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城市的公共书房

未知   2016-12-15 10:38:43

尝试扪心自问:你有多久没走进过图书馆?图书馆与书店不同,这是一个对我们每个人而言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熟悉,是因为我们都曾与它有过交集;陌生,是因为我们远离它太久。

这便是本刊编辑部推出这期策划的初衷。事实上,策划起因是源于刚刚过去的世界读书日,这一天,尽管全城飘荡着书香,却让我们心生几丝伤感,因为我们发现那些承载过众多人阅读时光的图书馆,门庭冷落,乏人问津。

博尔赫斯说:“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虽然我们无法知道天堂在哪里,但我们应该知道图书馆就在身边,那应该是生活里最美的地方。

所以,我们的记者团队开始了对重庆各个图书馆的探访,从公共地带到高校校园,从大型图书馆到民间书馆,我们只想把这些地方告诉给你,然后,等待你的再次光临。

英文导读: R o o s e v e l t Library opened to the p u b l i c i n 1 9 4 7 a n d i t developed to Chongqing Library. We went into it and knew more stories about libraries in Chongqing.

文+朱艺 图+无忌 李曦

策划+本刊编辑部 

图书馆的重庆往事

一城书香飘荡70年

Library Stories in Chongqing

这座城市埋藏着许多关于图书馆的往事,只有当我们真正翻开厚重的城史,才发现还有那么多不为人知的过往:从罗斯福图书馆到重庆图书馆的变迁,陪都时期各大知名图书馆的纷至沓来,以及重庆图书馆新馆的馆藏珍品……这些秘史被我们一一揭开,浓浓的书香之气从70多年前一直飘荡到现在。

70年前启航的重庆图书馆

每次路过渝中区重庆市少儿图书馆,就会瞥见“罗斯福图书馆(旧址)”的牌子,望上去,整栋大楼跟四周的房舍相比,建筑风格上并无异常。这次在馆内工作人员指引下,才知道罗斯福图书馆原来别有洞天,不愧是重庆图书馆的前身。

顺着少儿图书馆的石阶下行,满眼葱翠,一棵棵参天大树映入眼帘,很多棵都要几人合抱,一栋老建筑便藏匿其间——这就是罗斯福图书馆了,它也是我国历史上第一座以外国总统命名的图书馆。虽历经70多年风雨飘摇,当年的主体外观却依然保留尚好,大理石外墙和红瓦,散发出那个时代的独特韵味。走进馆内,高低错落的木板、木门、木窗经过时光的洗礼,历史气息愈加浓烈。

1945年4月12日,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因脑溢血阖然长逝。为纪念罗斯福总统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为促进世界和平作出的巨大贡献,1945年5 月国民党召开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讨论通过了“为纪念美故总统罗斯福, 筹设罗斯福图书馆”的议案。抗战胜利后,1946年7月“国立罗斯福图书馆筹备委员会”在南京成立,著名图书馆家严文郁先生担任筹备秘书,着手国立罗斯福图书馆的筹备工作。同年9月,国民政府决定将罗斯福图书馆馆址设立在重庆。不久罗斯福图书馆筹备委员会就西迁到重庆,以两浮支路(今长江一路)原国立中央图书馆重庆分馆馆址为办公地点。但是受各方面因素影响,国立罗斯福图书馆迟迟没有正式成立,不过筹备期间已开始对外服务。直到1947年5月1 日,国立罗斯福图书馆才正式对外开放阅览,至第2年,馆内藏有中西文图书、期刊、报纸等各类型文献,典藏量在当时全国仅有的5个国立图书馆中名列前茅。

而今,年老的罗斯福图书馆已丧失了图书馆的功能,只偶尔举行一些展览和讲座。图书馆前的庭院仍然鸟语花香,10多株跟图书馆年纪不相上下的黄葛树带来清凉与绿意,吸引着阅读爱好者。同时,此地还能眺望远处奔腾不息的长江水和菜园坝长江大桥上的车流。正因这清幽的环境和深厚的底蕴,罗斯福图书馆也成为不少影视剧的宠儿,《周渔的火车》、《爱了散了》、《周恩来在重庆》等影片都曾在这里取景拍摄。

