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黔江八面山到小南海

文+王雪 图+王雪 高原   2016-12-15 10:38:12

文+王雪 图+王雪 高原

人一生中总要走许多路,淌许多河。在全国的户外登山探险圈里都泛着远行情结,在没钱旅行和没时间旅行之间纠结不已时,许多人却都忽略了自己家乡的月亮,它一样有着皎洁圆润的丰姿。八面山就着这样一个地方,虽然穿越之行不算太长,却给我留下了永久的记忆,也算是圆了我用另一种方式行走的梦。

英文导读: We have a hiking plan in Qianjiang and Mount Bamian is our main target. It is not a long way, but we have a wonderful experience.

线路:重庆→黔江→情侣山→观音岩→林场→风雨桥→小南海

队伍:20人

历时:2天

线路背景:八面山在黔江区的西北,东西南北四路可通,八方能上。最高处钟顶山海拔1720米,天然植被葱郁。小南海,一个美丽的高山湖泊,四周秀峰环列,湖内水碧岛绿,湖光山色,景色如画。翻越八面山至小南海,既可以感受山的壮丽又能感受湖的秀美,是黔江区最精品的徒步穿越路线。翻越八面山至小南海,感受黔江最具特色的自然风光。

难度指数 ★★★

强度指数 ★★★

风光指数 ★★★

经验指数 ★★

活动装备:露营全套装备、帐篷、防潮垫、泡沫垫、睡袋-5°、登山鞋、头灯(含备用电池)、背包(男驴65L以上,女驴45L)、雨具、个人餐具,个人洗漱卫生用品、个人药品、少量应急食品、换洗衣物。

食品准备:早餐,路餐、晚餐各一份,饮用水适量,沿途有补充水源。早餐(方便面、八宝粥、牛奶、面包等)晚餐(方便饭,其他食品亦可)。

几番走错路,前队五次变后队

也许是和八面山有缘吧,去年我才去了酉阳的八面山,今年的第一次行走又是黔江的八面山。出发时的好天气让我没有理会天气预报,我、端端、天地有雪、老李、江南、大胃、金刚罗汉、大师、么么、太阳居、东东哥、黄昏诸神、精彩、梅英等一行十几人从重庆北站出发,满心欢喜地踏上了黔江情侣山穿八面山之旅。到达黔江已是凌晨五点多,为了天亮后的远行,我们扎营睡了个囫囵觉。在大家的呼噜声中,感觉刚刚合眼,就有人叫起床了。睡眠尽管严重不足,但还是要完成我最讨厌的收拾背包的全套动作,心里不停地抱怨,却也无可奈何。

当时我们有两条线路可以选择:第一条是坐车到莲花山庄后直接上山穿到小南海,大约需要4-5小时;第二条则是从体育馆出发,翻过情侣山到八面山再穿到小南海,大约需要8小时。稍作商议,众人一致决定走第二条路。我们在附近找到了一辆车,司机师傅载着我们在县城里采购水、食物、汽油等。一切准备得当后,驱车来到山脚下。下车仰望群峰,只在云雾中,从这里开始,我们出发登山。

上山的路在村子中非常隐蔽,外观是一条极普通寻常的阡陌小路,不问人的话很难找到。站在山脚仰望,根本无法看到主峰,云层很厚,雾气很浓,天气预报说将有雷阵雨。因为要在山上露营,需要准备充足的食物和水,所以大家的负重自不必谈。爬山不久,众人便累得汗如雨下,边走边拍照,行军速度不快,可以望见山脚的村庄遥遥在望,看起来好像已经走了很远。虽然对于行程来说,这不算什么,但从视觉感官上来说,绝对是个下马威。大伙一路说说笑笑,石阶还没走完,所有的人就已经纷纷脱掉了外套。大家的热情和体温一起升高,脚步有力走得兴致昂扬,笑得如同路边的花朵。

