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房子

文+ 迷雾   2016-12-15 10:38:37

文+ 迷雾

迷雾

迷雾,月亮双鱼上升天蝎的狮子男,80后非著名影评人、媒体人、傲娇型吃货,被他拖入黑名单的食店已有上百家,偶尔会怀旧。

前段时间去了一趟江津白沙古镇上的影视基地,老实说印象并没有太深,复刻的老解放碑,呈现出一种廉价的苍白,没感受到多少老重庆的影子,甚至连热闹都差了同类的民国街一大截。

不过里面有栋老房子,三层的洋楼,红色砖房结构,门前有一棵大榕树,落叶在黑色瓦片上厚厚堆积了一层,在秋日的阳光中并不显得萧索,却总感觉少了些什么。其实我对这种红砖房并不陌生,对我来说,那是外公的家和我的童年。

外公的家是一栋隐藏在小龙坎坡坡坎坎中的老楼,红色的砖墙,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爬山虎,苔藓肆无忌惮地生在砖瓦之间的缝隙当中,显得生机勃勃,大人们称呼这楼的编号“二栋”,小孩子看到红色的砖瓦很是喜欢,也就一直喊“红房子”。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这栋红房子是中苏友好时期由苏联专家设计修建的,这种工业化时期特有的方正和一丝不苟,构成了红房子特殊的魅力。按照小孩子的眼光来看,与周边那些水泥搭建的平房相比,红房子简直就是一座宫殿。阳台上摆满了花花草草还有晾晒的衣物,每到吃饭时间,炊烟会从屋顶的烟囱中袅袅升起,大人们会站在一楼的过道中大声招呼孩子回来吃饭。待到饭菜做好了,一层楼的邻居们会把饭菜端到甬道上面吃,小孩子就端着碗在甬道中乱窜,这家有好吃的尝一点,那家做了稀罕的就蹭一点,大人也只是笑笑,不会阻止。

红房子的地板和楼梯都是实木的,老木头有些历史了,扶手上的红色木漆已脱落,露出原木本色,摸上去有些刺手。上下楼的时候大人会告诫不要快跑,因地板会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响,还会吵到过道上小憩的老人。不过小孩子显然不会在意这些,这栋老房子就成了我们嬉戏的迷宫,飞奔在里面,耳边是呼啸而过的风声,和被打扰的老人不满却听不出火气的唠叨声。

红房子还是一座战场,每当夏天来临,各式各样的水枪就会涌现。这也是打水仗的黄金时期,同龄的孩子们按照楼层分组,从清早“厮杀”到饭点。不过大多数也就是小手枪,直到隔壁的胖子怂恿他父亲买了一把“双管猎枪”,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拥有两个巨大的蓄水桶,而且劲力十足,射程足足是小水枪的两倍有余,这才打破了长期以来的武力平衡,带领二楼的小伙伴们走向了胜利。

长大一些后,因为外婆身体不好的缘故,我搬出了红砖房。很多年后,我才意识到,这是一次永别,我离开的不是这栋建筑本身,而是我们孤独长大在冰冷高楼中难得体验的一种童年记忆,里面有无数和你一起飞奔的同龄孩子,还有甬道上那些家常饭菜透出来的人情味儿。

如今,红房子早已被推倒,我没有亲眼看到那栋承载着童年记忆的建筑如何轰然倒塌,也来不及感叹它的消失。只是突然想起白沙古镇那栋形似的房子少了什么,没有了屋顶烟囱中升腾的烟火气儿,它就和旁边残破铁轨上生锈的老火车头一般,只是一个空洞的影子罢了。

上一篇回2016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红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