遍布山城的知名图书馆

其实,除了罗斯福图书馆,还有众多知名的图书馆曾经在渝发展。抗战时期,国民政府迁往重庆,重庆成为战时首都,大量图书馆机构和图书馆界名人纷纷来到重庆,重庆一度成为战时中国图书馆事业的发展中心,推动着全国图书馆界在战乱中的艰难发展。

在南京奉命筹建的国立中央图书馆,抗战爆发后于1938年迁至重庆,借四川省立川东师范学校大礼堂为办公处,5月在重庆成立参考阅览室附设抗战文库公开阅览。1939年因日军大规模空袭重庆,该馆筹备处迁往江津县白沙镇,与中国平民教育促进会联合开设国立中央图书馆白沙民众阅览室,为当地民众提供部分抗日建国图表、地方日报、西文参考书等,并举办日报杂志展览会等活动。1940年8月国立中央图书馆在重庆正式宣告成立,为更好地满足民众利用图书馆之需,又在重庆市区两浮支路筹建了重庆分馆,设普通报刊阅览室、儿童阅览室、中文与西文参考室、图书影片室及小型学术演讲厅等,到1946 年才迁回南京。

中国近代第一所国立图书馆——国立北平图书馆在抗战爆发后,也将有价值的文献运至重庆沙坪坝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内,并在此设立国立北平图书馆重庆办事处。在渝期间,除了开展正常的馆务外,广泛采购图书,印制馆刊,尤其派专人负责采集各地出版或市面发售的有关中日战争问题的报纸、杂志、小册子等,以补充抗日战争史料,并积极收集了多部解放区出版的书刊文献。此后还直接与延安解放社、重庆新华日报社等建立联系,并公开收藏中国共产党早期出版的书刊文献。

而重庆市立图书馆也在艰难时局中推动着重庆地区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它于1939年奉命改组而成,曾作为重庆市的地区图书馆中心。1939年5月,因日军空袭,馆舍全部被炸,图书损失惨重被迫迁至江北红沙碛办公,同年12月迁回陕西街三元庙兴建新馆舍,正式面向民众开放阅览。它与市郊各教育文化机构协会在沙坪坝、市女中、李子坝小学等10余处设阅览场,为进一步提供读书阅报服务,还在化龙桥中心茶社、观音桥茶社等设立书报流通处,供给书刊、月报、杂志等。在它的带动下,巴县县立图书馆、北碚图书馆、国立社会教育学院图书馆、国立重庆大学图书馆等也努力维持局面,为重庆本地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创造条件。

此外,1942年国民政府第三届国民参政会议在重庆召开,会议通过了创设国立西北图书馆的议案。次年经教育部批准成立国立西北图书馆筹备委员会,由著名图书馆学家刘国钧先生任筹委会主任,促成了国立西北图书馆的建成开放。

重庆图书馆的变迁

严文郁先生当年受命任国立罗斯福图书馆秘书之前,先后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北海图书馆、国立北平图书馆等处工作。他自1946年在重庆接收国立中央图书馆重庆分馆馆址及书报后,呕心沥血主持罗斯福图书馆筹委会,开辟阅览室、专家研究室、儿童阅览室等,全部以开架的形式对外开放。同时,严先生还组织开展文献分类、编目、馆藏珍本、善本图书展览等工作,进行了极具特色的抗战版图书专藏整理。另外,推行馆际互借,供给学术团体及文化机关研究参考资料,在广播电台和《和平日报》增设“图书评介”节目和副刊等都获得了良好的反响。

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根据西南文教部的指示,“国立罗斯福图书馆”更名为“国立西南人民图书馆”,服务方向也更多地面向工农兵群众。1955年5月,原国立西南人民图书馆、原重庆市人民图书馆、原重庆市北碚区图书馆三馆合并,由此“重庆市图书馆”诞生。随后的10年动乱中,重庆市图书馆各项工作的开展受到阻碍,步履维艰,但是有志之士们始终坚守岗位,保护图书。1978年我党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改革开放的春风也给重庆市图书馆注添了新的活力,这一时期图书馆成功研制出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的“C-S图书自动传送系统”,参与全国性图书馆专业书籍的编撰,建立馆际协调机制,业务更加广泛深入到工厂、学校、机关等地。

