

万汇空间

最齐全的重庆作家书籍集结地

重庆总共有哪些作家?出自重庆作家的所有作品有哪些?关于这两个问题,可能每个人都能说得出来一二,可要说得出来三四,甚至说得出五六七八的,那就几乎没有了。那么哪里可以得到一个答案呢?万汇空间也许是你该去寻找的地方。

万汇空间还很年轻,最开始的初衷就着眼于推广重庆的本土文化,所以甚至连整个建筑群的造型也贴合于山城的特性而取了一个“山”字。馆藏是以书籍为主,从最初的几千册开始,慢慢积累起来自各方的自发捐赠和支持,现在已藏书过万册了。此地藏书的最大特色,就是收取了几乎所有重庆本土作家的作品:有电影《让子弹飞》的原著者马识途的《夜谭十记》《清江壮歌》;罗广斌的《红岩》当然更不待提;曾获“罗马文学奖”的虹影的《饥饿的女儿》;莫怀戚的《白沙码头》《散步》《家园落日》;黄济人、敖玉琴、杨恩芳、何建民、历华、冉冉、阿蛮等大家耳熟能详的重庆作家外,年轻些的庄秦、郑军、李浩白、吴佳俊、司徒浪子、那夏等等几乎每一位重庆作家的作品都可在此找到。可以说万汇空间是全重庆第一个聚焦本土作家作品收藏、也是本土作家作品最齐全的书馆。此外,万汇空间目前还正在资助多位作家,对重庆的本土文化,建筑做深入的发掘,并将出版成书以留学术硕果。

在书馆功能以外,万汇空间也同样是可做文创活动的地方,去年开馆至今万汇空间与“书香重庆”一起打造了“曲水流觞”的系列文化活动,已举办包括诗歌朗诵会、春联书法活动、民国文化分享交流会等多场文化活动。此外还有高参音乐分享会、与门唱片一起举办的瑞士黎明女神吉他四重奏等活动,也都在此地举行。万汇空间名副其实地在践行自己推广提升本土文化的初衷。

那么回到开头的那个问题,关于重庆作家的所有作品,如果你想去探寻答案,作为收藏有最齐全的本土作家作品的万汇空间,也是对重庆本地市民完全开放的。万汇空间的日常基本功能就是一个图书馆,地点也方便,就位于江北九街的万汇中心11楼,有兴趣的朋友随时可以去亲身体验体验。

之后为更好地接待更多的爱书的朋友来读书,据说万汇空间接下来可能会做一个小迁移,大的地方不变,但会搬入位于万汇中心裙楼里的“室内开放式公园”, 公园本身也是开放的,届时万汇中心将会成为一个没有围墙阻挡、随意可以坐下来、随意可以捧起一本书来品读的阅读休闲之地。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去数数重庆的作家和籍贯重庆的书。

喜玛拉雅

最难经营的是时间的美感

9年的时间可以做什么?也许每个人的使用方法都不一样,刘景活用9年的时间来做了他的私人小书馆——喜玛拉雅。

刘景活从小就喜欢图书馆,或许是出于一种对图书、对知识的热爱,这些年下来,他跑过的图书馆已有好几百个。要知道就算一个在图书馆工作的专业人士,一生也平均只会接触30个左右的图书馆。

9年前,在黄桷坪的一个小小隅落的小小老房子里,刘景活拿出自己私藏的几百本书,沿用下自己雕塑工作室的名称,喜玛拉雅书店静悄悄的开张了。虽是书店之名,其是书馆之实,喜玛拉雅并不鼓励销售,主要以来店阅读为主。深知书籍重要性的刘景活为保护书的收藏,连外借都少,除非是有复本的书,才会少量借出。知名书楼天一阁有句话是:“书不出阁,代不分书”,讲的就是书的散易聚难。所以喜玛拉雅的藏书增长,也并非简简单单。除开自己的几百本原始藏书,从开馆之初刘景活就一直都努力地增加着书籍的数量。从最开始跑批发市场自购,到后来跑艺博会,跑书博会,找书商,找出版社,刘景活联系任何和书有关的人沟通讲解自己的喜玛拉雅。回报慢慢积累起来,各方的捐助陆续到来——重庆精典书店的大力支持、艺术家郭晋的丰厚捐赠、中国国家地理黄菊的书籍和碟片、设计师简枫的赠书都给了力量让喜玛拉雅慢慢长大。

到目前为止,刘景活的藏书量已超过十万册。由于地方限制,喜玛拉雅仅作为一个开放展示的书馆,并没有装下所有的藏书,另有书库做专业书籍的收藏。刘景活的这个书库,不光关于重庆本地的文史资料齐全,全国来说都是文史资料方面的翘楚。雕刻家叶毓山80岁生日时送来的一套一生作品集,以卢作孚孙女卢晓蓉的赠书做的卢作孚文献室,批评家王林送来的共50多个品类的所有著作,都是珍贵也难得的文史档案。所以做电影的、做书的、做学术的各界人士经常会光顾刘景活的书库来查询资料。

喜玛拉雅虽小,但作为一个图书馆来说,却是功能齐全,因为它本就是一个热爱图书馆的人的作品。这里有可供静读和沉思的小房间,有可供喝茶和谈心得的小后院,按照古制这就应该叫做“书院”了——有书看,有交流,有知识学,刘景活喜欢的也正是这种感觉,这种人与人,人与书在一起的感觉。

令人难过的是喜玛拉雅可能要拆了,刘景活最近每天都会把尽量多的时间泡在书馆里,一边尽可能多的看看这个老地方,一边回味这9年的时光。多年书香的熏染,地方本身就已蓄积下了满满的感情。多年心血的攀登,即使再来一个9年也难再找到那份感觉了。

不想搬!对刘景活抛橄榄枝的地方倒是颇多,但即使是更大更好的地方他都不想搬。“一切都是可以经营的,但最难经营的是时间的美感。”刘景活说。石阶上青苔,墙上的旧痕,补过的藤椅,甚至是书的摆放,都如时光难再,不可复制。

所有,如果有时间,赶在小书馆真的拆掉或者搬迁之前,来黄桷坪刘景活的小院里,苦楝树下,花瓣雨中,感受下书籍中的喜玛拉雅吧……

左右页图:书籍关乎个人的灵魂,而图书馆是保存整体人类文明的地方。有那么一些人,默默的凭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坚守着对图书的执着。

左右页图:瓯溆草堂、万汇空间、喜玛拉雅都是重庆公共图书馆之外各具特色的民间书馆。虽然初衷并不一样,不过都是一份对书的热爱。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与书相遇的私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