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狼塔C线 挑战中国最艰苦的徒步线

文图+大牙   2016-12-09 21:11:13

在中国的驴友圈中,狼塔C线被评为“难度和风景系数最高”的8级线路,也是公认最艰苦的徒步线路之一,当然,这也是众多驴友都向往此线的理由。

作为一名驴友,狼塔一直放在我的徒步路线单上。半年前,新疆某户外组织发起了“狼塔C+V连穿”的活动招募,我立即报了名。可是,天有不测风云,由于出发前几天意外扭伤了腰,我只得完成C线穿越便提前出了山。尽管留下了些许遗憾,但我起码没有错过狼塔,也算是宽慰了。

线路:呼图壁白杨沟→白杨沟达坂(3860米)→台普希马克河→空中栈道→库勒阿特藤达坂(3555米)→尔特兰塔河→蒙特开增达坂(3960米)→喀拉尕依特达坂(3770米)→古仁郭勒沟→乌兰达坂(3480米)→恽扎。

历程:约120公里

队伍:30余人

历时:7天

交通工具:飞机、汽车、步行

线路背景:狼塔C线与夏特古道、乌孙古道,并称为新疆最顶级的三条徒步线路。按新疆本地驴友的评价,夏特古道名气最大,乌孙古道风景最美,而狼塔C线难度最大。

难度指数:★★★★★

体能指数:★★★★★

风景指数:★★★★★

危险指数:★★★

个人物品: 70L以上登山包、登山杖、帐篷、防水登山鞋、涉水鞋(过河时穿)、冲锋衣、冲锋裤、抓绒衣、抓绒裤、羽绒服、3双袜子、内衣裤、快干衣裤2套、充绒700克羽绒睡袋、防潮垫、头灯(事实上新疆晚上10点多天还亮的,个人认为白带了,不过作为户外爱好者必须带着以防万一)、主锁2把,成型扁带2根、备用电池、抓绒手套、遮阳帽、雨衣、防雨罩、墨镜、防晒霜(我带了个SPF130的,最后队员们实验证明50根本没用,130才是王道,屈臣氏就有卖哟)、炉头、套锅、高山气罐(3个)、救生毯2张、打火机、水壶、水袋、防水袋等。

食品药品:山之厨6袋,大米1公斤、挂面1公斤、馕4个(每个约200g)、巧克力、火腿肠5根、自制牛肉酱约1.5公斤(拌米饭、下挂面吃很不错)、紫菜蛋汤包10包。

公用装备-组织者准备:GPS、30米安全绳一根、15米辅绳2根。工兵锹1把,卫星电话一部(只供紧急情况使用)。

英文导读: The route of Wolf Tower is considered one of the most dangerous routes in Xinjiang. We have a hiking to Wolf Tower where we gain joy and pity.

出发前的小意外

路线:重庆→上海→乌鲁木齐→昌吉

大概离出发还有5天的样子,我在一次出差过程中,来回行车16个小时。或许是因为久坐,起身时又不太小心,腰部被扭伤了。当时已经疼得站不起来,但心里的难受还要更加煎熬,不是因为疼痛,而是担心不能去狼塔了。那5天,我花了大量的时间在床上休息,最后终于感觉好了很多。之后,又和此次狼塔之行的组织者联系,请他雇了当地的牧民牵马驮包陪我们几天,这才又下定决心走狼塔。

5月31日一早,我从重庆乘机飞往上海再转机抵达乌鲁木齐,处于高度亢奋状态中的我,一直没有好好地休息,满脑子都在盘算着如何节省体力,如何避免腰伤复发,希望能够圆满地走完全程。5个多小时的飞行过后,我居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这无疑给我接下来的穿越注入了信心。因为提前做好了攻略,我们下飞机后便立即叫了辆车去往昌吉。

找到组织者安排的宾馆住下后,发现一整层楼全部是背包的驴友,大家彼此自我介绍,相互认识了一下。但由于那时对大家都还不太熟悉,并且考虑到马上就要开始艰苦的行程,我就早早回宾馆睡觉了。不过事实上,还是兴奋得一整夜没怎么睡着。