1987年,重庆市图书馆正式更名为“重庆图书馆”。当重庆直辖后,重庆图书馆也迎来了千载难逢的机遇。作为社会上最广泛人群终身教育的理想场所和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阵地,重庆图书馆当仁不让。2000年中共重庆市委、市政府在制定“十五”规划时,规划了新的图书馆、美术馆、艺术馆等5个文化建设项目。在紧锣密鼓地张罗与建设下,2007年6月18日,重庆图书馆新馆最终落户沙坪坝凤天路中段,它北靠沙区区府大楼,南依凤鸣山中学。由美国PEA公司设计的图书馆新馆在建筑形式上,是对传统建筑的一种创新。通透的玻璃外墙、宽阔的大道,石头堆砌的服务区……让置身其间的读者倍感安静、舒适。

抗战文献的宝库

重庆图书馆新馆藏书量达460多万册,是重庆市文献资源保障中心,已形成在国内外都很有影响的三大馆藏特色,包括抗战时期出版物、古籍文献、联合国资料(“国立罗斯福图书馆”成立之后即被联合国指定为其资料寄存馆,并于199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为联合国全部文献寄存馆。)

而在其馆藏特色中,最为引人注目的要数抗战文献资料,有图书馆研究员曾说:“重庆图书馆是抗战文献资料最全的图书馆。” 重庆图书馆在2012年还建成了“重庆中国抗战大后方历史文化中心”,说它是抗战文献的宝库毫不夸张。因为它的前身——国立罗斯福图书馆筹建之初就主张全面收藏抗战八年的出版物,国立中央图书馆抗战胜利后迁回南京,除将其在渝的馆址及部分设备无偿移交国立罗斯福图书馆外,更将多余的报纸、书籍(大多为抗战时期的版本)悉数捐赠,这也是重庆图书馆最早的一批图书。而在1946~1947年教育部清理战时文物损失时,委员会接运上海、南京办事处移赠的一部分无主图书共十几万册,这成为了当时罗斯福图书馆图书中最有价值的部分。然后,通过广泛征求、订购、国内外馆际交换等手段,其所藏抗战文献的数量和质量,在全国以至世界上都位居前列。

重庆图书馆还把大力收集抗战文献明确作为一项长期的工作方针。2008年购买国家缩微中心整理出版的《民国珍稀短刊断刊》重庆卷,其中包含重庆图书馆之前未有的大量抗战期刊。2009年从台湾购买一批珍稀档案资料,丰富了重庆抗战时期的历史文化研究。同年,从国家缩微中心购买580种抗战报纸缩微胶卷。另外还收集购买日本、美国、俄罗斯等地保存的有关中国战区抗战大后方的文献史料。为保存好抗战文献,重庆图书馆采用缩微和数字化的方式对文献进行再生性保护,并借助“重庆图书馆讲座”邀请研究大后方抗战文化的前沿学者来讲演,努力集收藏、建设、开发和研究功能于一身。

最值得一提的是,2000年史迪威阅览室在重庆图书馆设立时,史迪威的外孙一家人现场捐赠了两本史迪威的个人藏书,一本《汉语教程——美国军队在中国的故事》,另一本《红楼梦》英译本封面镌刻着精美的“黛玉葬花”图案,附有史迪威亲笔签名,页上贴有两支步枪和马刀交叉造型以及盾形族徽的史迪威藏书票,十分珍贵。

左右页图:罗斯福图书馆是重庆图书馆的前身,现已不再作图书馆功能使用,但沧桑的建筑、优美的环境仍然吸引着众人。

左右页图:走进渝中区少儿图书馆深处,才能发现罗斯福图书馆藏匿在苍天大树之间。罗斯福图书馆于上世纪40年代开始对公众开放,其典藏众多,文献类型丰富,一度走在时代的前列。

左右页图:重庆图书馆从罗斯福图书馆起步,经历了几馆合并、易名等历程,才迎来了其发展的春天。

左右页图:重庆图书馆新馆位于沙坪坝凤天路,是一座复合型、现代化的图书馆。它的三大馆藏特色一直引人注目,并且仍在完善与追求进步。

上一篇回2016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重返城市的公共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