当青草混合着牛粪的乡土气息换成树木的清香时,我们走上了情侣山。十点多钟的时候,我觉得有些累了。看来冬眠养出来不少脂肪,体力也大不如前。我多想能够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可大家都好像精神振奋,我也只得紧紧地跟上,并且尽力追赶走在前面,因为根据经验,这样不会觉得太累。没一会儿,听见后边在喊,要我们停下来。原来是走错了方向,没办法,大家也只能调转方向往回走。这下前队变了后队,我倒还需要多走一段路。没办法,我也只能亦步亦趋,希望赶到前面去。可谁知道,好不容易走到了前面,不到半小时又听到有人喊:“走错了,倒回来。”我索性就走在后面,了不起就是一直走在队伍的末尾。当我的脚开始发软的时候,我们登上了山头,终于可以缓口气。

我们走在尺把宽的山脊上,望着两边山脚下的村落,感觉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不过好的感觉并没有维持多久,开始下山后,小小的碎石子路,踩到哪里都非常滑,一小段路下来我的脚就开始打闪,我恨自己不争气,上山脚发软,下山脚打闪,难不成是我不适合走路?一鼓作气挨到山脚,回头望着后边的队友还在半山腰上,与那段碎石子路对抗。

左右页图:八面山天然植被葱郁,奇花异草富集,极富诗情画意。眼看又要上山,我心说还是慢慢走着吧。可谁知刚想到这里,又听见后边喊走错了。我回头望,后边的人走完碎石子路,直接横向走了过去。前队再次变后队,还得多爬好长一截上坡路。不知什么时候我又跑到了前面去,真是不长记性。我和端端对望一眼,不用照镜子也知道,我和她的表情一样的崩溃。

当我们赶上队伍的时候,么么对着我们说:“一不小心我们又变成了前队,真是好运气。”听着队友的调侃,我连回嘴的力气都没有了。回看了端端一眼,我们一起说:“打死我们,都不走前面了!”听到我们的宣言,大家哄然大笑。又经过了两次向后转,前队变后队以后,终于可以休息了。午餐时间大家都吃得很开心,或者说是休息得很开心。特别是我五次前队变后队的经历,简直就是最好的下饭菜。

此时,我们离八面山还很远的路程,吃完饭后,我们又开始急急地赶路。补充能量后,我的状态好了很多,走起路来都觉得踏实,脚也有劲了。精彩哥哥指着远处的电线高塔对我说:“瞧,我们就是从那儿走过来的。”看着隔了一山又一山的遥不可及的高塔,简直难以置信。

左右页图:行走在八面山中,目之所及重峦叠嶂,林海浩瀚,还有清溪流水,松涛声声,自然风景与荒野人家融于一景,别有一番风味。再次上山时,我的脚又发软了。我觉得自己是患上了恐山症,看到上坡路,脚就发软,简直要赶上国足。因为知道路途尚远,大伙儿不敢歇息,紧紧跟着前面的大姐,也无暇看风景,低着头,咬着牙鼓励自己往上走。

突降大暴雨,湿身登峰顶

路越走越窄,草越来越深。往后看,后方队伍离我们不知道还有多远。我们这一小队剩有端端、大胃、金刚罗汉和我四个人。这时天空中开始飘起了雨,细细的雨滴混着汗水,凉凉的,咸咸的。可正在我们探路的时候却又听见有人喊,我心里一紧,果然发生了最可怕的事:“倒回来,走错了!”大队伍这时已经在对面山上。而我的体力已经严重透支,却还要比他们多爬半座山。

上山后我整个人一下子浑身都瘫软了下来,当我们终于走上垭口的时候,大家用热烈的掌声迎接我们。金刚罗汉指着前面说,过了那个垭口就是八面山了。我顺着他的手指望去,一山连着一山,到处都是垭口,也不知道他指的是哪一个,我绝望地不愿去追问是哪个垭口,只是在稍事休息后,接着赶路,对,也只能用“赶路”来形容了。

起步的陡坡,目测有五六十度,我连喊天的力气都没有。跟在黄昏诸神后面,还未开始走,他就对我笑骂道:“你离我远点,你太霉了,跟你在一起我也要走错路了!”不一会儿,我们来到一处小型瀑布,瀑布的旁边开满了野生的花朵,大家都忍不住停下来拍照、休息。至此我们才踏上了八面山的辖区,我们的旅程也才刚刚开始。