6月1日,来自全国各地的徒步队员们都陆续到达。组织者召集大家开完动员大会,就各自“拉帮结派”,打着“不抛弃、不放弃”的旗号提前约好,混帐篷的混帐篷、搭伙的搭伙。晚上小范围地“腐败”了一下,讲了讲自己的光辉驴史。这里“大神”太多,加上腰还略有不适,我更不敢吹牛,怕一兴奋又闪了腰。

车行“大水罐”,翻越白杨沟达坂

路线:昌吉→呼图壁→大水罐→2900米营地→白杨沟达坂

6月2日,早上8点集合出发。三辆车载着我们35名队员和3名领队前往白杨沟。中午时,我们到达徒步起点“大水罐”,一路上大家都不禁感叹司机驾驶技术高超,即使是如此陡峭的山路,开起来依然驾轻就熟。一条优秀的户外线路,当真离不开一名出色的大巴司机。

下车午餐,大伙儿一口馕一口西瓜。新疆的西瓜相当好吃,一想到未来10多天里再也吃不到西瓜,我忍不住多吃了几片。饭后出发,队伍浩浩荡荡,队员们士气高亢,沿呼图壁河谷一路拔高,沿途雪松、高原草甸、河流、野花,将我们引向狼塔仙境之路。

左右页图:呼图壁河谷位于呼图壁县境内,整体纵深约30公里,两侧壁立千仞,巍峨高耸。谷底的呼图壁河贯穿呼图壁县全境,最终注入浩瀚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流经河谷时亦是水流极为湍急之时。草甸、河流、雪松、鲜花,诸景交融,无怪乎呼图壁在哈萨克语中有“精灵出没的地方”之意。走到下午3点左右,第一次涉水过河,白杨沟达坂(编者注:达坂为山岭之意)常年积雪化下来的雪水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队员们纷纷呲牙咧嘴地大喊大叫,领队也乘机讲起了段子,说按以往的经验来看,过河的女队员容易被“亲戚”找上门儿,还带传染的。我们也就笑笑,事实上后面都应了他说的话,不知是不是真的有什么科学依据。

连续三次涉水过河后,紧跟着就遇到一场雨,天色瞬时变暗,大风还夹裹着雨水,劈劈啪啪地打在身上。一路上大家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行走,晚上7点,终于到达预定的白杨沟达坂下河谷营地。

不过,这一晚还处于兴奋之中的我,只睡了不到5个小时便起床。简单用餐后,大伙儿拔营出发,中午到达白杨沟达坂下,开始烧水做饭。眼前的白杨沟达坂白雪皑皑,在阳光的照耀下分外刺眼,两边的山峰冷傲矗立,目测要爬的达坂角度超过50度。我们在烧水吃饭时,陪往的牧民们已经牵着马提前开道,方便我们向上爬。

出发后,领队在雪窝中开路,大家依次踏着领队的脚印缓慢爬升。白杨沟达坂海拔3860米,是穿越狼塔C+V线的第一道拦路虎,俗称“劝退考核达坂”。驴友们必须依靠自己的能力在规定的时间内翻过白杨沟达坂,不能按时完成或依靠他人帮助才能完成的驴友,是无法顺利完成后续路程的。而且只要过了白杨沟达坂,将很难再撤退回来,所以必须从这里主动撤退或被劝退。由于我的背包给了马驮,轻装上阵的我,爬达坂还算轻松。但不知是不是因为积雪太厚,马走到最后的150米时再也爬不上去,我们只好把背包接了过来再继续爬。也许是心理作用,我感觉自己的老腰几乎快要散架。

下午4点左右,大部队全部到达了白杨沟达坂顶。达坂顶积雪终年不化,最高位置矗立着3个玛尼堆,队员们在登顶后,摆出各种姿势进行拍照留念,然后开始下山。

下山虽然轻松,但沿路都满布碎石。老驴们在这里行走都非常缓慢,极其小心,因为走得快很容易扭脚,膝盖的压力也会很大。但我下山还是喜欢侧滑下山,走得慢反而让我觉得膝盖不舒服。

约晚上8点钟,我们到达一片海拔3460米的不知名营地,扎营休息。这天行程共18公里,爬升高度1000米,下降400米,大约行走了10个小时。

右页图:白杨沟达坂可谓是当地的分水岭,以北的希勒木呼与喀拉莫依纳克高山牧场属前山,翻越达坂便是后山,也就进入了大家所说的狼塔地区。上世纪70年代,呼图壁县为开辟新牧场,动用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耗费整整两年时间开山劈石,方得以在白杨沟冰川边缘的崖壁上开凿出一条通往狼塔的牧道。

