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来相见

文+郭俊强   2016-12-15 10:37:58

文+郭俊强

郭俊强,山东人,曾在重庆西南政法大学挥洒4年青春,从事党员教育电视制片工作。最郁闷的是在重庆不能随时随地都能喝到青岛啤酒。2016年3月19日,青岛到重庆的航班虽提前了45分钟,降落也已是凌晨1点。但黑夜并不能阻止重庆朋友的热情,酒话久未见。多久?11年!

2001年,我从海滨城市来到山城求学。四年的时间,与来自天南海北的大学同学和耿直热烈的本地兄弟,数不清多少次抄起山城啤酒一饮而尽。曾经为了逃票,翻墙进入痛仰的户外摇滚大趴,POGO到浑身酸痛;也曾在某个深醉的夜晚,突然决定陪兄弟去西安看望女朋友,一路迷醉一路欢歌……种种不羁与疯狂,涂抹成了青春火红的颜色。

2005年6月,大学就要毕业,在烈士墓校园里的石桌前,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火锅、啤酒和离别的味道。朋友改编了食指的诗以留念:“这是四点零八分的重庆/ 一片手的海洋翻动/这是四点零八分的重庆/ 一声尖厉的汽笛长鸣/重庆北站高大的建筑/突然一阵剧烈地抖动……”没有喝完最后那瓶啤酒,没有拥抱,也没有道别,我们相互寄语“殊路同归”,之后各自奔天涯。这个城市没有留下我们的印迹,但它已经深深的钳在了我们的生命里。那天,我写下了这样一句话:“没有过分悲情,这样很好,不是只有离别。三年,五年,十年,我们总归要见面。”

十一年过去了,我们又在重庆见面。殊路同归,这次我们并肩站在了重庆马拉松的跑道上。“每个人都有自己跑步的理由,不必说出来,用步伐书写就足够了。”3月20日早上8点,重马的发令枪声响起。5个多小时以后,距离终点还有100米,我抑制不住泪崩,万般情绪涌上心头。从9月开始跑步以来,每个独自跑过的时刻,浮现眼前。

22公里——新年后第一天,大雾中,独自奔跑在海滨木栈道,汗水掺杂着雾水,湿透了衣襟,疲惫至极。坚持,我决意用首个半马来纪念结婚6周年。

16公里——在冬季北方的7级大风里,绕着体育馆一圈又一圈,几乎要被大风吹走,几乎眩晕至呕吐,心中默念着法国诗人瓦雷里《海滨墓园》里的诗句“Le vent se lève, il faut tenter de vivre.(纵有疾风起,人生不言弃。)”

8公里——秋天,伴5岁的女儿入睡,整理着装,深夜出门,跑在昏黄的路灯下的海边,斑斓的霓虹倒影在海面上,耳机里传来李宗盛的《漂洋过海来看你》。

3公里——大汗淋漓的9月,决定跑马拉松。仅才3公里,脚掌酸痛,膝盖扭伤,每迈一步都觉得艰难。我问自己,能行吗?

一念既出,万山不阻。

26公里到达折返点时,志愿者姑娘小心地为我酸痛的膝盖喷上云南白药,又用力拍打我僵硬的双腿。

35公里时,我感到双腿随时都要抽筋,也恰在此时,我和跑在前后的兄弟顺利会师。我知道,尽管之前只有22公里的经验,但这一次,我和我的朋友并肩一起,一定会完成人生的首马!

再长的马拉松,也有尽头。

历经5小时24分钟50秒,一脚一脚,一步一步,三个朋友一起,我们并肩越过了终点线,42.195公里。人生第一次!

重马的结束,意味着又到了说再见的时候。这次,没有悲伤,也没有不舍。

深夜,重庆到青岛的航班缓缓落地,打开手机,朋友发来微信——

“暂别是为再见,大家加油!”

上一篇回2016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奔跑来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