大家休息片刻后便开始搭伙做饭补充能量,可为了翻过山顶到目的地吃晚上的丰盛晚餐,我们开始过起了“勤俭节约”的生活,每人的主食基本只有一包方便面,两根火腿肠,何其悲惨。天地有雪还在感叹,在家吃得像皇帝,现在吃得像乞丐。

简单补给后,大家再次启程。俗话说,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通俗讲,就是喜剧总是伴随着悲剧。我们正登上一个山头,欣赏四周美景,时不时还来一段自恋的自拍,突然,落下几滴雨,众人预感到不妙,马上给背包罩上防雨罩,待我们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就从天而降。我慌忙撑开伞,几人挤在伞下。但小小一把雨伞根本没有用,雨势太过凌厉,更兼斜风吹雨,不一会儿几人身上就被淋了个透。我们开始站在山道边岩石下,希望雨马上就可以停,但过了一会儿,雨势却丝毫未减。此时距离峰顶海拔还有不到两百米,我们思忖站着淋雨也不是个事,于是决定冒雨前行。放好相机和手机后,天地有雪、大胃等人冲进了雨里,往山上奔去。我撑伞在后,勉力地保护着胸前的相机。雨太大,一会儿悬崖上就有了小瀑布,山道上水哗哗流着,形成了小溪,我的鞋子和袜子立马全部湿透,踩着吧唧吧唧响,我心中苦笑,这简直是溯溪。沿路偏偏又生得陡,太阳居在我眼前四肢着地,手脚并用地往上爬,我心道这才叫真正的“爬山”。

雨越下越大,我的鼻子有进气儿没出气儿,嘴巴大口大口地喘息,尽管自己是个话痨也不得不停止说话。翻上山头时,天阴得厉害。但风雨中的山峰别有一翻风味。向下望去群山在云雾缭绕中露出雨水冲刷后青翠欲滴的山头,一条条被淋湿的小路像一道道银链缠绕在山间,分外妖绕。“快看啊!好美啊!”“嗯,漂亮!”身后的端端头也不抬地回了我一句。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拍照,甚至都没有人看风景,大家都没有精力再多做一个与走路无关的动作。

雨水泡过的泥地,一走一脚泥,鞋上粘着泥块,每次抬脚都仿佛有千斤重。队伍拖得很长,前后可能超过两公里。我们只是机械地行走着,脚已没有了感觉,好像不是自己的。

经过半个小时的艰难冲顶,我们在下午3点到达了山顶。山峰一片水汽茫茫,滂沱的大雨淹没了一切。身上的汗水早已和雨水混成了一片,兀自流着。几个湿身的人彻底疯狂,站在峰顶挥舞着登山杖,对着天空和群山嘶吼咆哮,一直喊到嗓子嘶哑。说来也怪,这雨下了不多久又停了,天又逐渐变得晴朗,艳阳高照,云海翻腾。太阳从峰回溪转的裂缝中挤了进来,照在远处的山崖上泛着金光,

看着眼前的景色,大家的心情也都好了些。然而,摆在面前的问题又让人不敢松懈,在山里因地势低,天黑得比山外早。下午四点钟峡谷就变得昏暗,回想今天走过的路根本没有可建营地的地方,寻找理想的营地成了当务之急。

左右页图:置身于八面山中,不仅可以欣赏到溪水潺潺,还可以领略山间的广袤。远处树海蓝天判然有别,自有风韵。

荒野萍踪,险情不断

既然叫八面山,我想象此山应该似一个八面形的锥体。可是,当我站在八面山最高处放眼四面八方,群山起伏,绵延不断,实在无法想象八面山到底指哪八个面,抑或是泛指这座山的辽阔绵延?