左页图:登顶白杨沟达坂后远眺四周,目之所至皆是仿佛被刀劈剑砍出的凌厉山脉。

祭奠香港驴友,登顶库勒阿特腾达坂

路线:马鞍子营地→空中栈道→小树林营地→棵树营地→库勒阿特腾达坂(3555m)→尔特兰塔沟→小树林营地

6月4日早上8点,我们拔营下撤,沿途多是悬崖峭壁,也有羊肠小道。上午10点时到达马鞍子营地,我们有幸捡到了两只非常帅的北山羊角(北山羊应该是这里最有象征性的动物,不过我提醒一下准备前往的各位驴友,这可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企图带角回家的话,是违法的。)

从此处放眼望去,目之所及处都是草地,在不远的地方有个斜坡,我躺在上面,戴上耳机听着宗次郎的《故乡的原风景》,那种感觉极美,仿佛整个人已经完全融入了这片大自然之中。转瞬间,心里又隐隐地有些想家,特别是想念我那聪明活泼的宝贝女儿,不知她正在干什么?两种情感彼此交织在一起,不知不觉之中,我竟然恍恍惚惚地睡着了。

上午11点钟左右,我们下降到谷底开始过河,连过9次后已是下午3点。此时到达号称“狼C三险”之一的空中栈道,一条在悬崖上开出的长约50米,仅供牛羊转场通过的便道。大家小心翼翼地通过后,紧接着就是一个约60度的陡坡,爬上坡顶后我已气喘如牛,但不敢丝毫懈怠,继续下降到台普希马克河边小树林营地后才敢休息。

稍作休整后,众人又再次出发。此时,天空下起了小雨,大家行走不到1小时后便开始过河,台普希马克河河水湍急、冰凉彻骨。这里也是前年一名香港驴友的遇难处,我和其他队员们在周围摘了些野花放在她的墓碑前,虔诚祭拜。然后领队便在河两边打起保护绳,让大家小心依次通过。这次的过河经历绝对是女孩子的噩梦,再强的女驴友面对激流也无法站稳。好在领队非常有责任心,冒着生命危险来回穿梭于激流中,保护大家一个一个地成功穿越。

之后,雨越下越大,晚7点许,我们才到达营地,大家连忙搭起帐篷,生火煮上热腾腾的姜茶,烤衣服、做饭、休息。此时,大家的体力消耗也基本上快到极限,因为实在是太累,这一夜队员们都睡得很香。

或许是由于夜晚一直下着小雨,次日起床时内帐里布满呼吸结的小水珠,外帐地布上也全是露珠,没法弄干,只能湿漉漉得塞到背包里。

这天早晨还是老时间8点钟出发,一路爬坡,横切过塌方路段,过空中栈道……上午10点我们到达河源峰下的一棵树营地,稍作休整后便开始向左转进深沟。沟口长达100米左右,已结冰,大家依次小心地通过,有的地方非常滑,而到了一些冰比较薄的地方,我这种大体重的人就要特别小心了。

下午2点,我们到达库勒阿腾达坂脚下,就着好喝的天山水,吃了一包山之厨(户外食品),恢复一下体力。这里特别要说一下,天山的水不仅非常好喝,本来在家里经常会拉肚子的我,一路上都直接灌雪山融水喝,全程一次也没有拉过肚子,可见其纯净。

中午时候,有些地方的雪已经开始融化了,雪的下面可以听到水流哗哗的声音,一步踩下去就有可能被水淹没脚。这边的达坂都是零碎松散的碎石组成,下脚之前,脚一定要踩实,一步一步往上挪。

傍晚7点钟,我们终于爬上3555米的达坂顶,放眼望去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震撼。四周是连绵雪山,进入山脉中心地带后,原始风景更是美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真应了那句老话:“无限风光在险峰!”

