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蓝的穹窿

文+冉冉   2016-12-15 10:38:37

文+冉冉

初 春

那里几蓬盛开的阳雀花在低语春天还没有完全到来乳白细碎的花朵象灌木上未褪的雪

我要同时献上桃花 李花和杏花虽然它们还是苞芽还需要几场雨水浇淋

从油黑的土地上走过禾苗已高过脚背那些种子是我们播撒的种子

我看见了春天我要向你坦白我害怕怀孕

瓦蓝的穹窿瓦蓝的穹窿和雪地的颜色在加深夜晚来临没有黑色的夜晚枞树林象珊瑚一样透明清晰可辨的有低头刨雪的马马嘴边紫黑的荆棘

还有白色的羊群 牛群宛若熄了火的汽车卧在路边安睡

踏雪归来鲜红的耳朵还在燃烧它还没有习惯寂静因为心中的风雪刚刚才停

碧绿的江水看见耀眼的东西我就头晕但我还是喜欢盯视碧绿的江水和水面眩目的波纹

还是喜欢看冷 把一江大水收紧漆黑的鱼群和枯枝浮游在卵石之上凝重而又光滑的水面没有留下倒影

一条江在雪山间蜿蜒潺潺的水声要屏息才能够听清我就要顺流而下我又要回到喧嚣的家

渡口杨槐立在岸上墨绿的叶片亮得刺眼怀孕的日子膨胀的欲望是动来动去的鱼在树阴里眺望江水打湿了脚趾

正是涨水的月份过江的人轻脚轻手回应着雨后的静他们慢慢地滑过眼睛 手 肚腹都奇怪地空着

皂角

洗头的姑娘看见了皂角满树湿淋淋的皂角象乌黑的脚印

她看见了儿童几百个儿童捧起皂角呜呜地吹

她看见了飞刀皂角的飞刀纷纷扬扬落在地上

她看见了翅膀黑白两爿黑的一半是皂角白的一半是悲伤

樱桃一万颗樱桃粘在我身上甜言蜜语地问——你从来没有试过 用这么多宝石装饰你的梦境

我坦白:从来没有我的梦像嶙峋的礁石刺破了大海每滴海水都裸露出惨白的盐

那是它的骨头和光芒呀 樱桃说 你触碰海水 就像我们触碰你你装饰海水 就像我们装饰你

我深深地舒了口气果然 梦的废墟像烟花中的山城一闪

冉冉

女,土家族。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创作,著有诗集《暗处的梨花》、《从秋天到冬天》、《空隙之地》、《朱雀听》、《和谁说话》,中短篇小说集《冬天的胡琴》。曾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首届艾青诗歌奖、重庆文学奖、边疆文学奖、西部文学奖等奖项。现居重庆。

《诗意山城》问卷:

Q:从诗人的角度来说,你认为重庆最美的元素有哪些?

A:若范围指“大重庆”,这个问题就太复杂了点。缩小到主城吧,那就只能是江、桥和山了(这样说虽无新意,但事实如此)。有江有山,差不多就是“江山”就是“天下”了,牛吧?

Q:你最喜欢的重庆式休闲方式是什么?

A:走路、爬山、逛天街商场、吃小吃、喝坝坝茶。

Q:你经常在重庆周边旅行吗?

A:“周边”倒是时常去,不过基本上不是“旅行”,而是“出差”。我也想放下所有,一身轻地去旅行,可是没办法。只能在心头尽量放下,在适当的时间地点进入“旅行”状态吧。

Q:请简单描述5种以上你喜欢的重庆美食,按照喜爱程度排序。

A:宰海椒,绿豆粉,麻圆,煎糍粑,火锅。

Q:请简单叙述重庆美女之美。A:美腻肌肤,魔鬼身材,豪侠气质,风风火火里外一把手超能干。

Q:你理解的重庆性格是什么?

A:应该是侠义豪爽吧!不过需要提防某种褊狭的地域情结(严重时表现为一定程度的夜郎自大)。

Q:你经常外出旅行吗?你遭遇过旅途艳遇吗?

A:如前所答,外出多,除了旅行,更多是出差。“艳遇”?常常有吧。所谓艳遇,意即同美丽相遇。人、事、景都可以入美丽一格。反对将这个词作狭隘的男女之情解释或理解。何况在一个男性本位的语境中,“艳遇”的主语或者说主体常常为男性,那就更是曲解这个美词了。

上一篇回2016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瓦蓝的穹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