我们在最高处合影留念后,就开始往山顶的一侧下行。下山同样不轻松,因为下坡路又陡又滑,不得不捏着一把劲儿,一不小心就会摔跤。金刚罗汉摔了六跤,荣升“摔跤王”,我在后面看得是胆战心惊,生怕他一不小心就滚下去。越往下,植被越茂盛,路从岩石所凿成的石阶变成了丛林小道,最后要在荒草丛中穿行。因为是野山,少有人走,加上岔路口难辨方向,跟原先计划的穿越有些偏差。大家已饥肠辘辘,而且腿脚疲惫,愈加不听使唤。这时更为悲惨的是,丛林里一群群的花脚蚊子仿佛发现了新大陆,追袭不舍,赶都赶不走,一巴掌下去手上都是鲜血,胳膊上被叮咬得满是疙瘩。梅英、老李、江南更是可怜,大伙儿装腔作势地分析了一下,最后得出结论,因为他们是O型血,并且纷纷向他们表示安慰。

天色渐暗,众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有的队友没有带头灯,更增加了难度。两三人一组地走,灯光显得如此渺小,周围黑漆漆的一片,一脚下去,泥陷到膝盖,拔出来,又会再陷进去,一路上都是这样循环往复,没走多远,脚上、手上、身上已经布满了泥水。

路上听到大师打电话,说风雨桥那边有十几个酉阳的驴友打算过来接我们,听到这个消息时左右页图:因为徒步的时间较长,路程较远,队员之间时常被拉开不小的距离。右上图:在八面山中溪水乱石随处可见。大家都觉得非常感动,毕竟还有几个小时的路,在这种天气状况下他们还决定步行过来,任谁都会心怀感激吧。

受到酉阳驴友的鼓励,大家一步一滑地咬牙继续走,终于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点点闪耀的火光,看来是有住户,我们欢呼着冲进农家,心想总算有了落脚的地方。我和大师商议,让在酉阳的驴友们别来了,今晚我们就住在农户,因为大家的体力实在都透支得太厉害。

在农户家里,我们围坐在火炉旁,经过一天的奔波和雨淋,我觉得烤火就是这辈子最舒服的事,其它的什么事都无所谓了,谁把我从火炉旁边拉开,我就和他拼命。一圈人的身上冒着白气,缓过气来后大伙儿又用调侃的语气拿今天的行程开玩笑,没有抱怨没有泄气,只有积极的心态和极度疲劳后歇下来的享受。

晚饭的时候,大师一脸的歉意,说这次走错路,让大家走得太狼狈。其实,哪里的风景都是差不多的,驴子体会的就是行走的快乐,走哪里的路又有什么关系。今天虽然走得辛苦,但这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经历,为我们的驴行之路增添了回味无穷的一段。反倒是我们要感谢他,要不是大家的努力,我们可能还在山上喝风吃雨,哪还有手里的肥大块吃。席间我向他们敬酒,我是真的从内心感激他们。虽然我只和他们走过两次,但每次酉阳黔江的驴友们对我们都照顾得无微不至,总在我们需要的时候伸出援手,虽然有的人我甚至不知道名字。

第二天早上,两个小时后我们到达小南海风雨桥,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匆匆坐车踏上返程。虽然我们只是在目的地路过,没有游玩,但这次旅程却叫我终身难忘。走了这一路,我想我以后没有走不了的路,过不了的坎,做不了的事。

王雪

行者简介:

王雪,驴名“悠”,八零后,爱好文学。2005年闯入驴友江湖,处女行带队南天湖穿越仙女山。从此爱上驴行徒步,后又爱上骑行,曾在2013年骑行青海湖,同年10月登顶重庆最高峰阴条岭。2015年5月再次登顶重庆城口县最高峰五包山。川西、大西北到处都有其足迹。下一个目标继续将重庆周边的角落走完。。

行者感言:也许苦难是一种享受,只有经历苦难才能感悟幸福的内涵,有过分离,才能懂得珍惜。回忆若有若无的路途,能品味人生的另一道风景。此次行走,也完成了我的一个心愿,起码让我明白,不管是遥远的征途,还是身边的险道,顽强走下来都是人生的一番收获。行走的意义不是非要去征服一段未知的旅程,也不是非要选择异常艰难的路段挑战,哪怕像八面山这样,很多驴友觉得不值一提的地方,真正完成穿越也同样需要付出百般的努力。而无论走过哪里,留下的都是最美好的记忆。

上一篇回2016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从黔江八面山到小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