下山路还算好走,一路上听领队介绍这里的动植物,听到入迷,加上头顶盘旋的雄鹰,脚下随处可见的野生动物残骸,顿感狼塔之路的魅力或许就在这里。直到晚上10点,我们才到达尔特兰塔河边的小树林营地。晚上又是打雷又是暴雨,由于雪太厚,装行李的马上不来,而我的帐篷还在马上,无奈,只好裹上随身携带的救生毯,睡在了碎石上。虽然和在家里舒适的床上睡觉,简直是天壤之别,但我居然也能呼呼大睡。直到凌晨3点左右,牧民才匆匆将马匹带过来。我由衷地佩服牧民的敬业和朴实,这么晚,还翻过雪山带着马匹赶上我们,让大伙儿终于睡进了帐篷。

左页图:马鞍子营地的草甸惬意无比。而所谓的空中栈道,只是一条在垂直的峭壁上,经人工开凿出的30-40厘米宽、一人高的石沟,一匹不负物的马也不过勉强通过。

右页图:在翻越库勒阿特腾达坂时,由于碎石极多,坡度极大,整个过程中如同负山徒步。所以,丰盛的食物不仅可以补充体力,更加是最好的精神支持。

“腐败”的羊肉午餐,优美的南疆牧场

路线:小树林营地→狼塔木屋→小冰湖营地 →蒙特开曾达坂—喀纳尕依特达坂—哈尔嘎特郭勒沟—河岔营地 

因昨晚雷电暴雨一直下到凌晨3点,所有队员的帐篷内外帐全是雨水和水珠,睡袋都也受潮了,故领队宣布全体队员中午后再出发。不过,领队也给了我们意外之喜,预先和当地牧民联系好,弄了一只羊送来,计划就是今天中午要“腐败”一下的!

上午大家忙着晒睡袋、帐篷、衣服、防潮垫等等,占领了营地附近河谷,晾晒好已经近中午11点,领队催着队员们赶快收拾东西打包,然后开始烤羊肉。

队员们都自觉地分别拿刀砍柳条串羊肉,在烤羊肉上撒盐巴、辣椒面,大伙儿自己动手,乐在其中。我吃完烤肉,啃羊骨头、喝羊汤,可由于羊汤太油,下午一路上都在反胃,走得很不舒服,只能怪自己太贪吃了。

中午出发后,连续过河徒步约10公里,到达狼塔线标志之一的“狼塔木屋”稍做休整后又出发。晚上8点,我们到达了预定目的地——蒙特开曾达坂前的小冰湖营地。此营地海拔3450米,离顶仅500米,非常冷。由于马匹已经返回,我们只好自己背着包,加上海拔较高,大家都早早地睡觉,准备攀登明天强度更大的蒙坂。

次日清晨9点钟,拔营出发,我们开始翻越蒙特开曾达坂,这里的海拔高度为3960米,在狼塔C+V线上的九座达坂中高度排名第二,几乎完全被巨大的冰川所覆盖,冰川形态完好无损,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冰达坂。达坂的北侧属于昌吉州,南侧则属于巴音郭楞自治州,因此,此达坂也是南北疆的分界线。

蒙特开曾达坂两侧的地貌和气候有明显的差异,由于雪深路无痕,这里对于我这种大体重的人来说简直就是折磨,时不时一脚踏空,雪直接淹没大腿,必须跪在雪上才能将另一只脚从雪窟中拔出来,如此艰难的行走之路,体力消耗巨大,足以想象。

一路上踩了不下20多个雪窟窿,最深的达腰部,给队伍后面的人带来了许多不便,我不停向后面的队员致歉。本来我是走在队伍第3的位置,最后竟掉队到了10多名之外。这天太阳照在雪上的反光,晒得脸皮发烫,好几位队员脸都晒伤蜕皮。

到了中午,我们终于顺利登顶蒙特开曾达坂,稍作休息后,又开始下坡横切到喀纳尕依特达坂,之后一路下坡。南疆牧场风景优美,下午4点时我们看到了一群北山羊,还有随处可见的警惕的旱獭守在自己的洞口,据说还有人看到了狼。其实狼非常怕人,几乎没有2人以上的队伍被狼群袭击的报道,何况我们浩浩荡荡30多人的大队伍。眼尖的我还在路上捡到了一颗尖尖的牙齿,不知道会不会是狼牙。我屁颠屁颠地跑去问领队,才知道是颗野猪牙,虽然不是什么猛兽的牙齿,有些遗憾,但是野外有句俗语:“一熊二猪三老虎”,野猪好歹也算是二师兄了,捡到野猪牙也算很值得纪念,我会把它珍藏起来。

晚8点许,我们到达河岔营地扎营。

左右页图:乌兰达坂与夏热达坂是公认的“黄金牧场”,在无牧羊之时,其景色有着原始的壮美。狼塔之旅的遗憾

路线:乌兰达坂—恽扎—夏热达坂—鸡爪岔营地

6月8日,早上8点拔营后,我们开始过一条小河,过河后,我的腿脚已被冻得发麻,紧接着开始爬山。从山脚到山顶,有一条废弃的简易公路,据说这是当年有人在此开金矿时所修。在这里,我们见到了一位蒙古族大哥,这是进山后我们第一次见到团队以外的人,大家都很兴奋地向他问这问那。特别是听领队说中午还可以有补给车送物资给我们,队员们更是高兴得手舞足蹈。

沿公路走了2公里,我们又下撤到河边过河,之后接着就是爬海拔3380米的乌兰达坂。南疆的达坂和北疆的达坂不一样,北疆达坂宏伟、冷峻、气势磅薄,南疆的达坂则是开阔的牧场,绿草成茵。乌兰达坂和夏热达坂号称黄金牧场,再配上蓝天白云,原始景色极其壮美,但这段路还是走得非常痛苦。由于已经长途跋涉7天,我的体力透支很厉害,而且走的都是湿润的草地,鞋子踩进去很难拔出来(还是太重惹的祸),这样走体力消耗巨大,我只有拿出以前徒步到极限惯用的办法,数步子,数100步再从头数,以分散注意力,似乎感觉没有这么累了。

中午2点,我们到达了恽扎,此地是一片牧场,也是狼塔C线的终点和V线的起点,附近只有几处放牧季节牧民留下的房舍。补给车送来了啤酒、可乐、西瓜、番茄、白菜、气罐、架子肉及米面油等生活物资。

大家中午在此狠狠地“腐败”了一下,感到从未有过的幸福。我吃了八块西瓜,外加一瓶冰可乐(可乐放进河里很快就会变冰,可想而知我们过河的时候有多难受),还有两根架子肉。旁边的牧羊犬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们,于是大伙儿饶有兴趣地分了一些肉给它们。

由于我的腰部不适,体力又透支较大,考虑到后面V线路程长,安全起见,我没有继续再走V线,也算是留点遗憾,留给下次再来拜访。其他队员继续出发,我们几位不准备走V线的队员,怀着复杂的心情与他们一一道别,预祝他们圆满成功。

小贴士

狼塔C线徒步攻略

1.天山的紫外线非常强,很容易就被晒脱皮,所以最好买个SPF130的防晒霜每天涂满皮肤。

2.出发前一定要和家人沟通好,在徒步的过程中,山里没有信号,以免家人担心。

3.狼塔意为群狼守护的山塔,在狼塔后山100多公里的无人区中,是狼、棕熊、雪豹等野生动物的乐园,故此千万不要轻易上路,一定跟随大队,做好万全的准备。

4.因行程较长,且难度极大,建议装备轻量化。

大牙

行者简介:

大牙,江苏南通人,喜欢户外,从小喜欢锻炼身体,如今渴望沉醉在大自然的壮美中。白天欣赏五光十色,夜晚仰望星空银河。梦想走遍祖国的大好河山,足迹遍及世界的各个角落。

行者感言:

对于一个爱好徒步的人来说,狼塔之旅值得拥有,它会是你人生中不可多得的财富积累,更会给你终生美好的回忆。当年,有人问英国探险家乔治·马洛里为什么要登山,他说,因为山在那里。至于为什么要走狼塔?每一个走在这条路上的人都会这样问自己,一千个人有一千种理由,可当你行走在这苍茫的天地之间,冰冷刺骨的河水以及从耳旁略过的山风会告诉你,你选择了狼塔,狼塔选择了你,这是前世的约定……到了晚年,你一定会为你有过这段常人没有的经历感到自豪!

上一篇回2016年10月第10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穿越狼塔C线 挑战中国最艰苦的徒步线